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小姐和哭包先生
多肉小姐和哭包先生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005 从此天各一方

苏谡想了想,然后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对,一定是这样。

“快吃快吃,谁吃的慢谁洗碗啊。”言轻轻又抬起眼催促。

不过这次是真心的:)

苏谡说的“待会儿”,在言轻轻看来简直就是神速,两个人这顿饭还没吃完,就听到门铃响了。

言轻轻迟疑的看了他一眼,走过去开了门。

门口是个气质冷艳高贵的美女。

……对,就是她刚刚在楼下看到和苏大少站在一起的那位美女。

言轻轻眯了眯眼,愈发觉得眼熟,大脑快速运转了一番,才想起——

曾经在医院也见过她一面。

当时以为苏谡是陪她去打胎的,现在看她体态还算丰腴,性感却也毫不逊色……身体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了?

她正暗自琢磨着,美女开口了。

“早就说让你出门之前把脑子带好了,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言轻轻默默的退到一边,想她的身份大概是苏谡的情妇(?)一类,却没料到她居然敢这样对他说话。

陆小苓告诉过她,苏家表面是一般的富商……实际上确实也差不多,只是暗里的路子不少,黑白两道皆有涉及,在B市几乎一手遮天。

简单来说就是——惹不起。

苏谡嗤笑一声,面容带着邪气,“怎么还亲自上来了?好歹小心点儿肚子里那个小的啊。”

美女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还不是为了看看,这么一会儿,你又勾搭上哪家的良家少女了。”

“……”嗯,她确实还是少女。

言轻轻默默的给美女点了个赞。

美女很快又把目光放在了她的身上,只是略微的停顿,就收了回来。

“行,口味又换了。”嘴角带着悠悠的笑,然后转身就走了。

苏谡黑着脸关上了门,扭过头就看到言轻轻神秘兮兮的看着她,“她不是你……女朋友吗?”

“女朋友”这个词,她说的很是委婉了。

苏谡敛着眸,看都没看她,答道,“不是。是我姐。”

言轻轻哦了一声,坐了下来,抬起头正对他尖俏的下巴,“其实我有点儿好奇。”

“嗯?”

“你怎么放心进我家的,还吃我做的饭?我们又不熟,就不怕我把你迷晕了卖进大山里头去?”

“……”然后呢?给人生孩子???

他冷哼了一声,似笑非笑,“你真是有趣。”

言轻轻夹起一只虾仁,嚼在嘴里,问他,“你钥匙也送到了,还不快走?”

“……”她以为他不想走吗!可是……他的饭还没吃完啊!

苏谡告别不久之后,又有贵客临门。

言轻轻脸色微白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下意识的就要关上门,门口的男人看到她的动作,连忙伸出手向里推,“轻轻,我有事找你!你别急!”

言轻轻到底是女孩,力气不够,便气急败坏的松了手,背对着他舒了一口气,连头都不回的,“你还来做什么?”

男人关上门,走到她面前去,高出她半个头,“轻轻,我其实……”

言轻轻面带嘲讽,脱口而出,“你不是来找我复合的吧?”

她曾经听陆小苓跟她提过,高成凌家里的企业出了问题,资金周转困难,他正四处借钱。

陆小苓还开玩笑的和她提到过这件事,跟言他也许还会再回来找她……现在看起来,总不会是一语成谶了吧?

高成凌面上一顿,抿了抿唇,似乎难以启齿,说出的话却令她皱眉,“轻轻……当年是我对不起你,你也知道家里现在公司困难,我听同学说你现在写小说很赚钱,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重新在一起,好不好?”

言轻轻的嘴角抽了抽,有点痛恨当年那个瞎了眼的自己,究竟怎么会和这样一个渣男待在一起三年还毫无察觉?

果然艺术来源于生活,没有最渣,只有更渣。

“轻轻,你知道的,我当年也是迫不得已,都是白雪一起缠着我,所以我才……”

话音未落,言轻轻手起掌落,一个耳光便打在了他的脸上,胸口强烈的起伏。

“现在,滚。”

她瞪着双眼,扬起头,看着他错愕的面孔。

打人这种事,她想了二十多年,只是从来没有实践过。

今天终于落到了应得的人身上。

高成凌的眼角眯了眯,那是他生气的前兆——言轻轻再了解不过,甚至已经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却没想到他忽然笑了出声,“没关系,我知道你还在生气,我会一直等你的。”

“……”他的脸皮厚度,究竟是修炼到什么程度了。

高成凌是她一进大学就交往的男朋友,比她大一届,是当时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最终却选择了言轻轻,这让许多人都大跌眼镜。

言轻轻也有些不安,不是因为自己是身材而自卑,只是担心,觊觎他的人那么多,她该怎么办呢?

还好高成凌一直“洁身自好”,从来不和其他异性有过多的联系,这也让言轻轻安心了不少。

三年过去,高成凌即将毕业,却在这时出现了意外。

她满怀欣喜的去找他,却看到了残酷的一幕:

高成凌坐在长椅上,怀里抱着个娇小可人的姑娘,两人正在耳鬓厮磨。

言轻轻几乎绝望的离开了,一丝声息都没有发出。

直到高成凌回到寝室,听到舍友告诉他言轻轻曾经来过的那一刻,便知道事情已然败露了。

从那以后,两个人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言轻轻没有质问,高成凌没有解释,从此天各一方。

如果不是陆小苓提起他,她恐怕就要忘记他的模样了。

可是偏偏他又出现了,而她竟然还会心恸。

不得不说,有些人就是这样,埋在记忆里不声不响,当他真正站到了你的面前,又仿佛心里愈合的结痂再度被残忍的撕开,于是便血流成河。

——言轻轻把玻璃杯里的最后一滴酒喝了下去,然后郑重的把这段话敲在了手机上,留着以后写文的时候当素材。

她已经全然记不清,为高成凌开启过多少个第一次。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