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魔家族
伏魔家族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三十九章 不速之客

“这雨里面究竟有什么?”巫铭问。

“毒素。”

“什么!”巫铭开始联想到事件的严重性。

“我初步监测过,是一种尚未明确的的毒素,由于目前含量极低,暂不清楚会造何种程度的影响。不过,可以预见的两点是:一、毒素与人体的灵力反应非常敏感;二、雨水中的毒素浓度仍在不断叠加。”

听罢May的解释,巫铭醍醐醒脑般说道:“莫非你认为这场突如其来的黑雨并非自然现象,甚至可能有人在背地里搞什么阴谋?”

“所以,我让韩蕊公事办完后去一趟幽暗之森,降雨涉及整座繁锦市,无论是秋瞑别院还是封灵寺,都不可能无动于衷,骨匣那边也许已经有了消息。”

“May,我觉得你可能忧虑过头了。”巫铭安抚道。

“或许吧,是我紧张过度。”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繁锦市发生的事件,这座城市的人们自己会处理好。如果每件事情你都要担心的话,岂不是太幸苦了。”

“也对。”

May回收光蛾,慵懒地依靠在窗边。巫铭看出了她的不安,其实他早已察觉魔女近期的异样,她变得比以前急躁,身体每况愈下,而且每天需要更多的休息时间。

“韩蕊有我照应,你安心休息吧。”巫铭将魔女扶到床上。

“是有点困了,最近我的记性不好,如果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麻烦你提醒我。”May侧卧时嘱咐道

“放心,也许是你工作太累了。”

半年前,May开始在网站出售纯手工制作的乐器。平日都是巫铭帮忙在网络平台上运营,对网店的情况自然了如指掌。从一开始的无人问津,到后来陆续有订单下来,倘若不是巫铭极力向每个点击页面的客户在线推销那些价格昂贵的音乐工艺品,或者在接到订单后催促她及时完工的话,这家网店恐怕早就漫天差评,关门大吉了。而每当巫铭这么抱怨时,魔女反过来也会说巫铭操心过头。

“对了,明天陆公子从国外回来,一下飞机应该就会来找我们吧。”巫铭忽然想起来。

“是么。”

“猜猜这一次,他又会给我们带来什么礼物。”

“听上去你好像一点也不期待。”May脸上浮现微笑。

“那是当然,谁的礼物会送切腹用的刀,完全是恐吓啊。”

两人对视一笑,互相归于沉默。

巫铭松开牵着May的手,正准备离开,却被她重新握住。

“我早就应该消失了,不是么……”魔女平躺在床上,用一只手遮挡天花板处过于刺目的光线。

巫铭一时不知如何回应。

“我已经活得太久了,也许两年前那天就该结束了。”

“May,你要知道,两年前活下来的并不只有你一个……”巫铭努力告诉她。魔女望着他,他则直视她的眼睛。巫铭既不打算说服她,也不打算被那一双漆黑的明眸说服。最终,她闭上眼睛,背对他躺着。

“我先走了,明天再见。”他起身离开,把手放到门把上。

“再见。”

“晚上不要吃太多甜食。”

“嗯。”

巫铭关掉卧室的灯,走出房间,带上了门。

巫铭在公交站台等了许久,却迟迟未见一辆期待中的夜班车经过。索性抄起雨衣,使用市民卡骑着公共自行车来到幽暗之森餐厅。

手机中显示的时间接近十点,晚上留下来值守的应该是妮娅和斋叔,本来要是没有举办主题活动,八点钟左右就可以打烊关门了。巫铭刚推开贴满二次元海报的大门,一名蓝色女仆装服务生就扑上前鞠躬道:

“欢迎光临~~主人~~很抱歉本店打烊了呢~~”

可爱的女生发出异常甜美的声音,但千万别被她的表象给骗了,这位名叫妮可的女生其实拥有着堪比莉娜•因巴斯和新垣绫濑的恶劣性格。

巫铭怔在门口。她抬起头,察觉来者是巫铭时也立刻怔了怔,随即收敛笑容,用冷淡地语气道:

“原来是你呀,怎么,专门跑回来替我值班的吗?”

“今晚应该不是你值班吧,跟妮娅调换了吗?”巫铭经常跟妮可一组值夜班,总之吃了她不少苦头。

“妮娅月经来了,肚子痛怕着凉,我替她值两天。”妮可毫不避讳道。

巫铭面露尴尬,转而贴着墙壁步行,试图从妮可的视线中躲避过去。

“你要逃到哪里去!”

不料妮可掀扬裙子,往墙壁狠是一踩,拦截了巫铭的去路。

“本小姐穿这身衣服,好看吗?”

“好看呐……”要是不这么说,估计要送命啊。

妮可听完悻然笑道:

“哼,客人们跟本小姐打招呼,可都是要给小费的,你现在的身份不是店员,而是跟那些普通顾客一样都是满脑子坏水的恶心宅男,是不是也该给点小费啊?”

“是么,你的顾客听到可是会哭的呦。”

“我姐姐白天穿女仆装的时候,你偷偷瞄了好几眼,对不对?”妮可小鸟依人般靠在面部僵硬的巫铭肩头,耳鬓厮磨道。“内裤什么的,胸部什么的,是不是都偷偷瞄过啦,如此一来,小费怕是得给双倍啊……”

“你们在干什么!”

两人突然听到了韩蕊的声音,心中猛地咯噔一阵,只见韩蕊浑身衣物全湿,仿佛一尊石像杵在门口。

“真没劲~~”妮可对韩蕊摆了个鬼脸,哼着歌蹦跳着游开了。

巫铭总算长舒一口气,挽着救命恩人的手来到柜台前,朝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光头调酒师打了声招呼:

“斋叔,您好!请问还有干净的毛巾吗?”

“呦,小铭,你来啦。”

调酒师转身在酒柜中寻找一番,取出一条备用的新毛巾递给韩蕊。

这位调酒师兼收银员叫做“斋醮”,很奇怪的名字。不过,与双面腹黑的妮可相比,绝对算是憨厚耿直的老实人。

“老板还没回来么,我找他有点事情。”韩蕊抹拭颈后道。

斋醮先生刚准备回答,岂料一位身披风衣的彪形大汉突然推门而入。此人平头短发,络腮胡渣,逗趣而富有进攻性的眼神扫射完餐厅内的人员后,才一屁股坐在吧台椅前,向调酒师要了一份苏格兰之雾。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