决不回头
决不回头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011

林霄刚走进客厅,一股说不出的气味让他微微蹙眉。放眼看去,灰扑扑的沙发上堆满了衣服,也看不出是脏的还是洗过的,本该是茶几的地方放着一张小圆桌,桌子上有一碗成了坨坨的面条。

老太太往里面走了几步:“这边是厨房。”

林霄跟着她走到厨房门口,只往里看了一眼就赶紧退了出去。不适地揉了揉鼻子。

老太太没发现他的异常,指着一间卧室说:“那是我孙子的屋儿。”

也曾经是他的房间。

林霄快步走到“自己”的卧室。窗帘没有收,房间里昏昏暗暗。床上的被子也没叠好,上面好多袜子和内裤。床头桌上有一台电脑,烟灰缸里的烟头堆积成小山,还有几个空了的啤酒瓶子。

事实上,在林霄的概念里上一次站在这里还是半月之前的事,转眼间,整洁的房间变成了这样,他差点有种想要打扫的冲动。

林霄看不下去了,转身回到客厅。一眼看到了窗户。记忆中,在这扇窗下放着的是小姨精心挑选的小圆桌和漂亮的民国风台灯,灯下是年幼的自己与母亲的合影。而如今,这个地方放着几个纸盒箱,里面有零食、泡面、棉衣、还有几双很脏的鞋子。

老太太在一旁说:“这房子就这样,你要是想买就跟我孙子说说。”

他是真的看不了这间公寓被糟蹋成这样,所以,动了真心想买下来的念头。

话赶话的功夫,打从入室门外面走进来一个年轻的男人,这人一看就是痞里痞气的,眼神不善地打量着林霄:“你谁啊?怎么跑我家来了?”

老太太一见孙子回来了,不但没有高兴,反而格外地紧张:“你咋这么早就回来了?”

年轻人没理睬老太太,梗着脖子直冲着林霄就说:“问你话呢,聋啊。”

年轻人走到面前,酒气和劣质香水味儿混合在一起的气味让林霄后退了一步:“我想买个房子,过来看看。”

“买房子?”年轻人噗嗤了一声,乐了,“你脑子进水了?在这买房子?”

林霄平静地说:“每个人的需求不同,我就想在这买房子。”

年轻人抖着腿打量林霄:“有钱任性呗?行,你真心想买我就卖。一口价一百万。”

林霄都惊了,老太太也惊了:“哎呀,孙儿啊,一百万太多了。五十,五十。”

“闭嘴!”年轻人竟然对自己的奶奶上手就推“这有你说话是份儿吗?”

林霄疾步上前扶住老太太,怒视着年轻人:“她是你奶奶!”

“关你什么事?想买房子就拿一百万来,拿不出来赶紧走。”

在林霄生活圈子里没有这种人的存在,但是他知道这种人到处都是。对于他们,讲道理是行不通的。他冷冷地看了年轻人一眼,转身走向屋外。

房门还没关,就听那年轻人大声叫嚷着:“你怎么随便让人进屋?你耳朵不好使,眼睛也瞎了?你认识他吗?”

“他说要买房子。”

“不卖!多少钱都不卖!”

门关上了,严丝合缝。林霄站在门口直运气!

这时候,对面人家的门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探头探脑地瞧着他:“你要买房子?”

八成是刚才听见了他跟老太太说话。林霄点点头。

中年妇女走出来,对着他摆摆手:“可不能跟他家谈。”

看样子,这位阿姨在这住得有年头了:“阿姨,您知道他家在这住多久了吗?”

“十五六年了吧。”中年妇女特别健谈,八卦起来也特别有劲头,“刚搬来的时候挺好的。小两口带着个孩子和老妈一起住。没过多久,那男的进监狱了,那女的丢下孩子自己跑了。就一个老太太照顾孙子。你说说,谁承想啊,那小子长大了就是一畜生。邻里街坊的都不跟他家来往了。”

听到这里,林霄琢磨起来。在没有改变过去之前,小姨和自己在这里住了十七年。而现在的情况是,母亲跟陈叔叔结婚后,卖了这个房子。也就是说:小姨在小区里认识的那几个朋友,现在来说都不会认识小姨。

是的,那时候,对面的邻居也不是这位阿姨。

想来也没什么可看的了,林霄向阿姨道了再见。阿姨一路陪着他走下楼,顺便推销自家的房子多么好,多么便宜。

林霄哭笑不得。

——

下午两点左右是一天里最热的时候,庭院里的草地泛着油汪汪的光泽,垂柳下的水池清澈见底,水中的锦鲤穿梭游戈,丹顶锦、红白锦、白写锦、一条条肥肥胖胖,在水中懒哒哒地摇摆着鱼尾。何文兰坐在回廊的躺椅上,手边放着一杯苏打水调制的饮料,两片青柠在气泡水里显得更加翠绿。

通往屋内的拉门上挂了个铃铛,随着拉门打开,铃铛声清脆悦耳。

何文兰不回头就知道过来的人是谁,伸出一只手,马上就被出来的陈靖瑜握住了。

陈靖瑜看样子是刚从外面回来,附身亲吻妻子的脸颊:“不怕热吗?”

“琳娜店里的空调太冷了,我需要太阳。”

陈靖瑜笑了笑,将精美的盒子放在妻子腿上。何文兰捧起来看了看,眼底溢满了笑意:“怎么想起给我买礼物了?”

“前阵子你在医院照顾霄霄,太辛苦了。送你礼物不是应该的吗。”

说到儿子,何文兰轻声叹息。

“怎么了?”陈靖瑜问道,“还是为了文燕的事?”

除了这事还能其他吗?霄霄回家一周了,时不时的就会问起文燕失踪的情况。

何文兰愁上眉梢:“文燕还在的时候,霄霄跟她最好。现在……算了,不提了。”

陈靖瑜也不想妻子多劳心劳神,换了话题说:“霄霄呢?在房间里?“

“可能是出去了。我回来就没见着他。你赶紧给他买个新手机,免得人跑出去就找不到。”

“他以前不也是一走好几天不回家,孩子大了,有自己的圈子。”

何文兰不轻不重地踢了陈靖瑜一下:“现在怎么一样?他的伤还没好利索,记忆也不稳定。这要是再出点什么事,我还活不活了?”

陈靖瑜苦笑一声:“你就是瞎操心。走走走,咱俩出去买菜,有点事做,你还能少胡思乱想一些。”说着,拉起何文兰的手。

何文兰不想动:“我刚回来没多一会儿,再说,外面太晒了。”

“我给你打伞。走吧,顺便给霄霄买个新手机,省得你见不着他就惦记着。”

何文兰懒洋洋地赖在躺椅上:“我真的不想出去了。你去吧,记得买条鱼回来,我想吃鱼。”

既然妻子不愿意出门,陈靖瑜也没多少劝说。蹲下来,与妻子平视,眼神说不出有疼惜她:“文兰,文燕的事已经过去了。就算霄霄问起来,你也没必要瞒着他。你想文兰,孩子也想她。如果我们都不谈她,谁还记得她?”

几句话,把何文兰说得,红了眼圈

作者有话说 :这几天比较忙,更新会晚一些。大家可以第二天再看。爱你们,么么哒。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