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狼谷
野狼谷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十五章:以命相搏

正在我无计可施,坐以待毙之时。听见对面树上的小妹带着哭腔喊着:“哥,小心啊!树要倒了。”小妹的话音刚落,随着再一次猛烈的撞击,树干发出一声叫人胆寒的脆响,咔嚓一声,大村再也坚持不住,轰然倒下。

我两臂紧抱着树干,身体随着大树一起落地。由于树冠茂盛,我并没有被砸伤。便想起身,不想腿却被树杈卡住了,抽身不得。

与此同时,那公猪见一击得手,便又挺了一双长牙直向我胸前刺来。我一看这下完了,如果被刺中,绝无生还。

就在这生死瞬间,一条黑影如炮弹出膛般,斜刺里射来,正撞到公猪又肥又壮的脖子上。把那大猪顶出一溜跟头。

我定睛一看,原来是黑虎,不知它怎么来了?那野猪皮糙肉厚,一骨碌爬起来。见来了个不速之客,坏了它的好事,不觉暴跳如雷,反过来直扑黑虎。

我一见忙唤黑虎小心。黑虎虽然壮硕勇猛,但毕竟面对的是一头三四百斤的疯猪,它的杀伤力和破坏力都非同小可。

这时,由于黑虎的突然出现,其它野猪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原地发愣。还是那头公猪反应够快,起身后直扑黑虎。

就在我为黑虎担心时,黑虎确灵活的躲过了野猪的一击。由于野猪用力过猛,一下撞到一棵杯口粗的小树上,顿时将树齐根撞断。

此时,我虽腿抽不出,但早已把枪从背上摘下,端在手中。并迅速把刺刀安上,准备同野猪做生死肉搏。

幸好所有的野猪注意力都移到了黑虎身上。有的站在那观望,有几头准备去助战,也就暂时把我忽略了。

这时,那头公猪已同黑虎扭打在一起。黑虎狠狠的扯住了大猪的耳朵。大猪可能疼痛难忍,边甩头边冲撞黑虎,嘴里还不停的发出嘶叫声。

另一头大猪见势也要加入战团,想偷袭黑虎。我见不妙,端枪近距离扫出几颗子弹。那猪没到近前,就被我打中了胸膛,一头栽倒。

与此同时,那几头冲向黑虎的野猪,听到枪声,又想起我来,转身奔我冲来。我又连续射击,将两头将至的野猪撂倒。可再扣扳机时,子弹打光了。

这时,根本就没有时间重新装弹,另两头野猪已到眼前。黑虎又被公猪死死缠住,不能脱身救我。这下真完蛋了。可我并不是一个容易放弃的人。就算死在眼前,也要拼个鱼死网破。

我耳边听到小妹在树上,已经大哭起来。伙伴们也在那里徒劳的喊着。说时迟那时快,一头野猪已到近前,我平端钢枪,使尽蛮力迎头刺去。只听那野猪一声的尖叫,刺刀已深入至柄。鲜血瞬间从猪的胸口喷射而出。

我依然用枪死死抵住这头垂死的野猪。可接踵而来的另一头,我已再无暇反击。躲又躲不了,跑又跑不开。只能将眼一闭,心想完了,这一百多斤就这么交代了,再也见不到父母家人了。

彩蝶一家待我这么好,我也没机会报答了。下辈子见了。在我就要问候死神的刹那,耳边响起一阵枪声,一梭子子弹全钉进了袭击我的野猪身上,顿时打得血花四溅,翻身倒地。

惊喜之余我抬头望去,原来是叔叔领着三个民兵,提着枪赶到。刚才那梭子,无疑是叔叔打的。枪口还冒着烟。

叔叔见我暂时没有危险。便调转枪口,同那几个民兵向猪群射击。那些野猪本以为占尽了上风,谁知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形势逆转。所以无心恋战,四散奔逃。

那和黑虎纠缠的公猪见大势已去,也无心再战,夺路想跑。我见了忙喊:“叔叔,别让那头大的跑了!”其实叔叔早盯着它呢!只是黑虎一直同它纠缠,叔叔怕开枪误伤了黑虎。

这回一看它要逃走,那哪肯呢?侧身上步,端枪凝神,睁一目渺一目,一记点射,那头大公猪应声栽倒。

其他几个人见野猪死的死逃的逃。就过来把树干抬起,把我扶出来。叔叔过来问我伤到了没有?我活动了一下腿说没有,大家这才放心。

这时,小妹和另外三个伙伴都从树上下来。小妹跑到我身边,也不顾及旁边有人,一下子把我抱住,嘴里喃喃的说:“哥,刚才快把我吓死了,爸要再晚来几秒钟,你就完了!”

边说边抽涕着。我被小妹这突如其来的不管不顾,胀得脸通红。结结巴巴的说:“这不没事儿了吗?还哭个啥?这回咱村子又可以分肉吃了,不是挺好吗?”

“你就想着吃,这节骨眼儿,亏你想得出!”小妹边说边从我怀里撤出身子。扭捏着有些害羞。大家见此情景也都哈哈的笑了起来。

毕竟是有惊无险,结局还是蛮让人兴奋的。随后我们打扫战场,一共击毙了九头野猪。单我自己就杀死了五头。这回村子就能得到两千多斤肉。

叔叔叫一个民兵回村套两辆马车来,好把野猪运回去。几个伙伴去溪水中也把渔网收了。想不到,让野猪一折腾,进到网中的大小鱼儿真不少,比哪次都多,这真是双丰收。

我和叔叔小妹坐在溪边,黑虎也蹲坐在我身边。我轻轻的拍着黑虎宽阔的肩胛对叔叔说:“叔叔,今天要不是你和黑虎及时赶到,我恐怕真就见不到你们了!你可能没看见,在那大公猪就要把长牙刺进我前胸的瞬间,是黑虎死命一搏,才救了我。真没想到,这狼要是通了人性更加的忠诚可靠。”

叔叔听了我说,也拍了拍黑虎赞到:“是啊!我在村中听到枪声,开始以为你在打猎,但后来我听到打了连发,就知道可能出事了。于是,我就喊了他们几个,带着黑虎往这跑。那黑虎一出院门,仿佛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似的,也不等我们,发了疯似的往这儿跑,幸好它早到一步,不然后果真不堪设想!”

我听着叔叔的叙述,扭头看着黑虎。阳光下,它微闭着双眼,舌头半伸着,好像也在聆听我们讲话,似乎也知道主人在表扬它,表情显得非常的满足和受用。

没多久,马车来了,村里人听说打了好多野猪,也都跟来看热闹。大伙七手八脚地把猪扔到车上,都欢天喜地地回村了。

回村以后,村里人怎么分肉自不必提。总之,我们家得的最多。我和叔叔不同意,说要平分。可乡亲们说这是孩子拼命得来的肉,多得些也是应当的。有的甚至分完肉后,又切一块儿给我送来,不留都不行。

那时代的人真纯朴啊!很少有人给自己找一个自私的借口。人与人之间都是相互关心,相互尊重,相互爱戴,一家有难众人帮,那叫个善良……!

晚饭时,在饭桌上,小妹喋喋不休地给爷爷奶奶和婶子讲我如何英勇。听得他们啧啧称赞。讲到危险时刻,也都替我捏了一把汗。

爷爷拍着我的肩膀笑道:“好样的小子,爷爷没看错,有个男子汉的冲劲。”奶奶在旁边说到:“最早是我说这孩子有出息的!别把好事都揽到你身上。”

叔叔和婶子在一旁听了抿着嘴,不敢笑出声。为了奖励黑虎,我们给它留了两套内脏和那个公猪的头。黑虎显然也非常高兴。

经过这事儿以后,队里领导召开了会议。大概就是说庄稼快成熟了,这群野猪来我们这里,也并不是偶然。前些天邻村的庄稼被野猪糟蹋了很多。因此,我们更需要提防。

再有半个月,粮食就成熟了,不能在这节骨眼儿上受到损失。所以,村领导指示,队里民兵三人一组,昼夜轮班看护果实,绝不让野猪了钻空子。

我自然和叔叔是一组,同我们一起的,是隔壁的许叔叔。他比叔叔小一点,也是一名有经验的好猎手。就这样,全体民兵动员起来,日夜巡逻,一晃十来天过去了,倒也相安无事。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