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年少
正年少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16章 隽永

就在这时候,园子里的大头虾女孩和男孩又追回原位。

扔下一大串人在那头,两人突然无由来地热烈拥抱,然后竟然像香港电视剧里的男女主角一样,亲吻起来。

喻安澜吓了一跳!

仿佛偷窥别人被发现似的很不好意思,脸倏忽一红,心里嗵嗵猛跳,想进屋内可脚步却迈不开,眼睛却是情不自禁地盯着两人热情的拥抱发呆。

韩拙紧紧地搂住女孩健美的身体忘情拥吻。女孩热情奔放投入恋爱的甜蜜中。

“韩拙你好坏坏!”

“我坏?谁煽的风点的火?”

两人一边耳语着情话一边越缠越火。

一片古旧园林中,金光灿烂的夕阳下,一对俊男美女忘情地享受从青春到成熟,从萌动到激情……

喻安澜紧张地看着,泯紧了嘴巴甚至听见他们接吻时的涅濡声响,扶着木栏杆她为自己为他们羞赫得不行。

喻安澜想,她跟云松哥哥从来不会这样,以后会这样吗?这样子之后,如果没有人,如果在私密的空间里然后会干什么呢?

喻安澜此刻红着小脸浮想联翩。

从来不知道爸爸是谁,妈妈从来对一切绝对的寡欲。精神和神志正常的某些时候,也只会传递给喻安澜守身如玉的古老思想。

喻安澜特别保守,从来不像蒋云熙能跟男生追九条街来抢武侠小说看的。

安氏别墅地面离小木楼二层很近的,只是其间有几重浓密的白兰叶子遮掩,安澜知道此刻她应该转身进去的。但她挪不动脚步,甚至投入着他们的投入。

韩拙一直是闭着眼睛的。一阵风吹过,树叶沙沙声响,他在无意间仰头微微张开眼缝的一刹那,却看见不远处的密密的树隙间,被傍晚的风吹开一角,竟然呈现出一个微型的木结构露台!

露台的精致小巧马上吸引了韩拙注意力!只见露台上,夕阳的万道光芒中一张非常精致的小脸、一双扑扑闪亮的大眼睛正在呆呆地看着他!

当两人的目光相接的一刹,女孩慌乱中脸烧得像落日一样的红,触电似的马上转身进了里屋。

这女孩精致素冷的脸,似曾相识!

啊不是!是很熟悉啊!在哪见过?

就在喻安澜转身进里屋的一刹那,韩拙一眼看见,穿越安氏别墅安息湖的湖面,紧贴在园林外墙,有一幢二层高的古旧小楼,金色的夕阳正好倚伴在楼角,正惊心动魄地落在园林尽头处一个设计独特的古门洞正中!

耀眼的金光倾泻在安息湖面,仿佛一条金光大道紧凑地连接着一个黑漆门亭和那个设计独特而残缺的门洞,一气呵成地铺陈出一幅绝色的落日图!

韩拙不禁放开安漾倒吸了一大口气!

韩拙完全被震撼于这样一幅兀自惊现于破旧园林里的落日图!而小木楼上那女孩转身进里屋的纤纤身影,长发飘飘地逆着金黄色的光线,在夕阳之畔勾勒出一幅金边剪影一闪而过,那轻灵飘逸如同指尖轻触古筝琴弦,更是绝色无限!

瞬间,韩拙仿如梦中,甚至连呼吸都忘记了。

“好美的落日图啊!”港腔女孩安漾也不禁看呆了。

摄影师此时也瞪着干巴巴的大眼睛神情紧张疯狂地捕捉落日镜头。

“哇,这种意境,应该好比泰山观日出吧?可遇不可求啊!瞧,刚好落在门洞正中间?怎么就这么巧啊!绝了!你们这帮饭桶,拿脚架过来啊!饭桶!”

一片忙乱中,摄影师急得脸色白了,眼都绿了。

大头虾安漾喃喃地说:“韩拙,这座二层的小楼,和这么多层的门洞,从园林建筑的角度来看,应该是专门建来衬托这个落日的。”

韩拙舒一口气回答:“这个叫千层门洞!”

大头虾安漾呓语一般:“千层门洞?没有听Daddy提起过的呢?难道这景致,就是传说中的、‘安息夕照’?”

韩拙听见安漾的喃喃自语大为惊诧:“‘安息夕照’?你是说这是传说中安氏别墅的‘安息夕照’?三大消失的绝景中的‘安息夕照’……”

摄影师拍了几张颇为成功的照片后,神情终于才缓和了下来脸色也恢复了人样。

“喂我说两位建筑界未来栋梁!什么千层门洞什么秋色黄昏啊?这么邪乎?呀!真这么邪乎!喂原来楼上还有人住!”

顺着摄影师由于惊讶所以纯真的目光,大头虾安漾却没有看见任何影踪,回头却看见韩拙不大寻常的一副痴呆的神态。

“喂!喂!”安漾咋呼一下跳到韩拙跟前吐出舌尖吊起眼梢:“呵呵,那幢小楼住着一个幽灵,要勾你的魂啦拙少!呜呜呜”。

摄影师也大笑起来:“哇刚才真好像有一名苗条古典美女在看咱们拙少呢,哟,完全符合拙少审美哟!”

“如无意外,你们刚才撞鬼了!”安漾做了个恐惧的鬼脸,忽然又大呼一声,“走吧,肚子好饿。”

一群人又被精力充沛的安漾领着一溜跑远了。

韩拙此刻仍然沉浸在那种恍惚中不能自拔,却被力大无穷的安漾伸手一拉,揪着扯着从侧门走出安氏别墅。

安氏别墅的侧门设计偏离正道,小得出奇小得打不起精神。

简朴的黛墨瓦檐并不是岭南风格,而是浙江绍兴一带的古式民居小黛眉式的瓦檐,这在本地古典建筑中是十分特别的移花接木手法。下面却能分辨出是一排纹理精致却被苍苔覆盖隐没了主体的砖雕。

岭南建筑的每一组砖雕,都肯定隐含着一个传统或者经典故事,苍苔掩盖的,是怎么样的一个故事?

韩拙恋恋不舍地看着一晃而过的细节。

“安氏别墅”三个字就落漠在短蹙的眉瓦下一块方型的青石板上,石板与砖瓦的缝隙间爬满了长春藤,长春藤上爬满了尘土。

字体被年月斑驳得只剩下依稀的痕迹,但那依稀却是一种印记,淡淡的青黛,仿如某些人与生俱来的无法祛除的胎记,淡漠却比任何刻意都要清晰。

韩拙此时回头再看一看园林那头应该有上百年历史的小楼阁和千层门洞,转眼间,一刹那的日落黄昏景致已经完全消失!他仿佛真切地听到傍晚从天边飞泻而来的日光像渔网,倏然从耳鬓间收回承命的尾声与余风!

刚才的一切仿佛不曾出现!

安氏别墅重归安谧……

恍惚间,韩拙对那一闪而去的女孩仿如隔世……

他甚至已经不能肯定,刚才是真的有见到人。

他屏住呼吸,轻轻地带上黑漆潮重的木门,眼界里越关越狭窄的安氏别墅,如谢幕,缓缓失落着观众的心。

界面里的一切哔剥燃尽,只剩下古木构造的露台上,那一名少女的绝色剪影,宛若一幅明清时代的大师遗作,色彩幽黯但隽永,虽然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瞬间,但又金光灿烂中如锱金般已经深深刻蚀在他的心灵深处。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