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年少
正年少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43章 两个女孩

喻安澜眼泪洗擦过的脸,冷冷的冰玉一样得惊艳得夺人心魄。

韩拙刚上楼往父亲办公室走去,看着迎面跑过的喻安澜简直是看傻了。呆呆地站在原地,许久挪不动腿。

他看见安澜跑上了顶层。

韩拙悄悄来到安澜身后。喻安澜蹲在地上,纤细的身体在微微发抖。韩拙犹豫片刻,还是走上去轻轻拍了拍安澜的肩膀。

“对不起蒋安澜同学。杂志封面的照片出得太快,我来不及阻止。”

喻安澜忙擦着眼泪低着头冷着调地说:“没事,我什么事也没有!”

韩拙不知道接着该做些什么,双手插进裤袋的时候无意掏出新换的手帕,于

是递给安澜:“别哭了。我,我有手帕。”

韩拙竟然很不争气地口齿不伶俐起来,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状况。韩拙在国

外早就养成了阳光自信的个性,可这下似乎完成不受自己支配。

安澜看着手帕没任何反应。

韩拙忽然想起蒋云熙,那一天她稚稚的一脸,于是竟然学着她的语气幼稚地

补充了一句:“消,消毒了。”

安澜扭过头来看着他,一张雨带梨花的脸让韩拙心都碎成粉了,眼睛如痴如醉如痴呆,不能转动。

安澜很直接地问他:“你是不是觉得我哭的样子很好看?”

韩拙忙不迭地回答:“是啊!太好看了。”

说完,马上知错:“噢,不是的,其实我的意思是你很美,你,哭的样子,更美。啊,不是……”

安澜苦笑着站起来:“呵,哭更美。原来可怜是值钱的。怎么我可怜了这么多年都不知道呢?”

韩拙急得要敲自己的脑袋了:“你不要这样子想啊。对不起,我爸爸的行为,我很抱歉。下一回我会阻止他的。”

安澜还止不住地微微抽泣颤抖着:“不用了。你爸爸这么多突发奇想,谁能

阻止他呢?不要以为我有什么事,我没事。我什么事也没有。”

说完安澜转身要走,留下一串珍珠似的眼泪。

韩拙的心都碎透了,如果此刻有人要剖开他的胸膛掏他的心出来换取这位伤心女孩的一笑,他真的愿意!用什么换取她的快乐他都愿意。

韩拙唯有跟在后面很真诚地说:“能让我做你的朋友吗?或者,让我像朋友一样帮助你。”

安澜苦笑着朝韩拙扬起那厚厚的信封说:“帮助?这算不算是帮忙?对,是扶贫!”

韩拙顿了一顿,说:“不是这种。而是,朋友的关心,爱护。我可以吗?”

韩拙伸出右手,阳光的气息洋溢在阳光里,帅气又明朗:“我,我跟我爸爸,处事不一样的。”

安澜看着他。

这是一个幸福而善良的男子,他正在用温柔真诚的目光也看着喻安澜。

安澜忽然想起那天黄昏里,树荫下他拥吻那个女孩时候的甜蜜与陶醉。

安澜笑了,她笑自己。

贫穷真可耻,扭曲了我接受施舍的平常心!这个男孩,是好人。

安澜一边想着,并没有回答方俊亨,平静地看了方俊亨一眼,然后转身走了。

韩拙呆呆地看着芷风走得人影无踪,然后重重地拍自己一个大嘴巴,自言自语地喊:“韩拙啊韩拙啊怎么这样笨拙!这回你死定了!”

大堂这时传来吴秘书语气狭隘而短促的声音三姑六婆一样追了出来:“你你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给我站住你给我说清楚!”

蒋云熙脆脆的嗓子亮了起来:“还不够清楚吗?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吴秘书叉着腰站着怪叫:“那么你这死丫头竟然敢说我是老猫?”

蒋云熙摊摊手:“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这么说过啊。我只是说那只老猫像您而矣!”

吴秘书气得干涸的大眼睛都要瞪裂了:“说老猫像我,和我像老猫,那不是一样!”

云熙恨铁不成钢的作苦恼状:“唉……那怎么会一样呢?我说那老猫像你,分明是在表扬那只老猫长得俊;你说自己像老猫,那我没辙,分明是你在批评自己像老猫一样又老又瘦!”

整个大堂忽地安静了下来,吴秘书慌忙左顾右盼,发现各个角落都有员工在掩嘴忍笑。

吴秘书正想发烂,韩万强亮起了哈哈大笑着从里头走出来。

“哈哈有趣有趣。吴秘书!”

吴秘书马上一个打挺立正:“韩董事长。什么吩咐?”

韩万强看着背着小背包的蒋云熙,问吴秘书:“这丫头分到哪个部门兼职了?”吴秘书换上一脸母亲的温柔,笑答:“分到,人事部,资料室,整理档

案资料了,董事长。”

韩万强说:“调到销售部吧,这么可爱的孩子应该多见阳光!还能赚提成呢小宝宝。”

蒋云熙一听,掩嘴偷笑了笑,朝吴秘书一个鬼脸,然后煞有介事地朝韩万强脆生生道,“谢谢董事长!我会努力工作的董事长!”

吴秘书斜了这屁孩一眼,差点没背过气去。但还是立马遵命:“是!韩董事长。”

然后陪韩万强一起走出大门跨上他实用型得很的座驾。

蒋云熙左看右看,找不着安澜。正纳闷,却看见韩拙呆呆地站在门外的一棵树下,便又咋呼起来。

“哟!韩经理,哇你傻乎乎的样子好有型哦!”

韩拙正百无聊赖,对这小丫头是忍俊不禁了:“小学生你说什么?”

蒋云熙扬扬那天拿去撸鼻子的手帕笑笑说:“噢没说啥,用逆向思维来讲,也就是说,哇韩经理最有型的样子原来是傻乎乎的哈哈哈哈哈!”没韩拙有反应,蒋云熙自己已经乐傻了的样子。

韩拙被她逗笑了,摇摇头双手插在裤袋里,说:“哎,你年纪这么小,嘴怎么这么贫啊?你叫什么来着?”

“我叫云熙,是陪澜澜来勤工俭学的女同学。不过硬是被你老爸也扯进公司当兼职了。喂!我认识你好几天了你居然还不认识我?没点逆向思维!”

韩拙一听安澜,便来精神了,亮出哄小孩一样语气逗她讲喻安澜的话题。

“澜澜哦?那,你跟喻安澜很熟悉是吗?”

蒋云熙呶呶嘴:“那当然,咱们可是一块长大一起上学一同吃饭现在一齐上班的呀!”

韩拙更来精神了:“那,我请你吃饭,赏面吗?”

云熙疑惑地看着韩拙:“这个,让我考虑一下。”

韩拙很意外地表情说,“你年纪这么小,我都肯交你为好朋友请你吃好东西!你还考虑什么呀?小孩,咱们交个朋友吧!”

这回云熙却不留半点空隙就接着说:“那好吧走!”

韩拙愣了,“你不是说得考虑一下吗?干嘛又答应得这么爽快?”

“我是说考虑一下啊,所以一下就考虑好了。走啊!”

蒋云熙扯上韩拙的袖子迈开大步就走得势不要挡的。

韩拙第一回被小孩子逗,真是哭笑不得,忙敲敲云熙的小脑瓜:“你嘴真贫!”

云熙很谦虚地点头:“是啊,从前人家都这样说嘴贫的时候,我总是以为人家在诬蔑我。”

韩拙边走边说:“现在你知道人家没诬蔑你了吧?”

云熙边说边走:“嗯。对,现在是觉得你在诬蔑我了。”

“天哪,你真可爱死了,气死人啦。哈哈!”

看着蒋云熙顽皮地溜走,韩拙居然笑着追打。

一旁停着的商务车里,坐在后排正打着电话准备离开的韩万强瞧见这一幕,发现新来的两个女孩,都特别有意思。

韩万强此刻心情,有点愉悦。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