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催眠师
双面催眠师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十七章 死而后生(四)

钱宁慧睡得并不安稳,模模糊糊地还能听到外界的声音。有时候是爸爸妈妈在讨论她的病情;有时候是孟家远陪同大英博物馆的威尔博士来探望她;有时候是尹浩和田原在回忆警方逮捕维拉科嘉和伊玛等人的经过;甚至有一次,蒙泰乔总裁和安赫尔教授也来看望她,希望她醒来后能配合他们再进行某种研究,却被恼怒的钱氏夫妇赶了出去……看来,蒙泰乔集团在这次事件中成功地洗白脱身了,他们所有的动机都被解释成了科学探索。

这一切声音中,唯独没有钱宁慧想要听见的那个声音。

长庚仿佛消失了,甚至没有人提起过他的消息。这个念头,让钱宁慧内心感到恐慌。她努力命令自己的身体快点好起来,至少要可以说话,这样她才能告诉他在死亡瓶中看见的未来幻象,提醒他小心他父亲留下的线索,更要小心潜伏在暗处的子启明。

可是,长庚再也没有出现。

等到钱宁慧可以自如说话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向守在床前的爸爸妈妈提出了问题:“长庚去哪儿了?”

“长庚?”钱爸爸和钱妈妈愣了愣,同时露出一种“该来的终于来了”的表情。于是钱爸爸清了清嗓子,语重心长地说:“小慧,你还年轻,有些事情要看得开些……”

“爸爸,长庚他……”钱宁慧联想起死亡瓶中看到的不祥情景,只觉得脑子里嗡地一声,脸上骤然失去了血色。长庚他……莫非出了什么意外?

“你会不会说话?看把小慧给吓得!”钱妈妈大怒,一把将钱爸爸推开,凑到钱宁慧跟前,“小慧,其实没什么,那个男人不就是撇下你走了么?走了就走了,我们小慧以后还能找到更好的!”

“他去哪里了?”钱宁慧方才还提起的心顿时放了下来,语气也一下子平静了。

“谁知道,反正你昏迷不醒的时候,他一天二十四小时地守在ICU病房外,可一等你苏醒,他就再也没有来过医院,只是偶尔打电话向你爸爸打听你的情况。他这么古古怪怪的,完全没个解释,你爸爸问他现在在哪里,他也不说。”钱妈妈说起长庚,忿忿不平,“哼,我就说这种来历不明的人靠不住,还是家远最好,知根知底,实心实意。”

从父母亲那里得不到长庚更多的消息,钱宁慧就试图向别人打听。可是她昏睡了太长时间,蒙泰乔总裁和安赫尔教授已经回了西班牙,而被劫持的中国旅行团成员,在为警方和法院留下证词之后,也纷纷回中国去了。

唯独还在的,是孟家远。可是在钱爸爸钱妈妈明显的撮合战术下,钱宁慧反倒不好开口向他询问长庚的消息。

直到钱宁慧出院的前一天,孟家远主动向钱宁慧提到了长庚这个名字。

“这个还给你。”孟家远将那枚启动死亡瓶的平安扣交到了钱宁慧手中,“长庚说,死亡瓶运行结束后,这枚平安扣就自动从瓶壁内退出。长庚用它破除了所有见过死亡瓶的人们的死亡幻觉,现在物归原主了。”

“他为什么不亲自还给我?”钱宁慧咬了咬嘴唇,满腔苦涩。而那枚平安扣,则早已在掌心握得滚烫了。

“他在躲避蒙泰乔集团和安赫尔的追踪。安赫尔辛辛苦苦栽培长庚多年,不肯轻易放手,所以坚决不同意长庚离开他去寻找生父。”孟家远沉声道,“长庚不想再受他们控制,所以暂时藏身在一个偏僻的小旅馆中,寻找机会去中国。”

“可是安赫尔已经回西班牙了。”钱宁慧不满地说。

“安赫尔在西班牙还有事,必须离开。何况,他认为长庚对他配置的药水有依赖性,最终还是不得不回去求他。”孟家远轻笑了一下,“可怜的安赫尔还不知道,长庚早已不需要那个药水了。”

“那长庚现在还在墨西哥吗?”钱宁慧问出这个问题,见孟家远点头,终于鼓起勇气道,“你能不能让他来见我一次,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告诉他。”

孟家远的眼中闪过一丝黯然,最终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那一夜,是钱宁慧在墨西哥的最后一晚。钱氏夫妇已经买好了第二天回中国的机票,而孟家远也即将和威尔博士飞回伦敦。

因为伤情已经恢复大好,劳累了好些天的父母没有再留下陪床,只有钱宁慧一个人安静地躺在单人病房里。似乎是预感到什么,又或许是这些日子来躺得太久,钱宁慧到半夜时分依然了无睡意,睁着眼睛盯着黑沉沉的天花板。

门外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钱宁慧知道,长庚来了。说来也怪,她平素也想不起长庚的脚步声有什么特别,可是一听到,就可以和其他所有人区别开来。

脚步声在病房门外停住。虽然是为了避开安赫尔留在墨西哥的眼线选择半夜前来,长庚显然又担心惊扰了钱宁慧的休息,在门外踌躇不前。

钱宁慧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摁亮了床边的电灯开关。雪亮的光线刹那间透过了病房门上镶嵌的玻璃,让长庚陡然一惊。

“进来吧,我一直在等你。”钱宁慧开口。

长庚推开门,走进了病房。只一瞬间,他们彼此的眼中都露出了深切的担忧和痛楚。长庚固然是忧虑于钱宁慧负伤后的虚弱,钱宁慧则是心疼他这段时间的遭遇。

此刻的长庚,面色苍白,脸带倦意,额前的头发几乎遮住了眼睛,预示着他这些日子东躲西藏的艰辛。哪怕他不说钱宁慧也知道,背叛养父安赫尔和蒙泰乔集团的利益在先,又提出想要去中国寻找自己的生父,长庚势必激发了安赫尔的愤怒。这些日子来,他究竟经历了多少盘问、囚禁和逃亡,钱宁慧根本就不敢问,也不敢想。

现在她终于明白,长庚为了留下来再见她一面,是多么不容易。她所有的埋怨和委屈,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面对钱宁慧眼中盈满的泪水,长庚没有说话,只是蹲下身,抓起她摊在床沿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地吻着,垂下的头发挡住了他眼中的神情。

两个人都不敢多动一下,深怕只要轻轻一挣,这个久违的静谧的场景就会如肥皂泡一般碎裂。直到过了很久,钱宁慧才轻轻地开口:“长庚,在你心里,我真的……只是一把钥匙吗?”

长庚没有料到她会突然提出这个问题,但是答案早已在他心中盘桓了太久,让他毫不费力地脱口而出:“是的,所以……你打开了我心里的枷锁。”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