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传傲娇攻的整治办法
祖传傲娇攻的整治办法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19接线

徐百川进了俱乐部的大楼,拐进媒体室,一堆穿着短袖大裤衩脚踩凉拖的选手工作人员们在机器后面走来走去,然而更多的还是小姐姐,她们以各种必要的理由留在现场,企图抢先看到选手们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被抽中采访的队员被要求说三句土味情话,这个队员性格腼腆,对着镜头几次三番笑场,徐百川也莫名看笑了。

他的选择从来都不少,只是他的眼睛已经被唐近这一片叶子挡住,后面的泰山再是巍峨,也难以挤进他的视线。

俱乐部的上班时间相当灵活,喜欢早起的可以朝九晚五,不赖床会死的人朝十晚六,徐百川喜欢早起呼吸清晨凉意沁人的空气,自然而然选择了第一种。

每天早上雷打不动的六点起床下楼跑半个小时的步,想自己做早饭就顺路买回些材料,懒得动手时就买现成的。吃过饭之后乘地铁去公司,有座位的时候很少,多数是被夹在人群中间,左倾右倒地翻看读者给自己的评论。到了公司之后与一群平均年龄不超过25岁的年轻人一起工作,听他们讲现在流行的梗和段子,一起想刁钻但不过分为难选手却取悦观众的问题。

说起来不太好意思,徐百川觉得有点幸福。

这种波澜不惊的幸福持续了快三个月,直到他在某天下班时接起了一个陌生的号码。

H市最冷时也很少到零下,与B市动辄零下十几的气温不能相比,但论起冷度来,却不相上下。不知是不是当地人早就习惯了这种冷,公司里的同事们既不用垫子也不穿秋裤,更可怕的还有外穿大衣光腿的小姐姐,唯有徐百川认怂地裹上自己的羽绒服,每天在地铁上看着鼓鼓的衣袖被人挤瘪鼓起再挤瘪。

接到电话时他正拎着一袋待宰的番茄,从地铁站到小区门口一百米的路才走了一半,把手伸进口袋拎出手机。

天太冷,他看也没看就接起电话问道:“你好,哪位?”

一句话没说完,就被对面狂放的音乐震得将手机拿开了一些,他纳闷地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号码。

这三个月他认识了太多人,一时间也不太确定是不是哪个没存过号码的同事,于是将音量调到最低,大声道:“你好?”

音乐声中有掺杂了一连串的叮叮当当的声音,像是酒杯相撞,伴随着几声惊呼,徐百川喊了几声,仍是没人答,只好挂断这个奇怪的电话。

快走到小区门口时,手机再度响起,还是刚才的号码,徐百川仍旧接起,这次对面的音乐声小了许多,应该是走到了安静的地方,他道:“你好?”

音乐声越来越小,不规律的脚步声愈发明显,对方所在的地方应该很空旷,脚步声中带着回音。徐百川开始怀疑是不是有人在酒吧不小心碰到了手机给他拨了过来。

他决定再问最后一次:“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脚步声停止,手机里传来低低的男音,与平时的低沉不同,沙哑,快要沉到胸腔里,更像是呢喃。

唐近道:“徐百川。”

徐百川忽然停在了萧瑟的寒风里。

作者有话说 :微博@卡列夫司机 求收藏求评论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