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心
红心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四十章 我就是路过

“……没有相互的尊重和包容就没有今天的和谐与进步,我们将继续这么做,继续与你们一起合作,谢谢!非常谢谢!”

女秘书Amy小声凑到陆焉知旁边儿,“King,King,醒一醒,结束了,该鼓掌了。”

陆焉知迅速从迷迷糊糊中清醒过来,脸上洋溢着感动,带头站起来鼓掌,全场随即跟着陆焉知一同起立,鼓掌声响彻整个会场。

“明天晚上,乌彦王子要去漂流,因为是个人行程,记者不跟着拍照,那您还要不要亲自陪他一起去?”

“记者不跟?”

陆焉知掂了掂,露出个愉悦神情,道,“陪。”

“要带家属吗,阿答姐在峡谷没修好的时候一直有问进度。”

“带着。”

“好的,那我帮您提前约好萧医生。”

陆焉知站住脚,侧过身看向女秘书,眯了眯眼笑道,“你不错啊。”

顿了顿,他收起笑容,态度变得严肃起来,“前阵子那个法案什么时候出结果?”

“今晚。”

“通过的可能性要大一些,”Amy翻了翻手里的文件,递向陆焉知一份,“我们做了两手准备,一份是法案驳回之后你的发言稿,还有一份是通过之后的。”

她看了看腕表,又道,“现在电视应该正在直播,King?”

陆焉知点了点头,他进会议室时,里面已经有不少人聚精会神的盯着墙上的薄屏电视。

一会议室人看见陆焉知进门时自觉站起来,陆焉知抬手往下压,示意众人原样坐好。

电视直播的气氛剑拔弩张,正说话那位女议员嘴上功夫相当了得,“登记持枪是《修正案》保障的公民权利,那么持有日光弹同样应该被合法化,我不明白这些年为什么日光弹一直被认为是违背公德、不合法的;

最近几年类人犯罪案件持续上升,警务人员配备日光弹被拖了两年才获得批准,可当我们普通市民面对行凶的类人时,只能徒手与之搏斗吗?”

………

清和集团顶楼,董事长办公室。

这里视格外开阔,没有雾气遮挡的情况下,不仅能将占城这一片繁华地段尽收眼底,甚至还能看清摩诃城二区这两年刚建好多的那条高速公路。

电视里传来高亢的声音,“每一个个体都该被尊重,但不能由于类人人数较少,就把公平变成了偏袒!”

“……”

镜头切回演播室,女主播播报出结果,“A-15日光弹法案通过,1月1日将全面实施日光弹合法化!”

“陈主席,占城警署谢处长来了。”

陈清河看了眼门口站着的助理,抬手摸到遥控器把电视调低音量,“叫他进来。”

谢处长一进门,径直走到陈清河办公桌前,把那堆文件扒了扒,刨出一小片天地,放了手上一袋小笼包过去,并且殷勤的替人掀开袋子、掰开一次性筷子搓了搓放在食盒上。

他做好这一切,这才坐回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唏嘘道,“有人的地方——就得排队。”

陈清河看了包装袋上的标识,他听得明白,这家店门口无时无刻不在排长龙,谢少艾买这点玩意儿怎么也得拿出半个小时时间等在队里。

小笼包香气扑鼻,勾得人饿不轻,介于谢少艾最近出现的频率实在有些高,陈清河开口道,“说吧,要多少?”

谢少艾一愣,笑道,“我不缺钱。”

“有人……挑拨我们父子关系。”

“怎么挑拨的?”陈清河问道。

“那人说是你要温延死。”

谢少艾观察着陈清河表情,停顿片刻才摇了摇头,“这不是疯了吗?我这些年……都在干什么。死盯着温延,把自己也搞得一团糟。”

他看着陈清河低头咬破包子皮儿,吹了吹而后一口吃进去整个小包子,继续道,“那些李小姐王小姐的,我现在想去挨个见一见,看看有没有投缘的……你要是想我回来帮你,我就回来帮你。”

“我不用你去见小姐,你也不用回来给我打工。”

陈清河垂眼盯着包子,舌头被烫到发麻,“以前是我不对,你乐意干什么尽管去干,不用按我的想法来。”

………

谢少艾从清河集团走出来时有点儿神不守舍,长期的失眠让他经常没由来的一阵心悸,天上的月亮又圆又大,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从一楼大门直接走出来了——他应该去地下车库,他的车停在了负三层。

不远处立着一台自动贩卖机,幽幽荧光里,他无意间发现了自己喜欢的那个牌子的苹果饮料。谢少艾摸了摸钱包,掏出几枚硬币,走到那台贩卖机前,正往投币口塞硬币的时候,反光玻璃照出一个大汉手持短刀朝着他笔直冲过来!

“别动,打劫!”

谢少艾愣了几秒,忽然张牙舞爪大喊,“凉!凉!凉!”

“……”

确实是凉,刀子贴在了他后脖颈儿上,激的浑身都跟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打劫!你他妈听见了吗!”

劫匪手一抖,直接在谢少艾后脖颈割出一条血道儿,谢少艾盯着贩卖机里的那瓶饮料安静了不少,“真的,凉,刀能不能拿远一点儿?”

“别动!”劫匪语气有点紧张,听声音再看玻璃上反射出来的人影,应该年纪不大。

“你不让动,我怎么掏钱给你?”谢少艾道。

劫匪可能是琢磨着有道理,犹豫着拎着刀比划远了半寸,那一瞬谢少艾突然转过身,在劫匪手腕麻筋的地方稳稳一记手刀,然后趁着短刀从对方那儿脱手时,直接握住刀柄一个反转,举起刀,用没开刃那头狠狠地在劫匪脑袋上敲过去!

“啊!!!”

没一会儿功夫,劫匪就被揍地堆在贩卖机旁边儿,双手护住头,一脸荧光,“你再打我我报警了!”

谢少艾在对方身上踹了最后一脚,收工伸手进衣襟里边儿摸出个小本儿,手一甩,亮出证件给对方看,“你要报警?省电话费了,我是占城警署谢少艾,你有什么要说的?”

路过传过来噗嗤一声笑,也怪谢少艾发泄得太专心,没注意到旁边停下来的一辆黑色小轿车,车窗降着,笑声的主人一张脸被飘扬的长发遮得严严实实,看上去像极了厉鬼索命。

厉鬼不甚在意的撩拨开头发,露出一张如花似玉的俏脸,朝向谢少艾笑了笑,“你继续,我就是路过。”

谢少艾既没穿警服,身上也没带着手铐,车里倒是有,他一想车还在地下三层停着,顿时改了主意,看向地上劫匪,轻描淡写道,“你走吧,没事儿不要打劫了。”

劫匪连跪带爬的跑没了影儿,谢少艾整理了下衣服,想把贩卖机里那瓶饮料买出来,却发现最后一枚硬币不知道哪里去了。

他打开手机手电筒功能将周围照了一个遍儿,最后抬手往‘厉鬼’脸上照,“百合先生有没有一块钱?”

温延摸出一枚硬币放到了谢少艾手里。

谢少艾没有道谢,经过这一番周折,终于把这瓶饮料拿到了手,喝之前他瞥了眼车里头的温延,道,“我不大想看见你。”

“我磨破嘴皮你也不肯给我做线人,我放弃了。”

谢少艾见人要说话,再次抢话道,“你救过我我很感激,但救过我的人多了,我感激不过来。”

温延停顿两秒,确认谢少艾不打算连环叨叨,这才看着谢少艾身后的清和集团大楼开口道,“你到这做什么?”

谢少艾似真似假的笑了笑,语气浮夸,“这您就不知道了吧?陈清河是我爸爸。”

“……”

温延没有笑,他定定地看着谢少艾,忽然拉开了车门,站到对方面前,说了谢少艾最意想不到的一句话,“生日快乐。”

“我不过生日啊?”谢少艾莫名其妙。

“我过。”

“……”

“哦,生日快乐。”谢少艾道。

“谢谢。”

谢少艾避开视线,低头拧开瓶盖,仰脖一倒,过分甜腻的饮料糊得嗓子似乎都粘连在一起,“你能不能别压着嗓子说话,怪。”

“又让你想起温延了?”

谢少艾深呼吸一口气,忽然以一个小学生上台演讲的架势开了腔,“温延?他大概是个神经病。上学那阵儿就像个跟踪狂一样,有时候翘课就为跟着我。”

“……”

“后来我和他玩,也权当做是做‘慈善’,谁愿意搭理那么个死变态。”

“温延偷我T恤偷我内裤被我发现,后来这死变态开始偷我家门口没来得及扔的垃圾袋……”

“垃圾袋里好多方便面盒子,他一个人住吃那么多泡面,不,我是说我……”

谢少艾卡壳了一会儿,忽然自嘲地笑开,“没绕明白。”

“好吧,我才是那个缠着温延的变态。”他说完,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其实当时就希望他少吃泡面。”

谢少艾安静了好一会儿,“如果知道我害他没命,当初他吃泡面吃死我也不会管。”

“那为什么非要分手?”温延问道。

“我看到他和别人做……”谢少艾猛然停住,而后抬手捂住了脸。

“你的意思是,你认为你看到他和别人做爱?”

温延又追问了一句,他看见谢少艾捂着脸开始大口地呼吸,紧接着跪到他面前抓着他的裤腿。温延有些不明所以,谢少艾看着像哮喘犯了,但他不记得这人还有这毛病。

对方膝盖压在他鞋上了,温延脚背被碾得很痛,却任由对方跪在那儿压着,开口道,“帮你叫救护车?”

谢少艾把手从脸上拿下来,他的心脏跳得仿佛要炸开整个胸腔——除了他本人和温延,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分手!

“我没事,药的副作用。”谢少艾尽可能平稳的低头开了口。

“你吃什么药?”对方问他。

谢少艾再次抬眼看着这个长发男人,刻意添油加醋说道,“睡不着觉,十年了,这两年有点严重,开始出现幻觉和幻听了……最近突然昏迷的频率也增加了。”

“……”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