淼淼
淼淼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四十章 是巧合?还是故意?

“不必再浪费时间了,我找那个客户确认过——那笔单子黄了。”

林淼淼见完汪杰,给Rita发了这条坏消息告知她。

晚上,林淼淼这段时间本来尚算良好的睡眠又开始捣乱,她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回想傍晚与汪杰在清吧的对话,又回忆起过往和汪杰肩并肩共同经历的风雨,这些记忆,蒙上的灰尘,已经累积了重量,沉在心底。

隔日,她带着省却了眼影的天然黑眼圈去公司。Ken哥通知所有总监到会议室开会。会议结束后,每位总监都不言不语。

“公司可能要撑不下去了。”

阿柴发来了微信。

“真的没办法了吗?”

尽管清楚这是既定的事实,但林淼淼依旧不想认输。

“都怪我,上次该加班没加班,丢了几个客户。”

阿柴的语气透着深深的自责。

“上次也是我硬拉着你要去看那场电影,追责起来还是怪我,唉。”

林淼淼觉得自己才是始作俑者。

“公司目前的资金只够再顶三个月的人工工资,我们总监级别的都要暂时牺牲一下自己,毕竟不能再让基层员工流失了。”

阿柴把公司的现状一五一十告诉林淼淼。

广告圈就那么点大,很快,公司资金流动有问题的事就传遍了广告圈。在这个残酷的行业,每天都有新兴广告公司崛起,也有无数曾经创造过辉煌的广告公司倒下。广告行业,除了拼实力,更多的,还要拼运气。

“你也可以趁现在另觅它路,或者跳槽到别的行业的甲方。”

阿柴给出了建议。

可是广告这个行业,已经在林淼淼心中扎下了根,她过往的所有回忆都与它密不可分。

Ken哥作为公司老板,这些天更奔波了。忙着联系旧客户看看能不能再引荐新客户;连之前看不起的传统餐饮品牌改造升级案子也接......即便是这样,公司的资金也无法恢复往日的稳定。

终于有一天,Ken哥在公司总群里宣布了一件众人从未想过的事:本公司将作为IT业务分支公司被XX广告公司收购,人事暂不变动。

Ken哥尽力了,至少保住了大家的饭碗。但是林淼淼和Rita看着那家下手收购的公司名称,面面相觑——这世界不会那么小吧?是巧合?还是故意?

首个关于公司收购主题的会议开始了,汪杰带着Kate走进公司的会议室,没有坐下,而是把主席位让给了Ken哥。汪杰还是像他在原公司那样,习惯把双手插在腰部,把衬衫塞进Lee牛仔裤,脚踩着一双Timberland靴子,这是资深广告从业者的标准装扮。

“各位下午好,我们很快就会成为熟悉的同事了。这次收购是我的决策,我们公司由于业务量的增加,客户对于互联网的推广需求也愈发强烈,为了满足客户的需求,我决定收购贵公司,作为我们公司的IT业务分支公司,以后我们手头上所有需要IT支持的环节,都将交给你们。”

汪杰说完这番客气的开场白,换来的是会议室的一片寂静。

“我很好说话,大家以后在工作上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随时找我。我们原公司就在你们对面那栋大楼的5楼,希望以后我们能愉快共事。大家也不用叫我汪总,叫我Jason就可以了。至于Ken,他依旧是这家分支公司的负责人,人事上我暂时没有变动计划。其他的,本来你们这里也没有把财务和行政分清,那么就合并成人事部吧。以后财务部,就是给你们发工资的部门,都交由我们原公司的财务部。”

汪杰边说,边以不容质疑的犀利眼神横扫过在会议室的每一个人。

散会后,汪杰掠过了Rita疑惑的眼神,也无视阿柴愤恨的神情,直接走向还站在原地没反应过来的林淼淼,一扫刚刚的严肃状态,轻柔地说:“恭喜我们又能一起共事了,淼淼。”

说完,汪杰带着做完会议记录的Kate大步离开。

“我想对各位说声对不起,这是目前保住公司的唯一办法。大家也不想公司倒闭,对吧?接下来你们可以放心工作了,有他们在背后支撑,至少大家的工资能够准时发放了。作为负责人,我很失败,但我保证,不会让他们干扰我们原来的工作节奏。”

林淼淼从未见过一向沉稳的Ken哥此时此刻的挫败模样。

“其他人如果有意见,可以私下找我,散会。Rita、阿柴,还有Moon留下。”

Ken哥似乎隐藏着一些不想外泄的心事。

“Jason是故意的吧?整个创意园区千千万万家广告公司,他偏偏来收购我们?以后还不知道他会出什么阴招!以前在原公司和他一起共事时怎么没发现他那么阴险?看来当上总经理后也学会了来阴的!”

见众人都散去,Rita毫不掩饰自己对此次收购的怨气。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认为我有必要向你们三位,私底下再说一声对不起。因为我知道,你们都各自与Jason有着不同的纠葛和不悦;当时Jason来找我,提出这个建议,我想到你们,也犹豫过,但毕竟这家公司是我一手创办的,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它倒下,对不起。”

Ken哥的无奈,其实也不用解释的很彻底,大家都能理解。

“我没意见,反正他们又不会来我们这里办公。”

林淼淼抱着双臂,接受了这个现实。

“说完了吗?那我先出去了。”

阿柴带着一脸的乌云直接转身走出会议室。

“我去劝劝他。”

林淼淼说完,也跟了出去。

林淼淼一路跟着阿柴,他没有回到工位,而是径直走出公司,上了天台。盛夏的太阳晒得林淼淼睁不开眼,但阿柴似乎没感觉到一丝炎热,直接靠在围栏边上,或许这些接近30°的烈日温度,相比起他内心沸腾的怒火根本不值一提。

“淼淼,人不能一次又一次欺骗爱自己的人,还不知悔改。”

阿柴背对着林淼淼,毫无波澜地说,林淼淼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一定是失望至极后的无奈。

“为什么这么说?”

林淼淼承认,自己开始心虚起来。

“你除了上次那个客户的事,后来又去见了一次汪杰,就在他下手收购我们公司之前,对吧?”

阿柴回过身来,想看看林淼淼是竭尽全力去圆谎,还是选择坦诚。

“没有。”

林淼淼一口否认,因为她怕越解释越复杂。

“别掩饰了,淼淼。昨天我送你回家,在你包包里翻到一张清吧的餐巾纸,你不喝酒;我问过Rita,汪杰是那间清吧的熟客。你还想瞒我到什么时候?”

阿柴对林淼淼的欲盖弥彰没有愤怒,而是失望和难过。

“我只是去找他问清楚,为什么原来那个客户跟我们聊得好好的,突然又不肯和我们签约而已。”

林淼淼面对阿柴的质问,也觉得自己很委屈。

“好吧,就当你们只是出于公事上的对话。那为什么会有今天这么一出收购的事?关于你们的爱恨情仇这出戏码,我不想再当个傻乎乎的配角。”

阿柴不得不以自嘲的语气道出了心里话。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