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卖凶宅那些年
倒卖凶宅那些年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15章 门口的女人

从学生食堂离开后,我感觉收获颇丰。

不光知道了学生所做的噩梦是什么样子的,更掌握了每年会死7个人这条重要情报。

回到校长办公室,杨乘风、杨子龙两兄弟早就等候多时。

杨乘风说道:“小兄弟,今晚的事情我都安排好了,你可以随时出入B2女生宿舍。并且我也通知了里面的学生,不会把你当成坏人的。”

我点点头,“这样最好。”

“还有什么其他需要帮忙的吗?”

“没有了,现在我只需要好好的睡一觉,养足精神,晚上就可以去一探B2宿舍楼。”

时间慢慢的过去,天色渐渐的暗淡下来。

四周围的光芒渐渐的消失不见,月牙悄悄的挂上了树梢。

我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伸了个懒腰,起身出发。

来到B2宿舍楼门口,我感到一股子邪风不断的从大门往外吹,似乎里面是穷恶的地狱一般,危险、恐怖。

柯欣站在我身后,仰起头看着天空,喃喃自语道:“天,好黑。”

不仅仅是因为夜幕降临导致天黑,更因为有一股浓密的邪气盘旋在楼顶,让天空更显得黯淡无光。

“进去吧。”

我带头往里走,柯欣跟在后面。

“这一次不点长明灯了?”

“不用,这么多女生住在里面,说明里面的脏东西不会用蛮力不让你出去,而是用一些阴险的手段让你离不开宿舍楼。所以没有必要点长明灯,需要注意的是,不要给脏东西可趁之机。”

舍管阿姨早就被打过招呼,看到我来了,根本没有阻止,非常轻易的就将我让了进去。

整栋宿舍楼一共六层,没有电梯。

B2宿舍楼呈“回”字状结构,前后两边是走廊,左右两边是宿舍,中间一大块空地上种植着一些小花,并且树立着一座假山。

“先去左边看看。”

我们沿着走廊来到了左边一层的宿舍,在一排宿舍的门前是一米多的过道,过道的边上都用钢化玻璃给挡住,这是避免有学生选择从此处跳楼而设计的。

走在过道内,我时不时的朝着女生宿舍里面看去,发现大多数的女生都以一种冷漠的目光看着我。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看待死人一般。

“晦气!”我低声骂了句。

或许是因为之前有过太多人因为驱鬼而惨死,所以她们心灰意冷,对我根本不抱希望,并且觉得我也会步那些人的后尘吧?

没有理那些女大学生,我将注意力放在了过道两旁以及顶端的墙壁上。

只见到处都画着奇奇怪怪的符号,很多地方还有符纸贴过留下的痕迹,甚至我还在一面墙上发现了用血书写的“卍”字。

柯欣看了连连摇头,“这里真的是学校吗?怎么感觉像是进入了鬼屋啊?”

我解释道:“前前后后二十多名和尚、道士、喇嘛、术士来学校驱鬼,每个人各展其能,势必要把好好的宿舍楼给涂鸦的乌烟瘴气。”

这不怪他们,换成是我,为了抓鬼也得画一些东西。

问题是,画的这些符咒有没有效果?

从结果来看,我猜,一点用都没有,否则也不会让鬼物猖狂到现在。

从残留的痕迹中,我可以隐约感觉到法力的残存,说明来的人当中不乏真本事之人,但依旧没有能够除掉恶鬼。

说明宿舍楼里面的东西,要比想象中可怕的多。

“啊~~!!!”

就在这时,忽然一声尖锐的女生喊叫声传了过来,我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发现三楼很多女生围在了一间宿舍楼的门口。

“上去看看!”

我加快脚步,顺着楼梯上了三楼,推开了围观人群,径直走进了被围观的那间女生宿舍。

结果,看到了触目惊心的一幕。

只见宿舍内,到处都是用朱砂笔绘制的符咒,整个房间挂满了橙黄色的布匹,地板上有黑红色的血迹。

一名披着头发的女生蜷缩在桌子底下,双手抱着膝盖、身体靠着墙壁,浑身发抖。

“这是怎么了?”我问道。

“让让,让让。”

一名女生挤了进来,我看了一眼,正是白天在学生食堂见过的马思纯。

马思纯拿着一块湿抹布走进了宿舍,钻到了桌子底下,然后给宿舍内的女生擦脸。

“好了好了,没什么好看的,都走开吧。”马思纯一边将女生从桌子底下搀扶出来,一边将围观的女生轰走。

片刻之后,人散的差不多。

我迈步走了进去,问道:“马思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思纯抱着女生坐到了床上,一边安慰瑟瑟发抖的女生,一边回答我:“就像你看到的,我们B2楼的女生全部都遭受到了诅咒。一些心理素质差的女生,就会害怕甚至发疯。”

说着,她看向了怀里的女孩子,“这是我的舍友——陈良敏,原本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子,自从发生了同学跳楼、噩梦缠身的事情后,她就精神崩溃了,时不时的就会犯病。一犯病,就把屋子里面涂抹的乱七八糟,躲在桌子底下不敢见人。除了我,谁都不能靠近她。”

我不禁感慨,B2楼的脏东西还真是害人不浅。

忽然,陈良敏的身子更加颤抖,指着门口说道:“不要过来,求求你不要过来,我不想跟你走,我不想跟你走!”

她喊的很大声,声音极其颤抖,看得出来害怕到了极点。

马思纯抱着她,轻轻的拍打她的后背,“不用怕,没有人的,那只是幻象罢了,不用怕。”

“不,不是幻象,她真的在那!”

陈良敏抱的更紧了,头埋在马思纯的怀里,根本不敢看。

我好奇的朝着门口看去,就像马思纯所说的那样,一个人都没有,空空如也。

“看来,陈良敏的病有些严重啊。”我说道。

“不,不是病。”柯欣看着门口,声音有些略微的颤抖。

“嗯?”我看向柯敏,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说。

只见柯敏凑到我跟前,在我耳边小声说道:“就在刚刚,我看到门口有个满脸是血的白衣女人。”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