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终于对我这只锦鲤下手了
生活终于对我这只锦鲤下手了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88.爬上来。

陆江北和凌云志一路气氛还不错,当二人打开房门,屋里的徐瑾欢和向阳,正暧昧地抱在一起。

向阳瞬间,将自己身上的徐瑾欢推开,而自己因为重心不稳,朝后面倒去。徐瑾欢则为了保护向阳,一手圈住向阳,另一手护住向阳的后脑勺,也跟着倒下去。原本分开的两人又贴在一起,且姿势更加暧昧。

凌云志登时就想上去踹两脚,然而陆江北先他一步,抢过门把手,将门重新合上。

“你干嘛?”

陆江北耸了下肩膀。

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地在门口相互看了一分钟。陆江北才开门,而此时徐瑾欢正躺在沙发上,而向阳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举着一本书,那本书还是倒着的。

凌云志走进去,一屁股坐在向阳对面,向阳的目光带着胆怯绕过书飞速扫了凌云志一下,被他那怒气冲天的气势吓了回来,赶紧用书挡住自己通红的脸。

“怎么样?”徐瑾欢对着正在关门的陆江北问道。

“说声谢都不会,就知道像个大爷似的躺着。”凌云志不满地朝徐瑾欢挖了一眼,他将自己身后的背包脱下来朝徐瑾欢的正脸甩去。

徐瑾欢两手接了书包,皮笑肉不笑地朝凌云志嘿嘿一笑,下一秒就收了笑脸。他坐起身,将凌云志的书包拉开,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倾倒在茶几上。

四五十个大小不一的sd卡散落周边,还有三四块的黑色硬盘。

向阳好奇地放下书,他的手从书上划向茶几,但最终还是没敢碰桌上的东西。

徐瑾欢皱眉,将硬盘抽出来摞在一起,又将sd卡拢了拢,堆成一个小丘:“应该不止这些。”

“当然不止。”凌云志有些不情愿,他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摞照片,扔在桌上,所有的照片主角都只有一个人——徐瑾欢。站在台上的徐瑾欢,坐在休息室的徐瑾欢,倒在沙发上流口水的徐瑾欢,与朋友交谈欢笑的徐瑾欢……

所有的照片的徐瑾欢都没有看镜头,不少的照片上还残留着为了隐蔽偷拍人位置而出现的黑影,都是些花盆,窗框,或者是草叶之类的形状。

向阳虽然知道有人在跟踪徐瑾欢,但是看到切实的证据之后,还是有一些震惊的。对方跟踪偷拍的程度完全超乎他的想象,这么多照片,他得跟多久才能拍出来?

向阳赶紧去看徐瑾欢的表情,只见徐瑾欢的下巴都要吓掉了。徐瑾欢现在一定也挺不好受的吧。他坐到徐瑾欢身旁,附上徐瑾欢的手,安抚地摩挲着:“你还好么?”

徐瑾欢出乎意料地嘴角上扬,他一扭头,向阳在他的眼中看到得竟然全是兴奋:“还挺帅的。”

“切——”凌云志不屑地翻了个白眼,走到凌云志身旁的陆江北无奈地笑着摇头,暗自感叹徐瑾欢心真大。

向阳再次扫向零零散散的照片,虽说角度不同,但确实是——挺帅的。他咽了下口水,朝徐瑾欢点点头,并比了个大拇指。

凌云志再次翻了个白眼。这俩王八绿豆真是般配,这种时候还有心思想这些。他摆摆手插嘴道:“差不多得了,边上还有人呢。”

徐瑾欢反手拍拍向阳的手,随后才一本正经地继续朝凌云志问道:“还有呢?”

“除了这些,还有他还收集了你一衣柜的东西,从你擦过嘴的纸巾,到你用过的内裤,几乎你碰过的东西他都收藏了。全部藏在他的床底下,真的太恶心了。”凌云志晃了晃手里的手机:“我已经拍过照了,至于之后,就是警察的事情了。”说着,他将手机交给身边的陆江北,陆江北低眉一笑,搂了搂凌云志的肩膀。

“陆警官,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本来就是我的案子。”陆江北耸了下肩,徐瑾欢与陆江北的目光在空中相遇,默契地一笑。察觉到这一瞬间的凌云志本能地感觉到身上的汗毛倒立。

“你俩又达成了什么不可见人的交易?”凌云志侧身远离陆江北,陆江北只是挑了下眉,并没有反驳也没有回答。就在这紧要关头,突然“噗嗤”一声从旁边传来。凌云志扭头,见向阳将嘴唇含进嘴里,但却抑制不住自己双肩的颤抖。

“抱歉,我知道现在不合时宜,但是……”向阳此刻的脑中正在播放以凌云志主演,陆江北和徐瑾欢做配角的沙雕喜剧,越想越离谱,但是也有愈发好笑。他是在撑不住,拼命捂住自己的嘴。

“靠!小白痴都知道!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凌云志下意识地双手交叉抱住自己。“不带你们这么过河拆桥的。”

“放心。”徐瑾欢脸上的笑容依旧灿烂:“我们什么都没做。”

-

搬家公司头一回接到这样的活。

他们的公司确实是小,只有一辆小面包,而除了领头的之外,只有两三个人,一般都是处理小型搬家的,像运送家具之类的。

他们确实在网站上放了自己的电话和地址,但却没想到,竟然会有人打电话来让他们翻墙进去一间老宅,挪动一个沉重的实木柜子。不过有钱赚,又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事情,领头的觉得没差,干活的也就跟着干了。

他们更没想到,给钱的人竟然是从柜子下面的地窖里出来的,还是个孩子。

这孩子出手阔绰,但都是非现金交易。其中一个工人起了歪脑筋,却被那孩子的阴郁吓得差点尿裤子。领头的赶紧赔了不是,带着工人立刻离开奇怪的老宅。

“老大,你看着老宅阴森森的,那孩子又是从地下出来的,不会是……”

“别瞎想。”领头的狠敲了下工人的脑袋,但他顿了顿又说了句:“今晚回去都好好洗个澡,明早杀只鸡放放血。”

许知行轻车熟路地找到最近的快餐店,他随便点了些东西,立刻找到熟悉的座位,将电脑的插上,开机动画闪过他的脸,将他的脸色映得煞白。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