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热爱的生活
我所热爱的生活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003 路遇“河东狮”

现在二手房价格处于高位,很多房主都处于观望状态,不肯轻易出手,再加上“合家欢”不断搅乱市场,让她这种小中介很难做,她都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普通而平静的夜,很快被这些琐事消磨。

白玉兰和何晓晓睡一屋,只有等何晓晓写完作业,白玉兰才会进屋睡觉,于欢和何利伟再回自己的屋。

这是这个家不成文的规矩,也不知道图什么,反正就这样。

晚上何利伟很早就钻进被窝里,于欢睡不着,半倚在床头,拿着手机到处询问房源的事儿。

客户再少,房源也得备着,这是做这行的准则。

没一会儿,于欢就感觉何利伟在挠她的腰。

这么多年夫妻,于欢自然明白,这是某种信号,可她现在哪儿有这心思?于是不耐烦地甩开何利伟的“咸猪手”。

“你先睡,别烦我!”

何利伟听话地转过身,没了动静。

她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莫名其妙地低头瞪了何利伟一眼。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们两人的这点儿“义务”就变成例行公事,反正一周总要有那么一次,如果心情不好,或者时间不合适,这周也就算了。

年轻的时候吧对这事儿还有点儿兴趣,何利伟体力也不错,估计就因为这样,自己才会在大学毕业之后就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他。

可时间一长,体力尚在,兴致却减了大半,难道真是因为人到中年了?

于欢不甘心,她觉得自己还挺年轻的,再怎么说也是八零后呢,怎么就变得沧桑了呢?

“喂,何利伟!”于欢用脚尖碰了碰何利伟的腰。

没有动静。

“老公……”她突然放嗲音。

手还没搭上何利伟的肩膀呢,一阵轻微的鼾声便灌进她的耳朵。

这就睡着了?于欢撇撇嘴,把手缩了回去。

微信群里不断有人回复她的信息,可全都是抱怨现在二手房市场难做,能真正提供房源的,一个都没有。

于欢负气地关掉手机,钻进被窝里,顺手关掉台灯。

一沾上床,何利伟突然转过身,从背后紧紧抱住她。

于欢面色不改地闭上眼。

这不是因为何利伟醒了,而是他在睡着之下本能地反应。

早些年还觉得这是他爱自己的表现,这几年也看淡了,小动作再多,也比不上一个会挣钱的老公强,更何况何利伟这人本来就不浪漫。

不过于欢认命了,谁让她爱这个家呢?

这一觉睡得很不踏实,梦里梦外全都是买房卖房的事儿,没等何利伟的闹钟响呢,于欢自个儿就从床上爬起来了。

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翻开微信,总算有了零星的卖房信息,位置地段都还不错,于欢松了口气,心情也舒畅许多。

这会儿白玉兰已经起来忙活早餐,闻着股炒肉燥的香味儿,于欢不禁莞尔。

“妈,做肉碎面呀!”她一边说着,一边挽起袖子走进厨房。

厨房里一派热火朝天的劲儿,橱柜上整整齐齐地摆着四口碗,白花花的面条浸在黄澄澄的酱汤里,看上去十分诱人。

这道面食是于欢唯一喜欢的东北菜,可惜白玉兰只会在早上做,于欢胃口小,特别是早餐,根本吃不了几口,所以对这道美食也只能心有力而余不足。

于欢也委婉地提过能不能中午或晚上做这道面,白玉兰嘴上答应着,可一转头就忘了。

何利伟说在他们老家早上才吃肉碎面,估计白玉兰做习惯了,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

后来,于欢也就放弃了提醒,心想婆婆本来就不容易,自己根本没资格挑剔。

何晓晓一向不喜欢面食,所以就只是胡乱扒了两口,拿起盒纯牛奶就直接走人。

她碗里剩下的自然归到何利伟碗里,何利伟唏哩呼噜吃了个痛快,嘴巴一抹,拿起公文包就往外面走。

“今天晚上有个应酬……我晚点儿回来!”在门口穿鞋的时候,何利伟突然说道。

“应酬?你都会有应酬?”于欢惊讶极了。

何利伟叹了口气:“科里新来个职工,得一起聚个餐给她接风!”

听到这话,于欢转身拿起自己的包。

“你是科长,得请客吧!两千够不够?”

“不用!”何利伟摇摇头,“那女的是袁主任的侄女,主任都放话了,他请客!你就别操这个心了!”

于欢拿钱的动作瞬间停滞。

“哎,何利伟,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啊!什么叫我别操这个心呐?这不是你该干的事儿吗?你是科里最大的领导,让人家主任掏钱,这算什么事?”

“我掏钱?我掏得起吗?”何利伟也不生气,慢悠悠地把拖鞋装回鞋柜,“科里八个人,连主任一共九个,这吃顿饭,没个两千下不来吧!完了还要去KTV,那儿的酒贼贵,一打就好几百!我们科那几个小伙子都挺能喝的,两千呐,估计只是个零头!”

目送何利伟离开,于欢叹口气,把钱放了回去。

她已经很久没去过KTV了,更不知道现在的行情,自然没有发言权。

送走了家里两位主力,于欢帮忙收拾了下碗筷,换了一身轻便的运动装,脑袋盖上高尔夫帽,拿着小广告就出了门。

昨天贴的那些没有效果,她得继续干下去。

今天的风很大,用来伪装的帽子老是往外掀。

她得一边扣着帽子,一边偷偷摸摸地在电线杆上、车站广告牌贴上自己的方块打印纸。

周围路过的人不时转过头来看两眼,她紧张得要死,生怕被人给认出来。

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喂!怎么又乱贴东西啊你!”

一声“河东狮吼”,吓得于欢浑身一哆嗦。

不用回头,就知道那索命的老妖婆又来了。

老妖婆是管这一带的清洁工,人很负责,非常的负责,反正每次逮到于欢都会往派出所里送。

于欢算是怕了她,低着头就往小巷里冲。

只要没被老妖婆当场逮到,到时候她死不承认,那老妖婆拿她也没办法。

这么一想,于欢的脚步更快了。

拐了两道弯,老妖婆的骂声也渐渐消失了。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