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来诈道
初来诈道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五十三章 我愿意伏法

在风哥楼下的狗食馆,几个人吃了一顿饭,刘畅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看成散伙饭。

胖子拿了十五万,撂下一句话,说他不会老老实实等着警察抓,他马上走人,从此各自天涯,就当谁也不认识谁。

黄娟和斌子当时就翻了,却被风哥拦住,“让胖子走吧,唉,大家以后不定怎么着了,人的命天注定,过不过得去这个坎儿,看胖子自己了。”

刘畅没吭声,事实上,他已经麻木,不知道说什么好。

最后,风哥问刘畅:“畅子,给我两天,就两天!你扛得住吗?”

“行!”刘畅点点头,说:“老大准备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风哥苦笑:“两天后,能摆平的肯定摆平,要是人家不愿意私了…算了,到时候我去自首。”

叹口气,风哥指着剩下的三十五万,对黄娟和斌子道:“钱你们分了吧,是时候散伙了。”

斌子没动,黄娟眼圈却红了,哽咽道:“老大,这些钱是拿去平事的,我们不要。”

“傻啊你!”风哥叹口气,想说什么却最终摇摇头。

黄娟看了看刘畅,一咬牙,突然说:“老大,我和你一起去自首。”

“我也去!”斌子闷闷地接了一句。

“你,你们…唉!”风哥忽然觉得鼻子有点堵。

“自首吧,还是自首好!”刘畅为哥几个点上烟,抽了一口说:“老大,我倒是觉得,既然躲不开,还不如自首算了。这两天你尽量把那些可能爆出来的局摆平,到时候再主动自首,争取轻罪量刑!你不是说了吗,只要大部分苦主不敢声张,其他那些事,最多判一两年甚至几个月,是不是这样?”

风哥看了看黄娟和斌子,最后咬牙道:“应该…是!”

站在航站楼外,陈岚的心情复杂莫名。

手扶栏杆,陈岚的目光落在眼前的快速路、高架桥以及更远的高楼大厦上,久久凝视。

临海,也许是我最后看你一眼了吧?

轻轻叹口气,陈岚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一点半,该进去了。

正要转身,陈岚忽然觉得有人从自己身后跑过,紧接着,挂在小臂上的手提包,被人一把拉下,身体也被带得站立不稳,侧向摔倒在便道上。

“啊~~~你们,你们干什么?”

陈岚大声叫喊起来,声音里透着惊恐。

抬起头,很奇怪,两个带着棒球帽大口罩的家伙,已经将从她手里夺下的手包扔到地上,其中一个人摁了两下手机,放回口袋里,匆匆跑开。

“你们!什么东西!”

陈岚愣了一下,连忙爬起身,盯着已经跑出十几米,转过弯消失不见的身影,不晓得发生了什么。

“莫名其妙,混蛋、垃圾!”

拾起手包,拍了拍身上灰尘,陈岚不敢再停留,匆匆走向1号航站楼。

还有一个小时,就能离开这个让她不舍又让她惶恐不安的地方吧?

也许到了国外,就能忘掉这一切,就能重新开始一段新生活。

刘畅是和风哥等人分开后,准备去东城分局找方平的时候,接到这个陌生电话的。

接通后,只几秒钟,刘畅的额头便渗出一层冷汗,甚至身体开始不断颤抖起来。

“喂,是刘畅吗?”

对方的声音阴狠而低沉,“我们知道雷子找过你,进去后明白该怎么说吧?或者,什么都不说,承认你就是红叶造纸厂的实际控制人!别问我是谁,给你听一段录音!小子,要是你敢跟警方瞎逼逼,老子马上要了小娘皮的命!”

随即,手机里传来一声惊叫:“啊~~~你们,你们干什么?”

是陈岚的声音!

一瞬间,刘畅浑身汗毛立了起来。

“小子,你该清陈岚在我们手上!如果不想让她死,做你该做的事!”

“草.尼玛!”

刘畅红了眼,怒骂:“你们把岚姐怎么了?要是敢碰她一根汗毛,老子弄死你丫的!”

“弄死我?呵呵,刘畅,还是好好想想怎么保住陈岚吧!”

对方的声音极其冷酷,继续说:“给你半分钟,想清楚,然后回答我的话。”

哆哆嗦嗦掏出烟,点上,刘畅强迫自己冷静。

抽了一口,刘畅问:“我怎么才能知道你没有骗我?如果我把事情扛了,你们继续对岚姐下手怎么办?我凭什么相信你?”

“只要你不乱说话,陈岚就会安全到国外!”

对方似乎早料到刘畅会这么问,马上说:“听说你今天去自首?好,明天上午九点,我们会想办法让你听到陈岚的声音,到时候,她有事没事,你自然清楚。”

见刘畅没吭声,电话那边又道:“刘畅,别特么想着反水!听着,我们既然能在国内绑陈岚,境外一样能弄死她!懂了吗?我想,你会知道怎么做的!”

手机屏幕恢复原状,刘畅呆呆站着,两条腿忽然没了一点力气,似乎随时都会瘫软在路边。

再次举起手机,刘畅拨给陈岚,等待他的却是依然那句令人无比憎恶的系统回答: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下午三点整,刘畅准时出现在东城分局刑警队。

他的目光麻木不堪,似乎完全失去思考,没有任何意识。

见到刘畅,方平长出一口气,悬在半空的心总算放下。

“坐,喝茶?”

方平甩给刘畅一根烟,随即说,“郑雅、周浩,你们先出去,嗯,请常局过来。”

端了两杯茶,方平为刘畅和自己点上烟,抽了两口问:“想通了?”

“嗯,想通了。”

“嘿嘿,早特么想通不就得了!你啊,我看就是脑子有水,蛮聪明的一个人,净不干正事。”

说话功夫,东城分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常江已经来到办公室。

方平冲常局点点头,转向刘畅道:“行了,现在就我和常局在,刘畅,有啥话你就说,我相信你有苦衷,所以,为了吴佳为了你自己,我不希望听到某些言不由衷瞎编乱造的屁话!”

方平的语气有些重,刘畅听在耳中,觉得胸口那里被一块大石头死死压着,让他喘不上气。

默默抽了两口烟,刘畅抬起头看向方平,终于道:“我今天来,就是来自首,方队,红叶造纸厂是我的,你们警方怀疑的那些事,都是我刘畅干的,我有罪,我愿意伏法!”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