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娇宠:甜妻有点拽
名门娇宠:甜妻有点拽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三十七章 受伤

乔漫语见裴锦珩神色凝重,温和不语。

她往军区大部去,找到了裴锦珩的师弟。

“师兄身负重任,要护送新型药品前往前线治疗。”

乔漫语闻言,脸色立马凝重,告辞后,她又找到了一位跟在裴锦珩身边的小兵。

小兵看起来很会阿谀奉承,在乔漫语表明是裴锦珩的未婚妻后,立马“少校太太”地叫起来,叫的乔漫语心花怒放。

她一下子就认定他。

……

裴锦珩与顾轻媚出发了。

顾轻媚在车厢内一直拿着纸和笔,一动不动地坐在原位,好像是在规划什么。

裴锦珩主动坐到她身边,见她专注于此,好奇地问:“你在写什么?”

仔细一看,顾轻媚好似画葫芦一样,根本看不出在写什么字。

“我在想一件事。”顾轻媚表情凝重,“我在想,能不能在我们正经运送的药库里,掺一半假药进去。”

裴锦珩认真地想了想,疑问道:“这是为什么?”

“呐,如果有敌国的卧底来,他刚好吃下了那一半的假药,又或者他卷走了一半假药,你觉得怎么样?”

“那你怎么保证他一定拿假药走?而且,我们也没有提前准备假药。”

“这只是我的猜想,”顾轻媚顿了顿,在空白的纸上开始笔画给裴锦珩看,“这个想法还没出发前我就想好了,并且,也已经准备好了假药,那些假药,都是实验失败品。”

裴锦珩不禁十分佩服顾轻媚的周全考虑,眼里露出赞许,“这个办法好,假药不假药的,只有我们知道,到时候安全送到前线,只需要把假药拿出来就好了。”

“是的。当然,我希望卧底永远不要来,更希望这一步,是我多虑了。”

裴锦珩与顾轻媚秘密当即秘密换药,无第三人知晓。

……

夜里,火车驶到一半,停了下来。

“全体休息——”

一个小兵神色匆匆,跑来高级车厢内。

“什么人?”裴锦珩听到声响,警惕起来。

“报告!总部打来电话,请少校去接!”小兵声音洪亮地说道。

“好!请你尽快离开这里。”裴锦珩与小兵相与行军礼,随即往另外一个车厢走去。

而被裴锦珩命令尽快离开的小兵,却依然踏足原地。

他趁没人看他,蹑手蹑脚地潜入了高级车厢内。

此时,顾轻媚正准备休息,看见小兵潜入其中,吓的想要大喊起来。

小兵赶紧上前捂住顾轻媚额嘴,同时拿起带来的抹布塞进顾轻媚的嘴里。

“唔!唔!”顾轻媚完全被一个小兵压制住,双手被小兵绑了起来,动弹不得。

怎么这么凑巧!偏偏裴锦珩离开了。

此时的小兵,正要将顾轻媚用麻绳绑起来。

而下一秒,小兵好像被人捶了一下头部,立刻没有了意识,晕倒在地。

顾轻媚惊慌失措地看着小兵晕倒在她眼前,抬头一看,是裴锦珩!

她又害怕又惊喜,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

裴锦珩马上上前将她嘴里的抹布拿开,开始拿刀解开她手上的绳子。

顾轻媚忍不住大骂:“你怎么这么晚才来!你知不知道,你再晚点来,我就要……”

“对不起,对不起……”裴锦珩满脸都是歉意,着急地给顾轻媚割去身上的绳子。

原来,裴锦珩在赶往另一个车厢的时候,却被告知根本没有总部的电话。

聪明的他,立刻猜到,自己被骗了。

他立马跑回高级车厢。

幸好发现的早!

顾轻媚挣脱出了双手,害怕当即转化为气恼。她气愤地在裴锦珩身上捶打,“都怪你!都怪你!要不是你,我会被人这样侮辱吗?”

在顾轻媚恼气地谩骂裴锦珩的同时,小兵渐渐地苏醒过来,看见裴锦珩与顾轻媚还在,两人的注意力并不在自己身上,他深知,这是个好时机。

他解绑了穿在身上的子母弹里的小型炸弹,正要朝顾轻媚抛去。

裴锦珩眼尖,一下子发现小兵醒来了,并且有所动作。

他立马把顾轻媚抱向出口,“你快点走,我来解决掉他!”

顾轻媚再一次被吓到,她木讷地点点头,头也不回地往外跑去。

“轰!”

一声巨响响彻天空。

“裴锦珩……裴锦珩!裴锦珩!”

顾轻媚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喊破了嗓子,仍然没看见车厢门口有人出来。

“来人啊!”

众人听到巨响赶紧跑了过来,一阵忙乱后,顾轻媚看见了人群里被抬着出来的裴锦珩。

裴锦珩受伤了,背部受了重击,残破的衣服正吐露着鲜血。

顾轻媚夺泪而出,却被众人拉了开来。

时不待人,裴锦珩需要立即治疗!

顾轻媚被人抛在地上,精致的妆容早已被她哭花了。

又有人,将小兵抬了出来。

顾轻媚一眼就看见了,她扯着嗓子,“给我放下!不准抬!!”

她嘶吼着,爬着过去拉扯着小兵的衣领。

她甚至发现,小兵根本没有受到重伤,只是手轻微的受了轻伤而已。

“不公平!不公平!”

她大叫着,朝着小兵怒吼。

小兵仍然清醒着,他突然奸笑起来,“你居然没死,我想害的是你,又不是他!”

顾轻媚又气又怕,她颤抖着握紧拳头,连着说话的声音也颤抖起来,“你个无赖!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小兵轻蔑地看她一眼,“我怎么可能跟你说?拿钱做事,就应该保密到底!”

顾轻媚瞪着一双大眼,随便地擦去脸上的眼泪,毫无形象可言。

“除非……”小兵的声音开始孱弱起来。

“除非什么!”顾轻媚仿佛听到了希望,急切地抓紧他的衣领,并不希望他就这么死去。

“除非……你们把新药先给我吃了,把我救起来,再跟你说。”

顾轻媚冷哼一声,甩开他的衣领,“你想的美!”

“不要?”小兵又再次奸笑,“我知道在哪!”

小兵囫囵地站了起来,用力跑起来。

有人要去阻拦他,顾轻媚轻笑一声,“让他去!他吃了要是不死,正好证明我的药有用!我就可以提前回去了!”

小兵跑一段摔一段,他哆哆嗦嗦地,朝药库去。

顾轻媚也跟着狼狈地爬了起来,一探究竟。

她赶到的时候,小兵正在拆药吃下。

在他吃下不久之后,他瞪着一双大眼盯着顾轻媚,颤抖着身体指着她说:“你……你……”

他突然朝天大喷血泉,一命呜呼!

顾轻媚眼睁睁地看着他,大口喷血后,人如一张毫无力气的纸一样,死倒在地上。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