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归来当奶爸
星河归来当奶爸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20章 面子

“几位,有话好好说。”丁子骏站起身来,“他是我女朋友的同学,你们找他有什么事吗?”

他刚装完一波逼,现在也不好缩着,何况张娇看着呢。

“他打人了,打的还是我们老大的贵客。”阿豹皮笑肉不笑地说。

“哥们儿,我爸是金凯公司的丁凯,我们也认识这家店的老总。我想这里面怕不是有什么误会,可能就是喝多了。”丁子骏搬出他爸,以为镇得住场面。

谁知那个阿豹呸了一口,满脸不屑:“我管你什么丁凯、杨凯。有种去跟我们老大说去!”

“行,我们去见你老大,你先让人放手,可以吧?”丁子骏经常出入这种场合,也喝醉酒跟人打过架,打完双方盘盘道、最多送两瓶酒完事,他觉得这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韩蕾蕾悄悄对张娇说:“你男朋友好勇敢啊!”

张娇一脸骄傲,感觉把班花艾璐佳也比下去了。

阿豹想了想,点头同意:“好,跟我们来。别耍花样,否则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带人离开包房。

见大家都往外走,姜柔劝余越:“我看事情不简单,你快带着柚柚先走吧,别把小孩子牵连进来。”

余越问:“那你呢?”

姜柔说:“张娇在这儿,我不能走啊。”

余越说:“我也不能走。姜老师,待会儿你抱柚柚站我身后。”

姜柔还想再劝,但余越已经走出去了,她只能抱着小家伙跟上。

到了888包房,里面整整齐齐站着二十几人,清一色纹了纹身的彪形大汉,这阵仗,让一帮女生为之色变。

阿豹对坐在最中间的那人恭恭敬敬地说:“老大,人带来了。”

只见真皮沙发上,有穿旗袍的美女,有穿制服的,有穿短裙丝袜的……无比娇媚,都在卖力讨好一人。

那是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轮廓硬朗,左耳上有一条蜈蚣状的疤痕,触目惊心,似乎是耳朵被刀子削下一半又缝合回去的样子,平头,穿着休闲衬衫和黑裤子。

丁子骏挺了挺腰杆,看着那人说道:“这位大哥,我叫丁子骏,我爸是金凯公司的董事长,之前我朋友多有得罪,还请大哥给个面子。”

“丁凯?”那人冷哼一声,“不要说你,哪怕是你爸见了我也得先敬杯酒叫声洪爷。”

丁子骏浑身一抖,似乎想到了什么,瞪着眼睛,小心翼翼地问:“您是……”

“我叫洪天。你们在我的场子里打了人,还不知道我是谁吗?”那人搂着一个妙龄少女,冷笑说。

“洪……洪爷?!”所有人顿时变了脸色,王健保更是一股凉气直冲天灵盖。

昆城洪天,龙虎社大佬,一手掌控着昆城地下世界,当年一个大集团的董事长得罪了他,差点被打死,最后由大领导出面才保住小命,但还是举家搬离了昆城、不敢再回来。

洪天之所以能有今天地位,靠的就是心狠手辣。

“你刚才说……让我给你面子?”他的手伸进一个美艳女子的裙底不停摩挲,美女虽然心中厌恶,却丝毫不敢躲开,她深知旁边这个男人对不听话的人的手段有多可怕。

他双眼一眯,脸色凌厉起来,突然抄起一个酒瓶“咣当”摔在地上,玻璃碎片四溅:“你叫丁凯过来,问敢不敢要我洪天的面子!”

包房里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小家伙吓得要哭,姜柔赶紧小声安慰,好险才没让她哭出声来。

丁子骏更是脸色苍白,他知道洪天有多牛逼,即便他爸丁凯过来也没用。

“郭老板,人带来了,你看怎么办?”洪天歪着头看一旁肥头大耳的中年人。

“谢洪爷。”那郭老板一抱拳,便冲上前去,逮着王健保狠踹几脚。

王健保还想还手,立刻被旁边几个大汉摁倒在地、一动也不能动。

“小子,刚才不是挺牛吗?”郭老板狞笑着一巴掌扇过去,“现在怎么样,认不认错?”

王健保也是硬气,眼泪鼻涕都被打出来了,却不肯认错。

杨莹哭道:“大保,你就认个错、求个饶吧……”

转而去求丁子骏:“骏少,你再帮忙说说情啊,不然他们会打死大保的。”

丁子骏只能假装没听见,之前他还一副什么场面都搞得定的神气模样,现在只能当缩头乌龟,否则连自己也得搭进去。

对方可是洪天啊!

杨莹见丁子骏是不肯帮忙,掏出手机来说:“你……你们快放人,不然我就报警了……”

她话没说完,手机已经被旁边的一个大汉夺走,扔在地上,一脚踩住:“报警没用,天王老子也管不了洪爷的地盘!”

杨莹绝望了。

郭老板突然看着她说:“小妞,你身上挺有料的,刚才摸了一把手感不错。如果你答应陪我一晚,那我就放了他。”

杨莹呆了呆,王健保猛然挣扎大叫:“畜牲,有种你打死我,不要欺负女人!”

他想跳起来杀了郭老板,但却被两个大汉死死摁着,动弹不得。

“你以为我不敢打死你?”郭老板大笑,伸手抓过一个酒瓶便往王健保脑袋上砸。

几个女生吓得惊叫。

就在这时,一条人影闪过。

郭老板胳膊抡下。

然而……

没有听见酒瓶炸碎的声音。

没有看见脑袋爆裂的画面。

郭老板一瞧自己的手,竟然空空如也。

他大吃一惊。

接着蓦然发现,面前多了一个人,一个长相清秀、穿着普通的男人,那个男人好整以暇地把玩着一只酒瓶,似乎正是自己刚才打算给人脑袋开瓢的那支啤酒瓶。

怎么到了他手里?

不单郭老板没看清,包房里那么多双眼睛都没有看清酒瓶是怎么被夺走的,因为那个男人的动作实在太快。

那个男人便是余越。

余越说:“得饶人处且饶人。给我个面子,放他们走吧。”

郭老板大笑:“你是个什么东西,还敢插手这事?信不信连你一起宰了!”

余越问:“那就是不给面子咯?”

郭老板说:“就凭你,也配要我给你面……”

啪!

话音未落、酒瓶炸破,余越已经把手里的瓶子砸在他脑袋上,同时一脚踢出……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