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花会开
春天花会开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十一章 向小远的口红色号

第十一章

向小远今天去证监局开会,会散得早,他回家把钟杨昨晚吐得一片狼籍的车开出来洗。还没到下班时间,没想到却遇到同样早下班的沈一瀚。

“她昨晚有应酬喝多了,吐了自己一车。”向小远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像是置身事外、事不关己,单纯像一个普通的同事和邻居,“今天她还有一个项目筹备会,要很晚才下班。”

沈一瀚点头,隔得老远都能闻到打开的车窗内散发的恶臭。他拍拍向小远的肩,“大家都是邻居,我懂。像杨杨姐这样的女强人真的是太不容易,你这个邻居要多关心关心人家也是应该的。远亲不如近邻。”

向小远僵硬地陪笑,费力解释道:“昨晚在电梯刚好遇到喝成一滩烂泥的她,她心也是真大,喝成这样,还敢叫代驾。”

“打车也是一样危险。”沈一瀚指了指超市的方向,示意向小远跟他一起去。

“杨杨姐是不结婚,还是没找到合适的?”沈一瀚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你和杨杨姐是大学同学,现在又是同事、邻居,应该很熟了吧?怎么现在才介绍给我们认识。”

向小远顿了一下,“我们就是同事而已,你和每个同学同事的关系都很好吗?”

“所以你们关系不好?”沈一瀚反问,见向小远答不上来的局促,立刻笑得十分狡黠,“开玩笑,你不要当真。你们关系不错我就放心了,你说杨杨姐想找什么样的,耿叔那样的她看得上吗?杨杨那么出色,工作上独当一面,为人又亲和,她会接受耿叔这种龟毛又有严重洁癖的中年失婚大叔吗?”

向小远停下脚步,神情复杂:“教授他……”

“我就是看他们聊得挺投机的。”沈一瀚推了购物车,“只是杨杨姐连初婚都没有,让她接受一个有十六岁女儿的失婚男人,确实是不太公平。但耿叔除了这些缺点之外,简直是一个完美的男人。”

向小远边走边往购物车里拿东西,至于拿的是什么他根本一眼都没看,满脑子都是“完美的男人”。

沈一瀚推到一半觉得重量不对,低头一看,向小远正在往购物车扔西瓜,而车里本来就已经三个不同品种的瓜。

“远哥,吃瓜群众不是这么当的!”

向小远讪讪地把瓜放回原处,“你最近乱点鸳鸯谱上瘾,还是好好当你的吃瓜群众。”

沈一瀚歪头一想,向小远说的不无道理,自从受了各种刺激之后,闲下来的他像是转了性,似乎想从拆庙专家转型成重塑金身的月老。

王卉住在他那的这三天,向小远和耿墨晚饭后就会过去轮流探望她,有时候钟杨也会去,给王卉买一些日常用品,大多数时间都是大家聚在一处闲聊。而耿墨与钟杨聊得最为投机,前天晚上他们脱离大部队,在阳台处窃窃私语,被沈一瀚瞧见了。

其实沈一瀚看到的,向小远也一样看得到。

向小远从来不会盲目自信地认为,他和钟杨结了婚就是人生的终点。

钟杨太耀眼,在她身边他总有一种自惭形秽的自卑。

第一次见家长时,钟杨父母已经明明地告诉过他,钟杨本来已经拿到offer要出国读书,却因为他留了下来。

她本该有广阔的天空,却为了他把翅膀收了起来,所以他努力给钟杨一片属于她的天空。她说要隐婚,她说不要孩子,她说工作到45岁就退休,她说买相邻的公寓,也不用躲躲藏藏太辛苦,他都答应。

他甚至想过,钟杨有一天跟他说她有更好的选择,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放手,只要钟杨开心。

这七年来,钟杨的身边出现过许多出色的男人,可他们的婚姻却稳如磐石。但有时候,他也会有迷茫的时候,这种不能为外人道也的爱情和婚姻,能不能算得上正常的婚姻关系。因为总会出色的男人不断的出现,考验着他的抗压能力。只是没有想到,这个人会是耿墨。

车修好了,王卉脸上的红痕也好得差不多,化了妆几乎看不到痕迹,长发再一盖,她依然是可可爱爱的甜美样子。当天晚上,王卉把人都叫到沈一瀚的公寓开告别宴。

“住了三天,多谢各位父老乡亲的照顾。”王卉搂着钟杨,“最好的是我杨杨姐,眼光太好,连她挑的拖鞋我都爱。你不知道,我以前偶尔投宿,沈一瀚就只会给我买优衣库。”

钟杨不解,“你总来这住?你和沈律……”

王卉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就是借宿。我妈因为我不找对象的事,一言不发就揍我。一揍我,我就跑。这里可以说是我的避难所!”

“你妈是真打?”钟杨不信,“她可能就是做做样子。”

王卉并不想深入继续这个话题,“三十岁之前,我想我还要想办法把自己嫁掉才好。”

沈一瀚忍不住轻嗤一声,“离你三十岁生日没几天了。话说,远哥,你看这丫头可还行,你不如给收了吧!年纪大的时候,起码还能有一口好牙。”

王卉的脸立刻就红了,忘了脚伤还没好,轻轻一踹痛得她脸更红了,“你生日好像比我早吧!”

沈一瀚说:“男人三十一枝花,我只要振臂一呼,没几天就能把自己推销出去。”

“其实,你们不如将就一下。”钟杨神色怪异地看着王卉和沈一瀚,“沈律你有没有说过什么三十岁之前没嫁出去就娶了的话?”

沈一瀚摇头。

“卉卉你呢?”钟杨问。

王卉深深地看了沈一瀚一眼,缓慢地摇头,“杨杨姐,那是文学作品,现实生活没有这些梗。”

耿墨和向小远一直都没说话,但脸上的笑容都是古古怪怪的,但两个人的视线方向都是一致的,那就是钟杨。钟杨在给王卉选口红的色号,根本没有留意到耿墨和向小远的暗潮汹涌。

临散场时,耿墨拿出五张音乐会的票,“明天是小苗儿的演出,也是她高考之前的最后一次演出,你们都赏个脸。”

“对哦,都忘了小苗儿是合唱团的团长,这是要卸任了?”沈一瀚感叹道:“果然是全面发展的学霸。”

钟杨却歉然地说道:“我明天已经约了人了,有一次三天两夜的徒步,就不能去了。”

耿墨不禁惊讶地说:“你也徒步?”

“谁还徒步?”

耿墨笑了:“我以前也徒步,去过四姑娘山还有新疆的无人区,但这两年去得少了,主要是小苗儿没有人照顾。”

钟杨说:“这么厉害!我只敢去这种短途的,那种太危险。”

有了共同话题,耿墨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有一种倾囊相授的激昂。

向小远一晚上都没有说话,神游太虚,目光一直在钟杨和耿墨的身上飘来飘去,连王卉跟他道别,他都不在状况内。等到王卉已经离开,他才愣了一下说:“她今晚就回去吗?”

“不然呢?”沈一瀚反问道:“留着吃宵夜啊?”

王卉走后,其他人也都相继离开,从喧嚣嘈杂归于往日的安静。

沈一瀚打开窗,夜风微凉,公寓里只有风的回声,空旷而又孤单。

一个人的生活又回来了。

向小远和钟杨站在公寓前,动作划一地按指纹开门。在进门前,向小远看着钟杨,欲言又止,“注意安全,有事给我打电话。”

“唉,小远,你说我跟你那些朋友处得好不好?”钟杨趴着门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你老婆我的社交技能还是不错的吧!对了,我还给沈律介绍了一个案子,就是万华科技的董事长被她吃闲饭的老公家暴,现在要离婚,她老公要分他的一半身家,沈律要是能保住万华科技不被拆分,也算是翻身了。”

向小远说:“谢谢你!”

“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一直以来,我们的社交圈都没有交集,确实是不太好。不过,我还是希望保有自己独立的空间。”钟杨踮起脚尖亲了亲他的唇,“不是所有人都像你的朋友那样,不存在敌意和利益冲突的,谁也无法保证什么人会在什么时候捅你一刀。”

向小远反搂住她的腰,深情地回吻她。

这时,电梯门开了,沈一瀚抱着一堆王卉没有用上的衣服和日常用品要还给钟杨,王卉走时让钟杨带走的,可钟杨给忘了。他打了好几个电话,钟杨都没有接。他想这个时候可能是在洗澡没听到,就自己过来了,找不到钟杨还能先寄放在向小远那。

他刚跨出电梯门,就看到向小远和钟杨在开各自公寓的门。

“你们怎么才到家?”沈一瀚笑着上前,“杨杨姐,这是王卉没用上的,我想着还是还给你,留在我那也是浪费。”

钟杨回身接过,也没有抬头看沈一瀚,说了一声谢谢就进了公寓,反手把门关上。

沈一瀚讪讪地摸了摸鼻子,“杨杨姐这是人有三急?”

向小远打开门,却没有请他进去坐坐的打算,“我也有三急。”

沈一瀚眼尖,扫到向小远下颌一处红印,不禁皱了皱眉,“你和杨杨姐刚刚去哪了?”

“化食散步。”向小远说。

沈一瀚把目光落到他左手手掌处,那里果然也有和下颌颜色一致的红印,而这种颜色的红,不正是刚才王卉和钟杨正在讨论的钟杨的口红色号吗?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