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笑倾城:农家世子妃
医笑倾城:农家世子妃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26章 越看越不顺眼

周栋对她从来都是百依百顺,就没发过这么大火,柳飘飘哆嗦了一下说道:“真的是秦苗苗算计我,栋哥,我不是去找周一山的,我是为了配方!都是为了咱们家啊。”

“什么配方?”周栋半信半疑的问。

“就是薄荷糖的配方啊。”柳飘飘蹭了过去抱住他的胳膊,说道:“这个薄荷糖这么好吃,要是咱们得到配方,也会做,不是也能卖钱了吗?”

周栋没好气的把她扒拉开,还有些气不过,就坐在炕上不吭声。

柳飘飘也是个没皮没脸的,直接坐在他腿上,软着嗓子说道:“真的,我本来琢磨着去看看,要是能把驱蚊袋和薄荷糖的配方都拿到手,咱们家不就发了,可谁知道被他们看到了,你想想,我要是真喜欢周一山,当初干嘛还和你干那事啊。”

周栋信了七八分,可想到他婆娘追着周一山,脸又是一沉:“那你追着二叔干嘛?”

柳飘飘不知道怎么解释,干脆避开,委屈巴巴道:“那就是他们算计我,把我和周一山留在那,秦苗苗找你,好让你误会我。”

见他还想再问,柳飘飘干脆低头亲住他,周栋顿时就被她勾的神魂颠倒,哪还记得自己要问什么,两口子就在青天白日里没羞没臊的胡闹。

韦氏迈进门槛,顿时一捂眼睛:“哎哟,儿子你可别胡来啊,飘飘现在可是双身子。”

柳飘飘看他双眼猩红,显然是被她勾住了,暗暗啐了一口,那周一山肯定是个没用的男人!

……

第二天一大早,秦苗苗夫妻俩就上了山,一人采药,一人打猎。

很快,周一山就猎到两只山鸡,而秦苗苗也采了满满一筐药材,满载而归。

因为之前做出来的止咳露味道都不太好,今天她特意又多采了点薄荷,还有制作止咳露的药材。反正草药遍地都是,也不怕浪费。

回到家中,周一山蹲在院子里削甘蔗,秦苗苗就坐在小板凳上给他缝补衣裳,他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只要看到秦苗苗望着他笑一笑,就觉得干什么都有劲。

等周一山做好绿薄荷糖已经是晌午了,吃过饭以后,秦苗苗就包好薄荷糖,背上小背篓准备出门。

“我陪你去。”周一山也站起来,刚要接过背篓,却被她躲了一下。

“不用了,我把薄荷糖送去吴大夫家就回来,咱们自己卖太耽误时间了。”秦苗苗推着周一山坐下,交代道:“你就老实在家里休息,听到没?”

周一山心头一甜,呵呵一笑道:“那也成,那你早去早回。”

秦苗苗应声出门,一刻也不耽搁,很快就到了药铺。

这回小学徒没有对她摆脸子,笑嘻嘻道:“苗苗姐来了。”

秦苗苗点点头:“我找吴大夫。”

“我给您叫去!”小学徒转身就去了内室。

不一会儿吴大夫就笑眯眯走出来,直接就往她的背篓里看:“苗苗,这回又带了什么好东西啊?”

“您自己看看呗。”秦苗苗把背篓里的包裹拿出来。

刚一打开,吴大夫就闻到清新扑鼻的味道,惊讶道:“绿薄荷糖?这你也会做啊,这东西卖的可好了,味道好又不贵。”

秦苗苗说道:“吴大夫,你收吗?收的话两文钱一颗给你,不收的话,我自己拿到街上卖。”

吴大夫还想讲价:“苗苗,两文钱我没什么利润啊,再说了你自己卖也卖不了多少啊。”

秦苗苗眼睛一眯,笑道:“吴大夫,我昨天可卖过,两文钱一颗,卖的精光。”

还想忽悠她,门都没有。

吴大夫无奈摇摇头,叹了口气的道:“你这丫头,贼的很。”

秦苗苗抿嘴笑了:“您要不要啊?不要我拿走了。”

“要要!”吴大夫扒拉几下薄荷糖,真是又大又饱满,数了一下数量,吸了口气:“丫头,你这没少做啊,整整一百颗。”

“这不是我做的。”秦苗苗有些得意道:“这是我相公做的。”

吴大夫打趣道:“你们俩这成亲还成对了!”

秦苗苗笑眯眯的,也不觉得羞,她也这么认为。

吴大夫转身去柜台上取了两个瓷瓶过来递给她,说道:“丫头,这是我做的止咳露,你拿回去给你母亲用,有什么意见尽管说。”

秦苗苗打开闻了一下,味道有些刺鼻,显然没有她做的好,可却没有直接挑明:“那我就收下了,不过我得给你钱。”

吴大夫想说不用,可是一想到这丫头的薄荷糖赚这么多,就乐呵呵的答应:“拢共六十文,你给五十文就行。”

刚出来还不知道效果,吴大夫也就没有定那么高的价格。

秦苗苗却是琢磨开了,三十文一瓶,她做出来的恐怕价格可以更高,就将药瓶放在背篓里,说道:“那你给我算账吧,我这就回家去了。”

吴大夫亲自数出一白五十文交给秦苗苗:“扣了五十文,记得给我提点意见啊。”

“好。”

转身离开的时候差点撞上门口的韦氏,也不知她听了多久,秦苗苗没理她,直接走了。

吴大夫一见韦氏就心烦,没好气道:“你来干什么?”

韦氏气得不行,又不敢对吴大夫发,赔着笑脸:“我来给儿媳妇抓安胎药来了。”

“你给她抓,我还有事。”吴大夫吩咐完学徒转身就要走,袖子却被韦氏拉住,猝不及防的一个踉跄:“你这是干嘛?”

“吴大夫啊,刚才秦苗苗干嘛来了?您怎么给她那么多钱啊。”韦氏一脸嫉妒。

吴大夫也没有瞒她,直接道:“人家卖薄荷糖来了,我告诉你啊,你别又去惹事,再断了我财路,你看我以后给不给你家看病。”

他是真有点怕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韦氏。

韦氏心说,还不是你让我去的,不过这话是不能说的,她眼巴巴问道:“她卖了多少钱啊?我看那么多铜板。”

“二百文。”吴大夫不耐烦了,说完一掀帘子进内室了。

韦氏闹了个没脸,看到小学徒偷笑,就啐了一口:“你笑什么?你师傅我惹不起,你还想欺负我啊?”

小学徒把药递给她,板着脸收了钱,也不搭理她了。

韦氏抓着药包,忿忿的往家走。

一路上越想越生气,自家娶了个什么玩意?好吃懒做不说,还得花钱给她买药,就是个赔钱货,人家秦苗苗已经不知道挣了多少钱了!

可气的是秦苗苗才应该是她的儿媳妇!

回到家里,她脸色也是臭的不行,将药包扔在炕上不吭声。

“娘,你这是怎么了?”柳飘飘被她弄懵了,一进来就发脾气,谁惹她了?

韦氏看她是越看越不顺眼,阴阳怪气道:“我周家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娶一个什么都不会的,整日里除了吃就是睡!”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