妲己书:天下汹汹
妲己书:天下汹汹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三十章 娆姌出嫁

“芸姐姐这么说,一定有她的道理!害自家姐妹的事,芸姐姐可做不出来。”

“还是君安心思通透,婳儿你什么时候改改自个的冒失劲儿!”芸娘先是夺了婳儿手里的长剑,插剑入鞘,又迎着娆姌急切的目光,笑着点了点头:“放心吧,今日除了乔家那位二公子亲自上门来迎亲,还有咱们公子的师侄,那个叫‘无用’的假道士……哦不,真道士!他也陪同一道来的,还捎带了公子的口信,说那日之事与乔家无关,公子还在追查真凶,娆姌妹妹与乔家公子这门亲事,公子也不反对,只看娆姌自己的意思了。”

“公子真是这么说的?”绣楼小姐妹异口同声地问。

芸娘春风满面似的笑:“那日公子可是亲口认下那位‘无用’师侄的,今日也是公子派他来捎带口信,有公子信得过的人陪同乔家二郎登门迎亲,哪还有错么?”

她接着又道:“况且,乔二公子一身新郎打扮,骑马而来,这一回我可瞧得分外仔细,当真是一表人才,还真如娆姌妹妹之前所言,他的眉目韵致确实与咱们家公子有几分相似。”

见婳儿急欲开口反驳,芸娘再度强调:“之前,他虽来过一回,可来去匆匆,匆匆一瞥,咱们也是没来得及细瞧这位乔家二公子,这一回我可是瞧得真真的,娆姌妹妹眼光不差,是咱们看走了眼,可不能误了妹妹一段好姻缘!”

撅撅嘴,婳儿不吭声了。

芸娘与君安齐齐将目光转向娆姌,就见她喜上眉梢,一扫满脸忧容,想也不想地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乔郎他不似你们所想,这当中一定有误会!公子也不反对,我、我自是不负公子好意,不负乔郎一片真心!”

“那还等什么?”君安柔声笑道,“芸姐姐,婳儿,咱们赶紧的,给新娘子打扮起来,刀尺得漂漂亮亮,风风光光出嫁!”

这可是“画彩仙灵”迎来的头一桩喜事,绣楼里的小姐妹总算有一位觅得了今生良缘,再不是苦命薄命之人,往后呀,可有人疼着宠着!

如此大喜之日,是该好好“刀尺”起来,将娆姌打扮得如牡丹天姿国色,盛装出嫁!羡煞旁人!

-----------------------------------------------------------------------

“吉时将至,请新娘上花轿!”

伴随新郎一同前来迎亲的喜娘,在“画彩仙灵”前门外,每隔一刻钟,就要命八音班子里敲锣的乐师催促一声。

日正午的时辰已过,至未时三刻,新郎这一方似乎已等得心焦,“哐啷哐啷”的锣声连着响,仪仗队里嗓门儿最大的一位仁兄,往门里一声吼,震天响:“新娘子快快上轿,迟了恐误了拜堂的时辰!”

“旁人迎亲,新郎都是赶早儿来的,你们倒好,过午时才来,等到抬着新娘的花轿入乔宅,怕是未时都过了!”

丹漆、金钉、铜环,媲美王侯气派的府邸前门重又启开,门外等候的新郎一方人马,殷殷亟盼中,却见门里当先走出一位长衫儿的小公子,细皮嫩肉、模样儿水灵,分明是个女扮男装的,脾气也是不小,端着架子负手踱步迈出门槛,站在台阶上,皱着鼻尖儿哼哼:“催什么催,百日都等得,还差了这一时半刻么?”

“婳儿!”门里又闻一女子知书达理般温婉的笑语:“莫要淘气,这吉时可误不得!”

听声儿,再见门里一左一右搀扶新娘出来的两位美人,门外苦等的那些个,登时两眼发直,心说这“画彩仙灵”果真名不虚传,打门里出来的女子,个顶个的俏,人比花娇!

在君安与芸娘的双双搀扶下,被红盖头喜帕蒙头盖面的新娘子,小心翼翼跨过门槛,步下台阶,站到迎亲队列前,娆姌感觉新郎就在花轿一旁,骑着一匹马,目光灼灼盯着她。

隔着红盖头,瞧不清骑在马上的新郎,——乔郎的模样,模糊中透着几分疏远,她心中既紧张又惴惴,想着许是百日未见,急着想看一眼乔郎的面容,看一眼那酷似风雅公子的眉目韵致,可眼下还未到夫家,新郎也未下马,她必须矜持一些,哪怕小鹿在心口乱蹦,也不能擅自撩起红盖头偷瞄。

凤冠霞帔的新娘子,瞧着分外喜气,一身通红艳色流融,哪怕蒙着红盖头,那精心打扮的新娘红妆,也惊艳了新郎一方,一下子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

许是感觉到无数道目光盯来,娆姌分外娇羞,更加惴惴,好在喜娘疾步上前来扶了她,就要将她扶向花轿,可偏偏,芸娘松开了手,而君安还搀着新娘不放手,还与婳儿一道,仰脸看向马背上稳稳端坐的新郎。

这一看,君安与婳儿心中都颇为惊讶:这位乔公子,怎与头一回来此处时的模样,大不相同?细瞧,这眉眼之间,还当真有几分潇洒韵致,模样儿也算是拔了尖的,虽不及风雅公子那般迷人,但也并非平庸俗气,看他端坐马背的沉稳气度,已然叫人心折!

难怪呀难怪,难怪娆姌姐姐会对这位乔二公子一见倾心,如若风雅公子是天上的月,可望而不可即,那么乔二公子就是人间理想,触手可及!

“几位姑娘!”双方相互打量的片刻静默之中,新郎一方有人出了个声,引得新娘一方几个小姐妹纷纷瞧了过去,就见扶花轿的媒婆及丫鬟身旁,居然还站着个玄色道袍、拂尘搭胳膊肘的道士,正儿八经地冲她们单手作揖:“贫道的师叔,也就是你们的风雅公子,亲口允了这桩亲事,这里有他的信物为证,还望尽快让新郎迎娶娆姌姑娘,莫要再耽搁了时辰。”

“咦?你这假道士居然穿上道袍了?”婳儿吃惊地瞪大眼,头一回从这假道士嘴里听到如此正儿八经的语气,不论穿着打扮还是仪态口吻,与三日前的他,实是判若两人!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