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谈吗?火里的那种
恋爱谈吗?火里的那种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三十章 回忆

周日的早上,徐归舟5点59分醒过来,比平时的闹钟早一秒,准时的可怕。她起来喝了半杯水,拉开窗帘朝外望。天色才亮,淡白的曦光洒在绿化带上,显得树叶翠绿,花朵鲜嫩,显得格外明净清爽。有不少老人已经起来活动。

很多都是夫妻一起出行,互相搀扶着,慢慢走在小路上,累了就坐在绿化长椅上休息。

徐归舟看着觉得心里微微一动,似乎有什么飞快地划过,模糊的没有捕捉到。

直到太阳从林立的高楼缝隙里升起,晨光已经变得有些刺眼,她关上窗帘重新睡觉。

这一觉迷迷糊糊有些不安稳。

不知是不是最近提起过去的频率太高,她突然就梦到四年前第一次进火场的事。

当时已经参与训练半年,徐归舟迫切的期待着能够参与实战救援。但接连几次任务中队长孙靖杰都没有让她参与。徐归舟想到他平时冷淡的态度,私下怀疑他可能还是对性别有意见。这天刚训练完,她在操场角落拦住他。

“队长,我有事想和你说。”

孙靖杰穿着运动背心长裤,显得身高体长,他点头,“说吧。”

“我觉得参与的训练已经足够,可以参与队里的任务了。”

孙靖杰眉峰一拧,“我觉得还不够。”

“队长!”

“行了,我有判断。”孙靖杰说,“回去休息。”

徐归舟初生牛犊不怕虎,把心里话问出来,“你是不是觉得女人不适合消防一线?”

这个疑问由来已久,自从鑫海消防中队出现女消防员,种种质疑的声音就没有断过,就连消防内部也是一样。

孙靖杰看着她,目光犀亮。

报警声忽然响起,他面色顿时一正,马上朝着集合地点跑去,回头招呼还发愣的徐归舟,“你,跟上。”

分配任务的时候,徐归舟被命令担任火场文书的工作,不用进火场冲锋陷阵,但需要协助队友救援,拍摄证据。作为第一次出任务,她十分紧张,一路不停检查设备,孙靖杰看了她两眼没说话。

着火的地点是郊区别墅,单独一户,两层楼高,顶层是尖顶阁楼,火光隐约在窗户里闪烁,被更多的浓烟所遮掩,从房子的各个缝隙里钻出,滚滚往上冒。

站得很远就闻到一股浓重的焦味。

房屋主人一家七口人有四个困在里面。男主人急地在院子外面痛哭流涕,看见消防来了,激动地喊,“快进去救他们,我老婆孩子都在里面。”

孙靖杰下车之后马上做安排,各个队员各司其职,疏散围观人群,接水带,有条不紊地进行。

房子男主人催促不停,“你们快进去救人啊。”

孙靖杰透过玻璃看到里面浓烟情况,神色凝重,问他,“是不是有地下室?”

问了两男主人才听懂,说,“有,但是人不在地下室。我孩子在阁楼。”

孙靖杰戴上防护面罩,指挥队员准备喷雾水枪,然后带着两个人打开房子后门。

浓烟猛然冲出。

旁观的人群发出一声惊叹。

徐归舟紧跟在几个队员身后,拍摄着现场画面。

房子男主人见消防员还不进房子,急的眼睛发红,“为什么还不救人?你们快进去啊……”他很快被两个消防员拉开。

屋前一根水带,屋侧两根,喷雾水枪已经就位,孙靖杰下令喷水,消防员分为两路,一路从后门使用喷雾水枪,另一路通过云梯上到顶楼。孙靖杰朝云梯上的消防员做一个等待的动作,带着一路消防员冲进后门,黑烟弥漫,沙发窗帘都已经被火浪吞袭。

徐归舟站在门口忠实记录下这一刻。

喷雾水枪冲散楼梯间的浓烟,孙靖杰下令顶层可以破窗。然后另一路消防员迅速进入阁楼,找到了昏迷的孩子,下面的一路分别在二楼和楼梯口找到一对老夫妻和房子女主人。

两位老人因为身体虚弱,吸入有毒气体已经死亡,女主人和孩子奄奄一息,由救护车送往医院。男主人发了疯似的嚎哭,对着孙靖杰咆哮,“是你们拖延时间救晚了,都怪你们,我要告你们……”

徐归舟帮着队友将昏迷的孩子送上救护车,跑回消防车,孙靖杰脱下面罩,消防防护服上覆盖着一层黑色焦灰,他面无表情,任由警戒线外的人们议论。旁边的消防员也都是差不多的样子,各个形容狼狈,疲惫不堪,可是围观的人们根据男主人控诉的只言片语,在那窃窃私语,充满了质疑。

消防队伍里有几张年轻的脸,听见周围的人议论“怕死”,把脸涨的发红,要和他们理论。

孙靖杰吼,“回来。”

年轻的队员:“队长。”

“回来。”

几人收拾水带,回到消防车。孙靖杰站在鲜红色的车旁,朗声说:“守护人民的财产和生命安全。但求尽力,不愧于心,摸着自己心说,今天做到没有?”

队员大声回答:“做到了。”

孙靖杰说:“那就行,收队。”

回去的车上,孙靖杰突然问她,“都拍到,记录好了?”

徐归舟大声回答,“是。”

孙靖杰问她:“知道今天救火步骤吧,知道为什么这样安排?”

这相当于是一个火场指挥的考题,徐归舟从刚才起就一直在思考,这时把自己想过的内容说出来,“起火是从地下室开始,一楼到二楼的楼梯间聚集大量可燃气体,如果这个时候打开阁楼窗户,新鲜空气进入,会引起轰燃,所以先要通过后门排热通风。确认没有轰燃危险再进入。”

旁边几个年轻消防员也听着,笑着夸奖,“可以呀,小徐。”“分析的头头是道。”

徐归舟被夸得有些飘飘然,看向孙靖杰。

他什么也没表示,“嗯”的一声就过了。

后来没几天,徐归舟在指导员办公室门口听见两人的说话。

孙靖杰说:“要投诉就投诉,火场处置流程没有问题。咱们消防员也是命,我带着人去,总要确保他们的安全。你别和我谈什么勇敢和牺牲,咱们消防的人从来不畏惧牺牲,可是,我绝不赞成毫无用处的勇敢和牺牲。”

徐归舟忽然醒来,眼睛湿润,她慢慢捂住眼。

这份记忆,已经很久没有在梦里出现过……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