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女武神
大梁女武神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十章 苍狼出没

孔池颇为头疼地看着郑小七喋喋不休地讲述自己那天马行空的计划,要不是第二日需要一早启程,都不知道他会说到什么时候。

当然到了第二日,孔池还没来得及庆幸顺利出关,就发现自己被这个话痨的郑小七支配,而其实不善言辞的孔池只能用一些嗯嗯哦哦的话语应付郑小七。

在郑小七讲到准备带领鲁国的军队挥师中原之时,商队领队命令队伍停下休整,孔池看到郑小七立刻冲向补给马车处寻找吃喝,他才长舒了一口气,并且佩服地看了看那两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同伴。

一天的行程对于这样一支商队而言,并没有行进多少距离,因为随时需要注意周遭情况,他们不得不谨慎再谨慎。

“这些时日,苍狼族活动频繁,大家都要保持警惕。”领队看了一眼即将落下的夕阳,“晚上就按照我先前说的,轮流守夜。”

孔池坐在篝火前,小口地咀嚼着干巴巴的面饼,一旁的郑小七还在喋喋不休道:“这饼真是和石头一样硬,怎么说也是大商会的商队,准备的粮食也太粗糙了。”

另外的独眼男和灰袍人始终保持着一言不发,孔池便也学着他们不接这个话,不过郑小七还是有着自言自语地能力,笑道:“白天说到哪了?对,等拿下中原,差不多大局已定,也该享受享受生活了,我听说卫国的女子极为婀娜多姿,反正他们那里打仗弱的很,估计我还没进军,他们的皇帝就赶紧把姑娘们送来跟我求和了,到时候,我一定要……”

“痴人说梦!”

估计连郑小七都没有想到,自己这一番随意的话语,居然让始终保持沉默的独眼男愤然开口,孔池与灰袍人都是有些诧异地看向了他。

“怎么就痴人说梦了?我血气方刚,大老爷们的,喜欢姑娘怎么了?”郑小七冷笑地看着独眼男。

“别说卫国会不会送你姑娘,就你的三脚猫功夫,怕是连个卫国的耕夫都敌不过,不是痴人说梦又能是什么?”独眼男讥讽道。

郑小七沉默片刻,他是第一次听到眼前这个男人说这么多话,独眼男不是别人,正是把自己那只碧色异瞳隐藏起来的吕烛。

“老子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拿我如何?”郑小七一时来了兴致,咧嘴笑起来。

“看来……”吕烛欲言又止,他本想说上次揍郑小七没揍够,但是如今他们在孔池面前都是不认识的商队护卫,所以只能改口,“你就是鼠目寸光而已,不说也罢。”

“不说便不说!”郑小七也知道如果争执下去,说不定会露出马脚,万一出了差错又要被姜若兰大刑伺候,得不偿失。

而姜若兰,正是此刻浑身包裹在灰色长袍下的神秘人,看到两人似乎又要恰起架来,她都有些担心,不过还好两人还算是顾全大局,没有让孔池察觉出什么端倪。

就目前通过郑小七与孔池的交谈来看,可以分析出孔池的部分性情,三十多岁的孔池性情平和,脾气也不大,有着每一个剑客都必须的稳重耐心,不善于言谈交际,如果不是他有着一身惊人剑术,平凡如他更像一个普通的老实农民。

所以能够逼他出手杀人,可想而知那个权贵纨绔已经狂妄到何种地步,这也让姜若兰更希望收下这位心有侠义的剑客。

由于商队需要押送货物,又时刻警惕周遭情况,所以即便是加快脚步,也花了数日才接近鲁国边境,看到象征着鲁国国门的鲁王山轮廓,商队才略微松下一口气,因为一般到了这个地方,就不再可能会有山贼或者马匪的袭扰。

“这次辛苦各位,待到了鲁国境内,会给诸位结算酬劳,我们会在鲁国停留一个月,诸位可以继续与我们商队一起居住,回程时还会需要各位,如果等不及我们也不会强留,今日我们加把劲,连夜赶往鲁国城关吧。”商队负责人如是道。

商队在无声中继续上路,可能是连郑小七都在数日的喋喋不休后感到乏味,毕竟他已经想不出自己建立的国家远征海外之后该如何继续下去了。

不过,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已经平安无事时,满嘴呼喝声的苍狼骑兵却突然从一侧的高坡后出现,片刻间已经将商队围拢,注视着不断在外游弋的苍狼族骑兵,商队的数十名护卫面色紧张地抽出兵器,严阵以待。

“苍狼族……”郑小七看到那些披头散发的苍狼族人,恨得直咬牙,对于他而言,所有的苍狼族人都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因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外围的苍狼骑兵上,包括孔池也不例外,所以在郑小七表现出颇为愤恨情绪时,姜若兰及时上前按住了小青年的肩膀,让他不至于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不过,姜若兰显然是有些多虑了,郑小七虽然对这些人无比憎恨,但却非常聪明,不会冲动鲁莽到直接杀出去,否则他如何能袭杀那么多苍狼人后安然脱身,说明他本身就是一个狡猾谨慎的复仇者,此刻情况紧急,他当然也不会那么傻,依靠着周围的同伴,才能更多地杀伤敌人。

“请你们的领头人出来说话。”商队负责人并没有打算直接动手,而是大声呼喊道。

“我就是苍狼副族长轲合,你有何遗言?”骑在一匹骏马上的高大男子径直从队伍中走出,傲然地用汉语问道。

“见过轲合副族长,我开运号只是走商做生意,从来没想过不担风险就赚到银两,所以早就准备好了薄礼,还请族长放我等离去。”商队负责人不卑不亢地道。

“有意思,这等买卖真是好做,不用付出什么代价就能拿到银子,若是以前,我自然是不客气的,不过我们族长已经给我们下了死命令,任何从梁国出来的队伍,一律杀光抢光,不留一人!”轲合露出残忍的笑容。

商队负责人知道已经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可能性,作为开运号的核心成员之一,早就对这种事情做好心理准备,他毫不犹豫地抽出了腰间防身的长刀,朗声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也不会坐以待毙。”

商队早就有对这种情况的应急处理,从刚开始发现苍狼骑兵,他们就已经迅速合拢,利用运货的马车作为屏障,形成了简陋的车阵防御,而商队除了那些雇佣的护卫,剩下的二十几个开运号伙计,也都分布进各护卫之间,形成协作。

孔池看到如此干脆利落地防御阵势,立刻对这位商队负责人颇为佩服,如果换成是一般商队,早就已经不知所措。

他并没有在意什么,本来接下这个工作就是为了应对这种突发情况,又不是让他一个人对付数百苍狼骑兵,况且他也颇有自信,即使商队被攻破,他也能凭借自己的剑术全身而退。

他紧紧握着长剑,无意间回头看了一眼一同护车的三名同伴,他们也早已进入状态,其他两人不用多说,倒是先前让他觉得极为不稳重,只会夸夸而谈的郑小七也神情严肃。

郑小七没有急着抽出腰间的长刀,在双方对峙期间,他麻利地将先前放置在马车上的长枪与数根短枪取下,然后将弩箭袋从坐骑上卸下,之后是盾牌、备用的短兵甚至是地上一些尖锐的碎石,全都摆在马车附近,随手可取的位置,动作麻利,一气呵成,而他手里则是拿起手弩,隐藏在马车之后,伺机攻击。

这等熟练,别说从未入过军营的孔池,就连姜若兰都是眼前一亮,且不说郑小七真正的战斗能力如何,但是这种战斗素养绝对是一等一的,只有那些身经百战的老兵才能做到如此,看来自己这回真是的捡到宝了,或者说其实是这块宝自己主动掉进了她的口袋里。

至于吕烛,他并没有郑小七那些乱七八糟的,他手中拿着锋利的长刀,平静地看着即将冲向车队的苍狼骑兵。

战斗一触即发,苍狼族确实没有一点留手的打算,或许正是因为先前姜若兰与姜守义违背诺言,彻底激怒了苍狼族的苍哲,所以才留下了不留活口的死命令,否则的话,可以不动兵戈就取得钱财的事,谁不会干?

苍狼族的确是这片三不管荒漠的主宰者,但不代表他们不会出现损伤,一旦遇到顽强抵抗,抢来的东西都不一定能值得上付出性命的族人和战马。

但既然双方已经撕破脸皮,那么也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第一批冲锋的苍狼骑兵已经杀向车队,百人冲锋,箭雨先至,由于有马车的阻挡,这样的箭矢不会造成什么伤亡,只是为了压制商队护卫冒头而已,倒是有数匹拉车的马匹被射中,发出嘶鸣,只不过因为早就拿绳索和其他马车绑定,就算是想跑也跑不了,只能痛苦地。

郑小七透过马车的缝隙,眯眼看着靠近的苍狼骑兵,待到第一个进入他射程范围内,他毫不犹豫地射出了手弩上的箭矢,箭矢稳稳地扎进了一名骑兵的肩头,他并没有奢望射死对方,只求能够对其中任何一人造成影响。

其他的护卫也没有发呆,在对方射箭的空隙间,也回射还礼,与郑小七相同,不求射杀,只求扰乱对方。

苍狼骑兵也并没有完全撞向车队,而是在周围迂回骚扰,偶尔夹杂着几名苍狼力士手持大锤企图攻破车队。

简单的相互消耗间,一处马匹的绳索被斩断,马匹受惊,脱缰逃窜,立刻空出了一块缺口,苍狼骑兵抓住突破口,冲杀而进。

骑兵的优势就是机动性和居高临下的压制能力,进入防御阵中便是狼入羊群,即便商队是严阵以待,却仍是扛不住骑兵的冲击,顿时有两人被当场斩杀,其余人也被冲地阵脚大乱。

终究不是营地城寨,在这种开阔的平原上,被骑兵冲杀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不过商队虽有损伤却仍没有慌乱,就地组织起反击,对在车阵中乱闯的骑兵进行围攻,毕竟只有一个缺口,能够轻松冲进来的苍狼骑兵,也不会太多。

孔池并没有上前协助,一来距离太远,二来他们这里也需要防备,免得被破开各处缺口,到那时才真的要被苍狼族围而杀之了。

战马嘶鸣声响起,一匹健壮高大的战马以不可思议的力量高高跃起,居然生生地跳进了车阵之内。

孔池眉头紧蹙,看到战马上那名强壮的苍狼力士,手持长枪,向着吕烛冲杀而去。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