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探陵官
末代探陵官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四章 必须相信我

那杜家老二还想说点儿什么,不过被我一瞪,又憋回去了。

杜家大嫂招呼着其他几个人把杜泽华从地上抬起来,准备带回家。

让杜泽华那十七岁的儿子背上杜泽华时,杜家大嫂耸了耸鼻子,皱眉说道:“这啥味儿啊?臭烘烘的。”

经过这一晚上,杜泽华的衣服已经被他的体温给烘干了,尿味儿也变得很重。

我自然是不好意思说我在人家杜泽华身上浇了一泡热尿,只好含糊其辞:“大概,是因为在地上躺了一晚上吧,这泥巴味儿也不好闻……”

杜家的人并没有怀疑,带上杜泽华招呼着我一起回去。

走到那颗黄桷树下的时候,我突然恍惚了一瞬间,鬼使神差地抬头看了一眼。

在黄桷树两根最大的枝丫分叉的地方,露出了一个黑漆漆的圆脑袋,就这么跟我对视了一瞬,随即就迅速消失了。

如果不是这大白天看得真真的,我都怀疑我是出现了幻觉。

跟随着杜家一行人回到杜家,杜泽华被几个人抬过去洗澡换衣服,而我则是找到了杜家大嫂。

现在杜泽华还在沉睡,除了杜泽华之外,杜家的一应事情杜家大嫂都能做主。

看着杜家大嫂一脸愁苦,我皱眉道:“你男人睡一觉就好了,我们还是说说你们家这宅基地的事儿。”

杜家大嫂听到我说宅基地的事情,这才抬起头认真听。

“你们选的这个宅基地,在风水上属于大凶之地,是一个九鬼承阴的地势,住不得。”我严肃道。

杜家大嫂脸上露出了几分踌躇:“可,可是刘长野说那是一个很好的福地,他是我娘家那边的,不会害我们的吧……”

我嗤笑一声:“要真是个福地,你们找的第一个风水先生就不会跑路撂挑子不干了。”

“再者,如果真是个福地,你男人昨晚去了之后,就应该什么事儿都没有,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回来!”

“要不是我昨晚跟着过去了,你男人现在就是不死也得断条手。”

接着,我把昨晚发生的事儿跟杜家大嫂说了一遍。

将事情全部叙述完后,杜家大嫂终于对我露出了信赖的目光,问道:“那,师傅你说应该怎么办?”

我想了一下,说道:“有两个办法,第一个,是直接抛弃那个地方,我给你们另外选一个地方修宅子,还有一个就是等我回去,找到破解九鬼承阴地势的方法,把这地形破了你们再搬过去。”

杜家大嫂连连摇头:“这地方我们不去了,就请您另外找个地方吧。”

“嗯,这工钱嘛……”我咳嗽了一声。

没有办法,我也是要吃饭的呀。

杜家大嫂倒是比杜泽华来得爽快,走进里屋拿了三百块给我,并说剩下的几百块等到宅基地选定了之后给我。

拿着手里的钱,我终于放心下来,在做完这一单生意过后,至少我能有半个月不饿着。

说起来我也真是可悲,历朝历代的探陵官,就算是跋山涉水艰苦万分,却从来也不会缺钱粮,皇家的拨款那是一茬接一茬,可到了我这儿,每隔一段时间,总要饿几天肚子。

这叫个什么事儿嘛?

一夜没睡,我打算先休息一会儿再去替杜家看宅基地。

回到杜家给我的那个房间,我蓦然发现,我的床头上,有一张纸条。

我仔细看了一下,这纸条上还有两个牙印和一些口水一样的液体,应该是被什么动物叼来的。

纸条上的字迹娟秀娇小,像是个女子写的,但隐隐之中,又有一种不同于女子的洒脱。

那上面只有一句话——“想挣大钱,两天后五马镇口等我”

五马镇,就在杜家所在的这个村子北边五六公里的地方,不算远,但我根本不打算去找那个人。

我读完就把纸条揉成了一团扔了出去。

不知道哪个家伙故弄玄虚,我就一个流浪的散人,又没什么钱,真是闲着没事儿干,还来糊弄我。

虽然我年轻,但是跑了几年江湖,见了这么多人事物,这种低级骗术怎么可能骗得了我。

安稳睡了一觉之后,我跟着杜家大嫂出了门。

杜家这一带大山没有,小山倒是成片成片的,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地势,风水宝地根本不存在,但是要找个像样的宅基地是绝无问题。

在距离杜家不远的一个水库边,我找到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地势,靠近风口,面南朝北,四季阳光都能照射到,住着会比较舒服。

挑好了之后,已经醒来的杜泽华也被几个人带过来了。

一番商量过后,杜家人决定就把新宅子修在这里。

又在杜家呆了一天,被杜家人盛情款待过后,我拿着杜家人给的一千块报酬离开了这个村子。

本来我只要五百块,但杜家大嫂非要塞一千给我,说什么也不肯收回去,我也就却之不恭。

有了这一千块,我接下来的一个月都不用愁了。

想了想,还是决定去一趟五马镇上,先买点儿锅盔馍馍之类的东西带上,去下一个地方。

说真的这种日子我是真的过够了,但是,这年头找个好点儿的工作又非要什么专长技能。

你跑到人家公司去应聘,人家问你会什么,你说你会看风水,那不是扯淡吗?

我想攒两年钱,去找个成人学校,像什么新北方,绿翔之类的,去学个一技之长,也就不再做这行了。

到了镇上,我远远地就看到那边摊子上有白花花的大馒头正在卖。

正打算走过去,一个穿着连帽衫的人迎面而来,撞了我一下,险些把我给撞个跟头。

我顿时来了火气,可正当我打算骂两句的时候,这人却突然开口了。

“我以为你不来了呢。”

我愣了一下,随即就反应过来,这个家伙,应该就是在我床头上放纸条的那个人了。

我皮笑肉不笑地道:“兄弟,你这骗人的套路要改改,这样骗不到人的。”

说罢,我就朝着那个卖馒头的摊子走过去,不打算理他。

那人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来了,我本不想理会,但他的话却是让我不由自主地顿了一顿。

他说:“我的确骗了很多人,但我绝不会骗你。”

“你必须相信我,探陵官。”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