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灵师
言灵师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五章·上有青冥之长天(三)

【叁】

“你是言灵师,对么?”龙蔓江走到修远身边,轻声问。

修远迟疑了一下,才缓缓转头看向她,“你记起了。”

龙蔓江也不确定梦里内容真实与否,只道:“仙鹤托梦于我,我喝了云河水,也看到了你遭受天劫时的场面。所以你现在在做的这些,是为了保护我么?”

“用酒水做出这个结界可以将你的整个将军府都包裹起来,熬过今天最后一天,待到期限失效,他再也无法伤害你了。”

“就是要我今天一整天都留在府中喽?”

修远点头。

龙蔓江便望向庭院,一阵风来,吹散树枝上的桃花,连同几张符咒也被吹来。她感慨道:“这几日没看见花兰与佘兰,他们还没恢复人形,也就代表你的身体还没痊愈,修远,你又何苦要死撑身体来为我做这些呢?”

修远不吭声。

龙蔓江神色怅然,道:“你帮我这么多,会让我觉得无以为报。”

“全当我是为了万千百姓吧。”

龙蔓江诧异。

修远失笑道:“你这么蠢,死掉转世也不会聪明到哪里去,我可不想让你去祸害别人家父母。”

龙蔓江苦涩道:“你连让人心安的方式都这么别扭。”

“你自己还不是一样?”修远虽是轻描淡写,却也是心中悲凉,他道:“你觉得你是将死之人,所以才对我无以为报。将军这般不信任我,实在叫人伤心。”

龙蔓江赶忙解释道:“我并非不信任你,我只是——不愿拖累你。”

修远笑了笑,语气却是低沉的,透出一种压抑的悠长韵味:“我自当心甘情愿,你又何来拖累一说?”末了唤道:“花兰,佘兰,还不快来问候将军。”

话音落下的瞬间,蓝裙与女裙的少女踱步而来,俯身向龙蔓江作揖道:“见过将军。”

龙蔓江见是花兰和佘兰,立刻面露喜悦,赶忙去扶起二人,道:“快别多礼,你们回来就好!”

花兰含笑,侧眼打量修远,心想主人太过勉强自己,硬是逼迫自己恢复元气,这才使得她们二人重回人身,可……他怕是要突破极限了。

“主人竟然布下了这般大的结界!”佘兰惊呼出声,然后又对龙蔓江道:“将军,主人定是为了你而做的,你这次可一定要听从他的安排,千万不要擅自去招惹刀劳鬼。”

花兰也道:“是啊,将军,你只要在这结界中好生度过最后一天期限,刀劳鬼再无法来找你麻烦了。”

这是三界的规矩,人与神、神与妖、妖与人之间都只准有一次殊死交涉。

龙蔓江思虑着,看向修远,修远却转开视线,忽然察觉自己做法不适,便重新回过头,再一次将目光投向龙蔓江身上。

彼此四目相对,眼神交汇,龙蔓江终于应道:“既是如此,我便吩咐下人们不准外出、不得破坏结界。”

花兰松下一口气,想着如顽石般的将军能够乖乖听话,着实不易。

佘兰则是欢呼雀跃的跳起来,提议道:“那我去沏壶茶来,借此机会好生团聚一番,总不能浪费这大好风光呀。将军你瞧,风刮落阵阵桃花,实在是一场极美的花瓣雨呢!”

龙蔓江望着眼前的花瓣雨,纷纷桃红扬扬洒落,不知不觉间她竟也露出了温和笑意。

今日的将军府有些不一样。

绮缨远远望到将军在同法师大人、两名式神围坐在桃树下喝茶、赏花,时不时传来欢声笑语,俨然一扫前几日的阴霾。

侍卫也走来绮缨身边,张望的同时悄声询问:“绮缨姑娘,你何时见过将军笑的那样……嗯,怎么形容呢……像个……像……”

“像少女?”

侍卫一敲拳:“对!正是少女!”

绮缨白他一眼,随后轻笑着:“将军本来就是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只不过要碍于身份罢了。”

侍卫极为感慨道:“我入府十余年了,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将军啊。”

“许是有法师大人陪在将军身侧,才能令将军放下戒备。”绮缨如此说道,很快又神色黯然,担忧起来:“可府上贴满了纸符,将军又命令紧锁大门,说不定今日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侍卫问道:“绮缨姑娘也在担心将军曾惹怒‘天神’一事?可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天神’早就忘记要执行天谴了吧?”

绮缨也说不出忧虑的缘由,只记得将军出征归来那日精神颓唐、神不守色的……总觉得心中隐隐不安,绮缨摇摇头,不准自己胡思乱想,可转身却瞥见天际尽头漫起了乌云,怪事,好端端的艳阳天也会下起雨来么?

“我家主人是喜欢吃鱼的!”桃花树下的佘兰还在手舞足蹈的讲着,“可他十岁时被鱼刺卡过喉咙,自那之后便只吃得白鲢了,鱼刺较少嘛。”

龙蔓江便笑道:“如此说来,修远倒像是小猫了?”

花兰打趣道:“主人是小猫的话,将军便是只老虎了。”

佘兰道:“便是一只猛虎。”

修远反唇相讥:“猛虎都食人,将军这只虎也吃人么?”

龙蔓江看向自己时刻不离身的巨刀,道:“倒是斩人。”

修远挑衅似的,道:“也能斩鬼?”

龙蔓江很识趣,当然听得出他的挖苦,自嘲道:“能斩鬼的话,册封当日斩了便是,何必狼狈到今日?”

听她提起册封当日,修远竟有些走神,仿若回忆起了那天场景,无意间脱口道:“我见过册封当日的你,那天的你倒是真的……”

真的……

真的什么?

龙蔓江正欲追问,突然听到头顶上空传来一声闷雷响,紧接着是一道刺眼的闪电划破天空,抬眼望去,原本湛蓝的苍穹几乎是在转眼间便乌云密布、极具阴郁。

巨风吹起尘沙,树枝颤动、瓦片坠落,朵朵乌云滚滚漂浮,将军府的结界开始摇晃起来,修远意识到了不妙——

他凑近龙蔓江,命令似的对她说道:“从这一刻开始,不要离开我半步。”

龙蔓江心领神会的点点头,她知道——

刀劳鬼来了。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