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咒惊魂
恶咒惊魂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十三章 纸条

乞丐摇了摇头:“这个问题,我也无法回答你,但她真的是个人。”

我一阵无语,她要真是人,那赵娜和赵娜的哥哥等人,就不可能是她杀的。

因为人不可能有这样的本事。那他们是怎么死的?总不能是闲的蛋疼自己用针把自己给扎死了吧?

更让我纳闷儿的是,她当时是怎么把我从那么多人的手里带出来的,又是怎么从赵娜她哥的手里逃出来的?

不挑出她点刺来不甘心:“那你觉得她长得怎么样?是不是特别丑?”

乞丐说道:“那个叫赵娜的的确很丑,但柳小烟长得挺好看的。”

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柳小烟啊柳小烟!我就姑且先不纠结你是不是人,但你明明丑的要命,为啥全世界都觉得你漂亮呢?

难不成真的是我眼睛有问题了?

…………

当晚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

洗漱过后躺在床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有那块玉在身边,我睡得很踏实。

好久没有过的踏实了。

第二天我起的很早,洗漱过后没多久,罗祺福来我家找我玩儿。

我打趣道:“哟,这不是罗大忙人吗?光临寒舍有何贵干?”

“你给我滚蛋!”他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吃饭了没?”

我说:“这才几点,当然没吃。怎么?你请我?”

他笑道:“一顿饭我还管不起你了?走着!”

有人请客不去就是傻子了。

我们正要出去,柳小烟突然睡眼惺忪的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跟我们撞了个正着。她看见罗祺福,微微一笑:“你好。”

罗祺福也对她笑了笑:“你好。”

虽然在笑,但不知为什么,他眼神中竟带有一丝嫌弃……

这小子今天特别抠,请一次客就请我去路边摊吃油条豆浆,还说什么早晨起来适合吃这些,不适合吃太过油腻的东西。

油条完全是用油炸出来的,这他妈还不算油腻?

他拿来几根油条坐下,对我说道:“你家里那女的谁啊?长得也太磕碜了吧?”

我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你刚才说啥?你再说一遍?”我激动的要命,终于有人跟我一样觉得柳小烟丑了。

罗祺福吓了一跳:“兄弟,我开玩笑的,你别生气。”

我说:“我没生气,我也觉得她丑的要死。你是不知道啊,这女人诡异的很,别看她丑成这样,但是在别人的眼里美的跟个天仙一样。”

“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要削我呢!”罗祺福拍了拍胸口:“半脸麻子方瓜脸,一张大嘴赶上青蛙了。还有她的腰,那还叫腰吗?整个一水桶,咋能跟天仙扯上关系?”

我叹了口气:“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你是不知道啊,我父母成天逼着我跟那女的成亲呢,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话刚出口,罗祺福就笑出了杀猪声。

“你他娘的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损友,看我不打死你!”说着,掐住了他的脖子。

罗祺福双手投降:“我错了!求原谅。”

我松开了他:“那我就饶你一命。”

他说:“先别扯皮了,你打算怎么办?”

我说:“等女鬼主播的事情结束了,我就想办法把她从我家弄出去。”

他说:“讲真的,你也老大不小了,还没个对象,我都替你着急。跟你说,我女朋友有个闺蜜,长的那叫一个正点,据可靠情报她至今单身,我今天来其实就是想带你去跟她认识一下。”

我笑道:“真的?算你小子够意思。但我现在哪有心情啊?等我解决了女鬼主播的事情再说吧。”

他说:“这你可得想清楚了啊,这么漂亮的妹子很多人等着呢。”

正说着,迎面突然走来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老大爷,伸出一个破碗说道:“两位小兄弟,给口饭吃吧。”

他的皮肤十分粗糙,脸被太阳晒得黝黑,嘴唇也不知道干裂了多少道口子。

我看老人家可怜,就拿了两根油条。

谁知还没等递给他,突然有个中年人一脚踢在了老人身上:“要饭滚一边儿要去!别他妈挡着大爷走路。”

那中年人比我矮一点,方脸。

看到他踢老人我就气不打一出来:“你这人有没有点素质?在这里称什么大爷呢?道歉!”

他冷笑一声:“呦呵!出头鸟啊?你算什么东西?我爱怎么怎么着,跟你有啥关系?”

这货穿的不怎么样,而且还在地摊上吃饭,所以应该只是个无理霸道的流氓,不会是什么有钱有势的人。

再说了,要饭的就不是人了?你就是有钱有势也不能这么欺负人。

刚才的老大爷拉了拉我的胳膊:“小伙子,算了吧。”

我说:“大爷,你那一脚不能白挨,得讨个说法。”

中年人白了我一眼,转身就走。我抓住了他的肩膀:“你上哪儿去?”

他转身就是一巴掌:“小b崽子,我给你点脸了是不?”

我心中的怒火顿时燃烧了起来,但还没来得及爆发,一旁的罗祺福看不下去了。

他抄起凳子,猛地砸在了中年人的大腿上,接着一个大耳瓜子甩了过去:“草拟吗的!道歉!不然今天我们两个就让你横着回去!”

中年人疼的龇牙咧嘴的,他见我们人多,只能认怂:“行行行,我道歉,道歉。老人家,对不起,我不该踢你。还有你小兄弟,我不该打你,我错了。”

“滚!”罗祺福把凳子朝地上一摔。

中年人一瘸一拐的走了。

我把老大爷扶到桌子前:“大爷,您尽管吃,这顿我请你。”

他还是个瘸子。

不过一想也是,身体健全的人谁会去讨饭呢?

摊子的老板娘端来一碗豆浆,放到老大爷面前:“喝点豆浆吧,这是送的。”

回去的路上,罗祺福叹道:“我说,你啥时候才能改了这个多管闲事儿的毛病,你这样很容易给自己惹来麻烦。”

我说:“我这毛病这辈子估计是改不了了,再说了,今天你不是也管了吗?”

他白了我一眼:“我那是看不惯他打你,懂不?”

我笑了笑,不再说话。

他说让我别多管闲事,但他又何尝不是个热心肠的人呢?今天这件事情就算我不出手,他也会出手的。

分开以后,我直接回了家。

自从柳小烟住进我们家以后,每天都会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的,什么活都抢着干,一天天把我爸妈哄得高兴死了,越来越稀罕她。虽然说乞丐说她是人,但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我发现她身上有很多诡异的地方,所以我越来越不放心她跟我父母单独在一起。

此时,家里只有柳小烟自己,我父母出去逛街了。

回到房间,我把手伸进口袋,摸了摸仲长修送给我的那块玉。保命的家伙,我肯定要随身携带,而且要时不时的确定一下它还在不在。

还真别说,自从有了这个玉,小心肝儿就再也没来找过我。

可我摸到玉的同时,还摸到了一张纸条。

我赶紧把玉掏了出来,只见纸条就贴在玉上,上面写着:“小伙子,我是今天的那个叫花子。有些事情我本来不应该说,但看你人还不错,我还是决定送你两句话。第一,这块玉对你没好处,赶紧处理了吧。第二,不要轻易相信你身边的任何一个人,表面上一直在帮你,说不定却在背地后里害你。”

我有些惊讶,那老头是什么来头?他怎么知道我身上有这块玉?还有这张纸条,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塞进我的口袋里的,我全然没有察觉。

有人表面上在帮我,背地后里却在害我。

说的是乞丐吗?一直在帮我的人只有他。

如果他想害我,根本不必救我那么多次。

还有这块玉,乞丐说能保命,让我一定要贴身带着。

可岑亮和那老头都说这块玉对我没好处,让我扔了。

我自然是听乞丐的,只是我搞不明白那两个人为什么要针对这块玉。

我拿着玉在阳光底下看了半天,结果发现它不管在手中攥多久,都不会变热。

按理来说玉都是传热的....

我苦笑一声,爱咋咋地吧,最近一段时间总是疑神疑鬼的,都快成了精神病了。

这一整天除了上厕所我都待在房间里,直到傍晚的时候,我妈要去逛夜市,非得拉着我一起。

当然,此行少不了讨人厌的柳小烟。

两个女人逛的不亦乐乎,买了一大堆东西全塞我手里了。难怪我妈非得拉着我来,感情是让我来为她们拎东西的。

女人逛街的能力男人永远比不了。

逛了半晚上,俩人看起来一点也不累。

但我的脚底板都快肿了,两只胳膊因为拎着东西,也变得酸软无力。

我正准备坐在马路边歇会儿,结果不知道谁家的熊孩子在后面推了我一把。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我一头拱到了地上。

这一下摔的不轻,我竟然出现了短暂的昏厥。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围观了。

我赶紧爬了起来,就在这时,我妈和柳小烟发现了我摔跟头,喊着我的名字着急忙慌的跑了过来。

我微微笑道:“妈,我没事儿,你不用着急。”

不想两人却像是没看见我一样,跑到了我身后。

我下意识的转过了身子,然而眼前的一幕吓得我差点把我的魂儿都吓飞了。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