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撒谎精男友
我的撒谎精男友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2章 难搞的户主

高纷要走,刘丽君又不让她走了,“高设计师,你说得对,装修的问题还得装修解决,我信任你,你替我仔细看看我们家的装修问题,就算我们请不起你,咨询费我会付的。”

高纷说咨询费不需要,但她偷偷指了指呼哧呼哧生气的王阿姨,“您家这个情况比较复杂,现在恐怕不太合适。”

刘丽君当然知道自己婆婆缩衣节食过惯了,但现在装修出了问题,影响了孩子的健康,这就是不省吃俭用的事了,弄不好要影响孩子一辈子。

“妈,”刘丽君走到王阿姨脸前,“装修的事咱们也是商量好的,梦童爸爸在外地出差,您不想让他担心,我就没跟他说,咱们早早把事解决了,他回来什么都不用知道。”

王阿姨听了这话,不出声了。

房子是六年前,老两口给儿子装修来做婚房的,原本儿子说要自己装修,老两口为了省钱,火急火燎地插手了,原本住的顺当,谁知道小孙子的咳嗽和装修的板材扯上了,要是让儿子知道,老两口的老脸可就难看了!

王阿姨这才和儿媳妇刘丽君商量了早早解决,但是今天往建材市场跑了一圈,又遇见两个都想抢钱的设计师,王阿姨浑身的肉火辣辣的疼,一举一动都是钱!

刘丽君就看着她,王阿姨疼了一阵,只好道,“那先让她看看吧!”

“多谢您!”

刘丽君谢了婆婆,转过去请高纷。高纷连番被王阿姨说抢钱,不是很想管这事,但刘丽君说话好听,又说服了王阿姨,正巧高纷眼下没什么事,也就答应了。

*

刘丽君的家就在建材市场不远,八十平米小三室,中层中户,户型还算通透,但是高纷一进屋,就闻到了玄关放鞋的壁柜散发出丝丝刺鼻气味,而那婆媳俩毫无察觉。

因为梦童只有3岁,年纪还小,梦童爸爸又经常出差,现在王阿姨老两口也住在这里。梦童爷爷带着梦童出去玩了,刘丽君带着高纷进屋参观。

“......我们家东西多,打了不少壁柜,用起来挺方便的,没想到这么大隐患。”

这话又说得王阿姨不高兴了,但这是事实,家里半数的储物空间全是板材搭建,然后根据各间屋功能,刷了不同颜色的漆,梦童的儿童房,颜色尤其丰富。

高纷在梦童的房间里,闻到了比玄关更加浓烈的气味,她询问刘丽君是否能打开柜门,刘丽君替她全部打开,刺激性气味铺天盖地卷了过来,这下,连王阿姨都皱了眉头,“赶紧关上!”

刘丽君说,“梦童还小,没什么东西,他的柜子放的都是些不太用老物件,连我们一般都不太动,从医生提醒了,来查了一回才发现的,平时大概习惯了,都没太注意,唉!”

这样看来,情况就很明白了。

“六年的板材还有这么大的味道,一个是通风不够,另一个就是板材问题确实很大,这间屋我建议暂时不要给孩子住了。”高纷说。

刘丽君连连点头,“他现在跟我住。”

“再就是,您家的柜子用的都是同一批板材吧,可能您住惯了,不觉得明显,我从进门玄关就闻到了刺鼻的气味。我的建议是,所有板材全部拆除。”

王阿姨一听,定不住了,“都得拆?连玄关的鞋柜也拆?!没必要吧!鞋柜在门口的有什么味啊!”

刘丽君往玄关打开鞋柜闻了闻,“确实有味儿。”

“谁家鞋柜没味!那是鞋的味,哪就是刺鼻的味儿了?!”

刘丽君喊了声妈,王阿姨挡在鞋柜前,好像高纷和刘丽君手里有个锤,立马就要给她砸了一样。

高纷好笑,刘丽君无奈,示意高纷继续说。

“您家板材面积不少,建议全部拆除,然后换一批甲醛浓度低的,能真正达到E0级的水平最好。”

话音一落,王阿姨就跳起来了,“你不是说没有E0级吗?!你这不也是忽悠人?”

高纷可就笑了,“板子的甲醛浓度,我在给您挑选的时候,一定会做测定比较,会出报告,不是上下嘴皮子一碰,就完事的。”

她这么说了,刘丽君可就心动了。刘丽君刚才偷偷上网,查了一下向心室内设计工作室,公司不大,成立时间也不长,倒是小有名气,还有人留言提到高纷,说细致负责。

“高设计师,你的设计费用我都知道了,我很希望你能负责我们家的装修,房子装修是为了住的,住的安心最重要。不过价格方面,咱们能在稍微优惠一点吗?”

高纷看出刘丽君是真心的,说可以,“我们做收费设计的,只有比你们想得更用心。不过你们家是准备怎么装修,全部装修还是部分?”

“你觉得怎么好?”刘丽君想听高纷的意见。

高纷把房间打量一遍,“原板材使用面积够大的,加上刷了不少漆,我刚才看了一下,有些地方的漆开始脱色了,质量上恐怕有疑问......所以还是一次性解决所有隐患,全部重装。”

她下了定论,刘丽君若有所思,王阿姨却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

“全部重装?你要把我们家拆了重装?!你知不知道我当年装修费了多大劲!你还说你不是忽悠人的?!你看你把我儿媳妇骗得团团转!你就是个财迷!骗子!”

王阿姨炸毛了。

重装就成忽悠人了?刘丽君要请她做设计,就成了被她骗得团团转?

高纷都要气笑了,“阿姨,您家这个房子目前看来板材和漆都不太妥当,这里边是不是还有别的隐患,您自己就不担心吗?”

王阿姨根本不听她说的这一套,“这个房子是我和梦童爷爷花了半辈子积蓄买的,又费了老牛鼻子的劲儿装的,这个天花板吊什么顶,瓷砖铺什么颜色,墙角地脚怎么包......都是我一遍一遍跑建材市场看来的!才五六年,你说拆就拆?!”

王阿姨气得脸都红了,高纷看了一眼刘丽君,却见刘丽君脸色古怪。

其实刘丽君心里怎么想,高纷凭借这么多年和户主打交道的经验,是能猜得到的。

房子是婚前装的,还是老两口亲自上手,那么这个房子和实际居住人刘丽君之间的关系就不是这么大。况且看王阿姨的作风,能省一点是一点,装修风格混乱不说,用的材料实在让人不敢相信。

所以,刘丽君是肯定想重装的,就算没有梦童生病的事,只怕也想按照自己的意思重装一遍。

刘丽君果然开口,“我还是相信设计师的专业判断,其实有些地方,确实还有些不方便。”刘丽君说着,朝高纷眉眼示意了一下。

这位才是正主啊!

高纷原本不想多费口舌,现在看来也不行了。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