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刑者
执刑者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六章:桥底碎尸

“什么?”林宥一个调转车头,在车上挂起了警灯,“具体说说,什么情况?”

“刚刚接到报案,在城东桥下,一个流浪汉发现了个拉杆箱,里面装着满满一箱子的碎肉,最上面还盖了一张人脸。”小里强忍着胃中的翻涌和林宥描述着发生的事件。

“一会儿现场见。”林宥慌乱间挂断了电话,猛劲儿地踩着油门,朝着案发现场赶去。

电话才刚刚挂断没一分钟,又响了起来,林宥抓起电话,不耐烦地吼道:“催催催,我正赶过去!”

“催?我可不敢催你,”电话那端响起了姚风阑的声音来,“怎么?又要去案发现场?这次是什么案子?”

“碎尸案,你感兴趣嘛,要不要一起去看看?顺便听听你对凶手的看法。”林宥听到是姚风阑的声音,顿时想起了李文朔案子,“关于李文朔,我可能还要麻烦你。”

“这不好吧?”姚风阑想要拒绝,林宥却态度强硬,“怎么,难道非要让我去你的诊所找你?就当时我邀请你,来帮忙。”

姚风阑想了想,点头应道:“好吧,晚点见。”

慈山市的城东有一条覆水河,寓意覆水难收,人要言而有信,否则就会像这条河一样覆水难收。覆水河上有一座桥,这座桥原本没有名字,可时间久了,人们也就是习惯的称呼它为覆水桥。

这地方位置偏僻,平时鲜少有人来,而此刻,三四辆警车停在桥头,七八名警察一边打着雨伞一边提着手电筒,四处查看凶手留在现场的痕迹。

林宥和姚风阑一前一后挤过人群,林宥问刚做完尸检的小孙:“报案人呢?”

小孙随手往旁边一指,就见一个披着绿色军大衣的男人,正盘腿坐在地上,他似乎没察觉地上的淤积的雨水,身子不住地左右摇摆,还一边拍着手。

“这人精神有问题,估计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小孙说着继续蹲下去研究。

林宥看了一眼姚风阑,挑了挑嘴角:“这不用上你了,怎么样?”

“开什么玩笑,在这儿催眠?你这也太难为我了。”姚风阑当然知道林宥的意思,可催眠需要让被催眠者得到彻底放松,而现在下着暴雨,现场又如此混乱,根本不是一个绝佳的场所。

林宥把雨伞递给小孙让他安心检查,然后走到流浪汉身前蹲下,雨水瞬间就打湿了他的衣服。

“你叫什么名字?”

“什么名字?”他只是迟疑了一下,立刻就笑了起来,还一边拍手道,“什么名字!什么名字!”很明显,他根本不懂林宥说的话。

周围的雨声参杂着风声,节奏感十足,汇聚成了一首交响曲。

林宥盯着流浪汉的眼睛,流浪汉竟然渐渐安静下来,林宥突然打了个响指,流浪汉的深情变得呆滞。

这一幕,让旁边的姚风阑惊诧不已,他没想到林宥的催眠术已经能随时随地对人进行催眠,据他所知,就算李诚铭教授都不一定能够做到。

“你叫什么名字?”林宥深沉的声音像有魔力一般吸引着流浪汉。

流浪汉目光呆滞地看着林宥,嘴唇轻轻蠕动着说道:“李,桂,成……”

林宥见催眠奏效,赶忙追问:“你是怎么发现尸体的?”

“我,我?”流浪汉的眼睛开始迷离起来,下一刻马上聚焦到了林宥身上,“嘿嘿”一笑,再次拍起手来。

林宥叹息摇头。

“你太着急了。”姚风阑叹了一口气,“面对这样的病人,更需要耐性,你啊还是改不掉老毛病,那么毛躁。”

“也许吧。”林宥起身放弃,或许刚才他就不应当这么冲动的去做催眠。

暴雨继续狂卷着慈山市,现场有用的线索也基本上被冲刷干净了,即便林宥想在现场寻找更多的线索,几乎也都是不可能的,而此时小孙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

“林队!”小孙手里提着个东西跑过来,“这是在河边发现的。”

“面具?”林宥眉头紧锁,“怎么又是面具?带回去仔细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相同之处。”

刑侦队会议室里,所有人围在桌子旁,看着林宥在白板上写下的一堆证据链,大家心情都很紧张。

“李文朔的尸检报告出来了么?”林宥放下白板笔,“大家对这个案子又有什么看法?”

“出来了。”小孙翻了翻文件,和大家交代到,“死者桡骨、双侧膝盖骨、双侧手肘、头骨粉碎性骨折,内脏多处碎裂、移位,致命伤是胸前的针孔,死因是心脏被人外力搅碎。”他顿了顿,“对了,碎尸案死者的DNA分析也已经有结果了。”

“交给小李,让他和失踪人口进行对比,看看能不能找到。”林宥坐下来,刚拿出烟准备点燃,小李接茬道:“不用队长交代我都已经做完了,不过暂时还没有发现匹配的失踪人口,没准家属还没有报案,或者失踪的人常年不在家居住,并没有被人发现也说不定。”

林宥抽着烟,若有所思,目光呆愣愣地盯着陈美丽,给她看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林队,别这么看着我啊!”陈美丽一甩秀丽的长发,卖关子地说道,“其实吧,我觉得这两个案子都出现了相同的面具,从心理学角度上来讲,我更倾向于同一个凶手所为,我们要不要并案调查?”

“并案?”小李发出疑问,“可这两个案子暂时没有什么相同之处吧?”

“虽然都有相同的面具,可作案手法完全不同,没有并案处理的价值吧?”小孙也不赞同陈美丽的观点,“陈美女,你还是收回你的那套理论,等林队发话好了!”

几个人争执不下,就在大家争论之际,小王推门进来,喊了一嗓子:“死者的身份被确认了,我把资料传给小李。”

小李掏出手机,把资料投影到墙上。

“陈月茹,24岁,慈山一小实习老师,性格开朗、外向,因为讲课生动,人又漂亮,深受学生喜爱。但有一点,在她的课上谁都不能请假上厕所。”小李读着墙上的资料,有些挠头,“这也太……不人道了吧,毕竟都是小孩子……”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