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鹰之约
天鹰之约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二十四章 入职第80天(2)

——“你叫什么名字?学什么专业出身的?”

——“工作几年了?这些心得你怎么得来的?”

——“这些流程你都是从哪里看的?实际现场你去看过了么?”

才讲完前面几页ppt,首先向殷勤发起连环质问的,正是之前刁难小梁的那位财务线的领导,紧接着,围桌上另外几位脸色阴沉的老领导也向他抛出质问。

殷勤知道来者不善,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怎么不想搭理他,也得礼貌、周到、认真地将他所有的问题回答完才行。

“领导们好!我叫殷勤,是今年新进试飞院的员工,学飞行器设计制造专业出身。这些心得是我跟着师傅陶意章一同到EMA调研后,结合图书馆相关资料钻研、整理的。至于实际现场,我只去过一次,不过,尽管我去的少,提出的想法也比较概括性,但内容设计战机维修业务的各个环节,还是比较全面的,有什么不足,还请您批评指正。”

将陶意章师傅的名头拉出来助阵,殷勤一改吊儿郎当的模样,摆出少有的谦虚姿态,并非想巴结领导,而是出于职场生存的本能,希望这些退让能让自己当下的处境好过些。

可即便聪明如他,对方还是没给他一点好脸色,甚至在听了殷勤的自我介绍后,对方的口气竟比刚才还要严厉。

“一个新入企的员工,读了几本教科书,就敢说自己讲的东西全面。小伙子,你知不知道,你今天这番话听起来很有道理,但在内行人看来,简直就是狗屁不通!”

知道蔡领导难对付,却不知道他竟然不客气到这种地步,道理还没讲清楚,粗口先爆出来了。

殷勤哪里是那种温顺的人,如果不是考虑到陶意章的面子,他恐怕早就蹦到蔡某面前,和他来个一对一单挑,如同刚入职时与傅国韬那样,针尖对麦芒地大干一场。

现在汇报正在进行,为了让自己这份心得能得到采纳,也为了让陶意章好受一点,殷勤只能拼命吞咽口水,强压怒火,待紧握的手掌可以松开些了,才努力挤出一个笑脸,看似谦虚地反问了一句:“哪里狗屁不通?还请领导指教。”

蔡领导阅人无数,哪里不知道殷勤话里有话。看殷勤假借询问之名向他发出质疑,蔡领导觉得以领导之身和小兵对战实在不武,便改了对战方式,直接点了名,让自己的老熟人、同样是年轻人的岳临,替自己回答这个问题。

“来,岳临,小朋友的这个问题你来帮他解答一下。你是试飞院的老员工了,又在工程部和生产处实习过,应该知道,这位叫殷勤的小朋友的异想天开到底错在哪里。”

按照规定,今天召开的例会是维修车间的独立会议,分属试飞院机关设计室的岳临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但因为今天开会讨论的内容涉及到前一次试飞任务出现问题的“猎枭-07”,所以陶意章特地向刘长功要了人,希望岳临能来维修车间旁听,也好了解“猎枭-07”故障排查工作的进展。

开完会,岳临自动自觉地拿了本子想要离开,可陶意章叫住了所有人,还专门喊了岳临的名字,她自然没有甩手离开的道理。

看到殷勤进来汇报,岳临满是惊讶,猜不出陶意章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岳临只能安静地坐在角落里,静观其变。直到蔡领导喊了自己的名字,要她反驳殷勤的观点时,她才明白:原来陶意章专门叫她来,就是为了把自己当枪使,即便使唤她的人不姓“陶”,但“蓄谋”策划这么一场三堂会审的人,肯定是端坐在主位上,神色严肃地看着殷勤的陶老爷子。

身为老员工,岳临三下五除二就猜透了领导的意图。加上她确实拥有两个部门的工作经验,所以反驳殷勤这件事对她来说实在太过简单。

“按照试飞院工作流程的设计,战机完成试飞任务后进入维修车间开展检修工作,是先由工程部制定维修方案,然后再由生产处执行该方案。

看起来,维修工程师按照维修方案开展各项维修操作是战机检修业务开展过程中最重要的环节,实际上,维修方案的制定丝毫不比现场操作次要,因为维修方案是整个维修工作的灵魂,不仅决定了维修任务的性质,更决定了维修流程的编制质量和执行效果。

从这个角度讲,想要做好一次战机检修任务,关键在于制定合理有效的维修方案,然后按照这个方案高质量完成检修操作,而你刚刚所说的所有内容,其实只针对了方案执行的环节,至于维修方案如何制定方面,你的汇报材料里并没有体现。

按照现有的规定,生产处在执行维修方案方面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即便像你刚刚说的那样,有些工程师在‘分系统检修环节’还没全部弄完,就提前填写申请单,进入‘部件更换’环节,这种现象对检修方案的执行过程也不会有太大影响。

也就是说,真正想提高战机检修的效率,必须优化的,是工程部和生产处相互配合的默契程度,而不是你所说的维修操作六大环节。”

没有任何脸面上的顾及,岳临将殷勤的观点连根拔起,连根毛都不剩。蔡领导听完,脸上满是过瘾的神色,殷勤听完,心里想把岳临活埋的心都有了。

对他来说,岳临就是个恶梦一样存在的人物。从他入职的第一天起,他好像就和她冤家路窄,不论他做什么,只要她出现,事情就一定会往糟糕的方向发展。

刚刚进门,殷勤瞥见岳临,心里就咯噔一下,没什么好的预感。想着维修车间的事和她设计室关系不大,殷勤这才放开手脚,将不好的预感抛之脑后,专心对付自己的领导。

谁知,惹不起,也躲不起。风水呼啦啦转,殷勤又一次栽在岳临这个小丫头片子的手上。

是可忍,孰不可忍?!殷勤不信自己老是这么倒霉,深吸一口气,决定向命中注定的冤家发起挑战。

“战机维修过程中,各部门各自为政的现象确实存在,但这是数据共享不全面导致的。如果能建设一个覆盖全公司的网络平台,将维修的数据共享起来,工程部和生产处互相看到对方的工作内容,方案的编写、修改、执行流程全部透明化,又怎么可能配合不默契,彼此相互消耗呢?”

作为新员工,殷勤能及时反驳老员工的观点,实在不容易。然而,智商上的聪明在这种场合远不如情商上的敏锐,一个新人对已有的工作流程提出异议,还侃侃而谈,即便再有道理,老员工们也会觉得他是在嫌弃自己的工作水平,于是,犯众口、遭围攻,自然成了必然的事情。

果然,岳临不用开口,她身边的几位领导就坐不住了,即便说出来的话绵绵软软,但里面藏的针,还是扎得殷勤浑身不自在。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