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茉莉
爱的茉莉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001:火车上的打拐

2016年,22岁的安然坐在去东阳市的列车上。

7月初,正是暑运高峰期,走得有些匆忙,她并未买到卧铺车票,所幸抢到了一张硬座票,还是一个靠窗的位置。走廊里,挤满了喧嚣的人群,嘈杂不堪。

家乡岷水县虽已隶属邻省,但离东阳市只有三百来公里,县城地处偏僻,仅一辆普快列车经过,行车时间从上午九点到下午两点,不是夜间行车,安然也便没再计较,新单位报道时间迫在眉睫,也是耽误不得。

车厢里混杂着各种气味,不少买了无座车票的人聚集在车厢接头处,有的实在站不下了,也会斜靠在旁边的座位靠背,或者索性坐到地板上,远远望去,整个车厢里到处都是高矮不一的攒动人头。

空调开得很大,也依然让人觉得闷热,火车特有的哐当声有良好的催眠作用,没一会,安然便斜靠在窗头,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隐约中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叫阳茉莉,仿佛很近又似乎很远,听得并不真切,但这声音却有些熟悉,她冲着声音大喊,“不,我不是阳茉莉,我是安然,是安然!”

安然再次梦魇了,坠入这时常入梦的场景,可是无论怎样,她都看不清女人的脸,仅仅是一个模糊的影子,始终无法靠近。

突然,那个声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在火车站候车室,看见的母亲那张担忧而焦虑的脸,“然然,如果工作不习惯啊,就回岷水县,知道吗?”

安然的眼睛一直往候车室的门口瞟,最后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爸爸,他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代红抓着安然的手,来回摩挲着,安慰她,“傻孩子,他哪会和你计较,你爸他就是忙,本来说好来送你的,学校临时有个会……”

安然不敢再接话下去,甚至不敢和代红关切的眼神对视,她知道,自己强硬着去东阳市上班的决定,是真的伤了父母的心了。

“爸妈,对不起。”

这时,耳边再次飘荡起似有似无的声音,在叫阳茉莉,安然睡得极不安稳,紧锁的眉头间,也渗出细密的汗珠来,终于在火车一个哐当的急刹中,她彻底醒了过来,一个初生婴儿的啼哭声尖锐地传入耳朵里。

四周哪里有人在叫阳茉莉?

……

安然抹了一把额头的汗,也不知道自己打盹了多久,先前坐旁边的那个学生模样的小丫头已经下车了,换了个穿着邋遢、皮肤黝黑的中年妇人,怀里抱着个婴孩,那孩子看上去非常小,似乎刚出生几天。

安然还没从梦魇中彻底清醒过来,她有些恍惚,阳茉莉这个名字,怕是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了吧?很多时候,甚至连她也会忘记,在自己如那婴孩般大小的时候,就叫阳茉莉。

对面座位上,坐着一对夫妻,男人闷声闷气的,不时翻一翻手机,女人长得眉清目秀,大约三十多岁,眉宇间总让人觉得有一股萦绕的哀伤,那女人一直盯着中年妇人怀里的孩子看,最后终于忍不住问她。

“大姐,这孩子大概是饿了吧?怎么这么小就带出门来呢?”

中年妇人白了她一眼,并不说话,很不耐烦地继续拍打着孩子,可怀里的孩子哭得更为厉害了,她最后抓着一个看上去脏兮兮的奶瓶,强硬着往孩子嘴里塞,那瓶子里的奶,一眼看去便是冰凉的,看样子放了几个小时了,表面已经飘起了颗粒状的物质。

安然也有些看不过去,站起身来,“要不,你坐靠窗的位置来,这里安静些。”

这车厢里的空气质量实在有些不太好,其实安然和对面的女人想法一样,带着同样的疑问,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就带着坐火车呢?

而且还是硬座!

中年妇人沉默着挪到了窗口边,孩子许是哭得太久了,声音已经有些嘶哑,吧唧着吸了几口奶瓶里的奶,便逐渐安静了下来,没一会便睡着了。

安然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细节,这孩子长得粉妆玉琢的,皮肤白皙,包裹他的抱毯和身上穿的衣服质地精良,和中年妇人一身的地摊货极为不相称。

这想法还只仅仅在安然脑海里一闪而过,对面的女人先说话了,依然目不转睛盯着中年妇人和孩子,带着些咄咄逼人,“大姐,恕我冒昧,你是孩子的母亲还是?”

中年妇人听到这话把孩子抱得更紧了一些,有些紧张,因为安然明显看到她抱孩子的手指抖动了一下,再次白了对面女人一眼,终于说话,那声音有些尖锐,带着满满的警惕和敌意,“当然是我的孩子,还能是谁的?别说话,吵到我儿子睡觉了。”

女人扭头看向了窗外,细心的安然看到她眼底有晶莹剔透的东西在闪动,没一会,她拉了拉旁边的男人,两人并未说话,却似乎心领神会,男人起身离开了车厢。

安然猛然明白了什么,心下一惊,再次回头看向坐自己旁边的中年妇人,头发油腻,指节粗大,穿着一条宽松的沙滩短裤,脚上趿着拖鞋,行李简单,就一个小小的双肩布背包,独自一人出行,哪里像一个还没出月子的产妇?

她有一些小小的激动,难道电视上才出现的拐卖儿童的人贩子,被自己给遇到了?

中年妇人发现了男人的离开,开始变得不安,抓着自己的背包打算抱孩子离开,对面的女人有些着急了,用眼神求助安然,安然会意,把腿伸到了对面座位上,指着再次哭闹的孩子,“孩子是不是应该换尿不湿了?我可以帮你搭把手的。”安然表现得强硬且热情,不给对方任何余地。

中年妇人推辞不过,在背包里扒拉了半天,也没拿出一张尿不湿来,她这表现更加坚定了安然先前的想法,四周闲着无聊的人群也开始躁动起来,纷纷指责中年妇人,说你这妈是怎么当的,这么小的孩子带出来,连尿不湿也不给带一张,难怪这孩子一直哭闹呢。

中年妇人被众人指责,直接发了火,怒气冲冲抱着孩子要冲出去,正好撞上了男人带着铁路警察过来,经过一番盘问,警察立马便锁定了这个孩子便是几个小时以前在某县医院失踪的一个男婴,根据监控显示,抱走那孩子的,正是旁边这邋遢妇人。

下一个车站靠站的时候,中年妇人和小婴孩都被带了下去,车厢再次恢复了先前的沉闷和平静,午饭时间,餐车艰难地在车厢里前行,男人买了两个盒饭,女人却一口也没吃,她拉着安然说话,倾诉的欲望怎么也止不住。

女人自我介绍姓张,外地人,“我的儿子,在四年前就是这样掉的,这些天杀的人贩子啊,真应该枪毙了,可怜了我那苦命的儿,没能被好心人发现,到现在也没找到。”

这张姐说着说着便开始抹眼泪,“我找了他四年了,大半个中国都走了……”

安然听得心里沉甸甸的,却不知道如何安慰她,“那你们今天,是去哪?也是找孩子吗?”

张姐听安然问起,眼底冒出了兴奋,“是啊,我们去东阳市儿童福利院见一个孩子,也多亏了那什么DNA基因库,听说是比对上了,虽然还在等复核结果,但我见过那孩子照片,尤其照片上那双眼睛,就和出生时候一模一样,肯定是他。”说着说着,张姐便再也控制不住,哭了起来。

男人叹了口气,眼里满是沧桑,转头对安然歉然一笑,“你别见笑,我们这几年,实在是经历得太多了,激动的,这儿子突然有了消息啊,太激动。”

安然理解地点了点头,开始变得沉默。

儿童福利院,这个地方,她再熟悉不过了,而且,她即将工作的地方,便是东阳市儿童福利院。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