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催眠师
双面催眠师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十五章 真正人选(四)

那天晚上,正轮到大胡子和另外一个光头看守当值,而那部卫星电话,正别在光头的腰间。

失去了白天从岩缝中射入的光线,世界树大厅里一片黑暗,唯一的光源,是插在两个看守身边石缝里的手电筒。

一切都显得和平日没有两样。中国囚徒们或坐或躺,似乎都要沉入梦乡,而两个看守则握着突击步枪,有些无聊地在他们身边走来走去。

大胡子走着走着,忽然被一只手扯住了裤腿。随即一个女人顺势站了起来,轻轻对他说了一个英语单词:“巧克力。”

大胡子笑了。仅凭那低沉的性感的嗓音,他就知道是田原。而由于持续的食物不足,这个饥饿的女人已经跟他养成了要巧克力或者其他食品的习惯。

当然,获得这些“小礼物”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巧克力,巧克力。”田原几乎不懂英语,只能不断地重复着这个单词。她一边靠近大胡子,一边把他往黑暗的溶洞甬道里面引。

大胡子从口袋里抓出一把糖果,却没有交给田原,反倒趁机在田原的耳朵上轻咬了一口。

田原噗哧一声笑了。她伸手抓住大胡子在她身上揉捏的手,指了指大厅里的人群,然后又指了指黑漆漆的甬道,眼中风情无限。

大胡子早就对田原垂涎三尺,只是碍于职守无法下手。此刻他琢磨着除了光头,最外面的洞口处还有两个持枪巡逻的同伴,断断不怕这些中国人跑了出去,因此这送上门来的鲜肉,哪有不吃的道理?于是大胡子就冲着光头同伴打了个招呼,拉着田原往溶洞的一个岔道里钻了进去。

中美洲人一向性格开放,光头对大胡子的举动只是笑骂了一句,并不以为异。然后他端着枪对着大厅里的人群扫视了一圈,以示自己尽忠职守,不会给他们任何可乘之机。

田原已经得手,而现在,轮到钱宁慧上场了。

这几天,她一直暗暗练习从长庚那里学来的催眠术,并用旅游团的一些成员做了实验。事实证明,当初十几次见习长庚催眠治疗的过程,特别是两次与长庚进行催眠和反催眠的斗争经历,赋予了钱宁慧异于常人的精神力和催眠技法。虽然她经验仍然不足,但借助那枚能激发人们欢乐情绪的平安扣的力量,她已经可以成功催眠团里各种各样的被试者了。

不过用母语催眠有极大优势,如果换成只是略通英语的光头看守,钱宁慧就没有那么大把握了。因此她拒绝了有人让她把看守们催眠缴械的建议,因为那样触犯了他们最警觉的神经,成功可能性非常低。而一旦在一个人身上失败,结局就不堪设想。

她不能拿任何一个中国人的性命来冒险。

此刻,钱宁慧坐在人群边缘,光头就在她的身边走来走去。当田原和大胡子彻底消失后,钱宁慧摘下了挂在脖子上的平安扣,凑到了插在石缝中的手电筒前。

手电光照在平安扣上,晶莹剔透,表面雕刻的花纹更是光华流转。一些饥饿的中国游客立刻围拢过来,盯着平安扣看了一会,随即一脸满足地回去躺下睡觉了,就仿佛这枚平安扣凭空给他们补充了能量一样。

这样的场景,已经连续发生了好几天,光头难免对这枚玉石发生了兴趣。

和中国人一样,玛雅人对玉石有一种特殊的喜爱。此刻光头站在人群外,有些好奇,却又牢记着自己的职责,并不表现得太过关注。直到围观的中国人陆续散去,他才有意无意地盯住了钱宁慧手中的平安扣。

“它能让我们不再感到饥饿。”钱宁慧用最简单的英语说,她并不确定光头是否能听懂。

光头没有回答,只是凑得更近了一些。毋庸置疑,平安扣上的花纹已经深深吸引了他,让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难以掩饰的微笑。

“你想起了你爱的人,是吗?”钱宁慧问。

光头点了点头,伸手想要将平安扣拿在手中,钱宁慧却猛地收回了手。

光头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满,随即盯住平安扣的眼神再度痴迷起来。因为,钱宁慧已经开始旋转起手中的平安扣。这个经验,是早在长庚为尹浩催眠的时候发现的——这也是那种带有超强暗示力量的花纹要刻画在圆形器物上的原因。

“现在,你感觉很好,很快乐,很舒服……”钱宁慧不知道光头的英语理解力有多深,只能尽量把“good”、“happy”、“nice”之类的“好词汇”堆砌在一起,同时运用上了从长庚那里学来的催眠方法,声音恍如流水,一点一点抹去光头看守的戒备之心,他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告诉我,你最爱谁?”钱宁慧一边转动着平安扣,一边细碎地挪动脚步,好让光头也跟着自己调整方向,将腰间别着的卫星电话暴露在外。而尹浩,则早已潜伏在人群中,随时准备下手。

“伊莎贝拉。”光头吐出一个名字,脸上荡漾起幸福的神色。催眠状态中,他不由自主地跟着钱宁慧说起了英语,虽然蹩脚,却也可以从单词中猜到意思,“我完成任务,成了玛雅人的英雄,就要回去和她结婚。”

“她很美丽吗?”钱宁慧问出早已准备好的问题,一步步将光头引入深度催眠,“告诉我,她长什么样子?”

“你记起了你们在一起时的场景,那是什么样的?”

“唱一遍她最喜欢的歌吧。”

“再唱一首,伊莎贝拉很喜欢。”

在光头深情地唱起一首首西班牙语流行歌曲时,尹浩悄无声息地取走了他腰间的卫星电话,而沉浸在催眠中的光头却毫无所觉。

和田原一样,钱宁慧也在尽量拖延时间,好让尹浩可以顺利打通电话。作为催眠者,她的意志全都集中在光头看守的眼睛里,不敢有丝毫疏忽,否则她不仅对不起赋予她厚望的难友们,更对不起做出了巨大牺牲的田原。

她陷入了如此忘我的境地,甚至不知道尹浩什么时候打完的电话,又是什么时候将电话放回光头身上。直到大胡子搂着田原心满意足地走回来,钱妈妈情急中拉扯女儿的胳膊让她停止催眠,钱宁慧才从与光头看守的目光胶着中脱离出来。

“嘿,你在做什么?”大胡子奇怪地拍了拍光头。

“我在唱歌。”光头停止了歌唱,有些莫名其妙地摸了摸脑袋,心中庆幸步枪一直紧紧地握在自己手上。“妈的,你爽了就不许我自己爽一爽?”光头自知有些丢脸,便逞起性子,奚落了大胡子一句。

大胡子哈哈一笑,不再理会他了。

见他们不再追究刚才的事情,钱宁慧绷紧的神经骤然一松,顿时跌倒在妈妈的怀抱里。方才精神力过度透支,她现在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大使馆说他们会联系墨西哥警方。”尹浩在她耳边低声说,声音里却听不出多少高兴的意思,“不过我们提供的线索太模糊,这片热带雨林面积又太大,他们不一定来得及找到我们。”

“可是如果不能在21日,也就是后天之前找到我们,说不定我们都会死!”钱妈妈担忧地说。而旁边一些旅行团成员脸上,也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尽人事,听天命。”尹浩说完这句话,所有的人都沉默了。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