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设计一下
恋爱,设计一下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17章 怕不是俩傻子

宿舍里,司茉、乔乔、陈凯三人围着火锅托腮对视。

陈凯:“要我说,不能去。”

乔乔支起身子,“怎么就不能去了?你不要总拿老眼光看人,这两年江月官司可少多了!”

司茉:……

当年茉莉花开的抄袭事件让兰薇里有了唯一的污点,而在江月这里,抄袭官司变少倒成了夸奖的话。

找谁说理去?

他们正在讨论的正是司茉的去留。

之前她和乔乔被莫烟婉设计,乔乔曾实验性的将两人的简历广撒网,于是就有了司茉被录取的事,而抛出橄榄枝的正是江月集团旗下的设计公司。

不过这也无可厚非,别说莫烟婉了,就连兰薇里创始人冯微的手都插不到江月集团去。

陈凯和乔乔逐渐跑题,开始讨论江月集团CEO可能喜欢男人的隐秘八卦,司茉却想事情入了神。

江月不比兰薇里,兰薇里主设计、而江月主生产。

虽然是三流的设计、二流的管理,但却拥有一流的面料加工工艺。

什么平斜纹、色织、大小提花、拉毛起绒等等,管你什么工艺什么材料,信手拈来。

江月的敏感度还极高、工艺水平和线上的设备又十分先进,几乎每款面料问世,他都能在短时间内仿个八九不离十,甚至还能做改进。要命的是改进后质量多数好于原创,价格也便宜,随后就会十分流氓的鸠占鹊,占领市场。

而且,国内最好的面料老工艺师傅,几乎都在江月的生产线上。

所以,这对于痴迷于面料工艺设计的司茉来说,这似乎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

想到这里,司茉一拍桌子,“我去!”

乔乔正在和陈凯争辩“林壑和神秘男子在办公室撕衣大战三百回合”的可能性,被司茉这一声吓了一跳,两人不约而同看向她。

我去?

“司茉你这是骂人呢,还是找骂呢?”乔乔道。

“啊?没有,我是说,我打算去江月了。”司茉道。

乔乔和陈凯对视一眼,瞬间眼中满是深意。

司茉天生爱看热闹。

所以,她这是想去月近距看林壑和神秘男子“大战”的热闹去?

乔乔立刻八卦精附体,拉住司茉的袖子,双眸闪亮:“司茉呀,既然去了,那就要把情况好好摸清楚了,回来可一定要仔细讲给我听啊!”

她要听江月CEO的秘辛劲爆八卦!

“好啊,一定事无巨细都告诉你!”司茉笑道。

既然去了,那就定要把面料相关的各种工艺流程都搞明白,回来和乔乔分享!

乔乔闻言兴奋地大叫:“耶!嘿嘿嘿……”

陈凯在一旁抱臂皱眉兰这俩人:怕不是俩傻子吧?确定在一个频道上?

“不过,设计总指挥特助,这个头衔倒是不惜,这个计总指挥应该是个资深设计大咖,”陈凯道,“我听说江月之前可是重金挖墙角,莫风似乎都有意过去,听说同时还在找骆志成谈,不过骆大为人清高不太好攻略,我估计就是莫风莫大,啧啧,甭管谁,司茉做了他俩任意一个的特助,倒是也能学到一些真东西!”

“骆志成不可能啦!”乔乔摆手道,“那个人清高惯了,不过莫风也还不错了,但,茉茉啊,你跟他学没问题,可别跟其他乱七八糟的人乱学哈!”乔乔提醒。

反正学啥也不能学抄袭。

司茉冲他俩一笑,“你们放心吧,我拎的清。”

陈凯又和乔乔说起了莫风的风流韵事,司茉则趁乔乔不注意,一筷子捞了不少肉出来。

乔乔立刻瞪着眼睛看了过来,司茉则在她羡慕的目光下,笑眯眯的放到了自己盘子里,临了还不忘冲她一挑眉。

小样儿,让你下手慢,这些都是我的了!

乔乔一撅嘴,急火火拿筷子在锅里捞,半天也没出一片肉来,只得眼巴看着司茉。

司茉笑眯眯,夸张的夹起肉往嘴巴里送。

肉刚到嘴边,又是一阵狗叫的铃声在耳边响起。

“汪汪汪!汪汪!”

额,该死的电话居然又响了。

司茉歪头皱眉看了一眼,没打算接。

但看清来电的名字后,她却毫不犹豫的立刻放下了了嘴边的肉、抓起电话跑了出去。

乔乔看她风一样消失在门口,和陈凯道对视一眼。

随后,乔乔‘嘿嘿’坏笑着将司茉盘子里的肉一筷子全夹了过来、一口塞进了嘴里。

啧啧,到嘴边的肥肉都不吃,电话有那么重要吗?

宿舍外,司茉接通手机,嘴角不觉上扬,“叶大律师,你怎么有空打电话过来了?”

电话那端的叶维枫刚洗过澡,懒懒的盘腿坐在沙发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擦着头发,在听到司茉回话后,嘴角微微翘了起来,“小司茉,怎么样,这几年过得还好吗?”

“我很好啊,你呢?”而且她可不小啦,都毕业啦!

“我不好。”

哎?

司茉一时间不不知道怎么接话茬,就听叶维枫在对面轻声一笑,“国外的饭太难吃了,所以,我决定回国了。”

“呀,你要回国了?太好了!我代表全国人面欢迎你!”司茉笑出了声。

叶维枫丢掉毛巾,任微湿的头发散乱在头顶,嘴角的笑意放大,“那,你当年说要请我吃饭的事,还算数吗?”

“当然啦,你想吃什么都行!”

钱虽然没剩多少,但是请他吃一顿饭还是没问题的。

“好啊,小司茉乖乖等我回去吧。”叶维枫眯眼一笑,略薄的唇角危危露出一个浅涡,在他轮廓分明的脸上若隐若现。

挂断电话后,叶维枫抿着嘴角看向手中的平板,用手划过一张张旧照。

照片上的司茉青涩稚嫩,站在叶维枫身旁,冲着镜头笑的十分拘谨。

俩人的相识,要追溯到七年前。

七年前,司茉不过十六岁出头,却因自幼耳濡目染、外加天然喜欢,已经练就了一手纯属的竹雕手艺,除了一些祖传的秘密技法,寻常竹刻那是信手拈来。

就连爷爷都说,若司茉是男子,那么下一任当家人,非她莫属。

但奈何,司家祖训:传男不传女。

遥想当年,奶奶是司家的独女,为了将手艺传下去,这才有了后来爷爷的入赘。

那年年初,司家竹刻传人司明镜(司茉大伯)手受了重伤,于是司茉的爷爷司秉南在祖宗面前定下了下一任传人,大伯的独子:司宇,也就是司茉的堂哥。

司宇自小聪慧却不求上进,且一直对竹刻不屑一顾。

中专毕业后,他一直没找到什么像样的工作,还在外面混的时候,添了个好赌的毛病。

司茉一直觉得司宇不是能当传家人的料,果不其然,不过半年,他就偷偷将司家历代收藏的竹雕古玩全都拿去还了赌债。

爷爷知道后一口气没上来,在医院住了没多久就溘然长逝、死不瞑目。

大伯作势要在祖宗牌位前打死司宇,大伯母却连夜带着司宇躲回了娘家。

就此,司家传了几百年的的竹雕手艺,断了承袭。

司茉当年也是年轻气盛,在爷爷断气的当天披麻戴孝、提了把西瓜刀就去了大伯母的娘家。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