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起龙骧
晋起龙骧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二十章 烈火烹油之物

次日下午,王敦似平日里一般,正在自己屋里为府里的两个病人问诊,仔细写方子时,看到王衍就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就是不肯进来。

待两人拿着方子离开后,王衍才泰然进屋。

王敦起身上前躬身施礼。

王衍从未进过王敦的屋子,这还是头一次来。他踱着步子,四处看了看,又随手翻了翻书架上的几本书后,慢悠悠地问道,“我昨日里叫你开的方子,你开好了没有?”

“呃……”

王敦心想这没病讨药吃的来了,该怎么办……索性开几味不温不火的补药给他就是了。

于是他走到桌旁,正准备开方子,忽被王衍拉住,王衍又伸长了脖子朝门外看了看,看到没有人来,于是他用手掩口,凑到王敦耳根旁,悄声说,“我有隐疾……你要替我保密……”

王敦莫名,他着实看不出王衍有什么病!

看到王敦一副为难的样子,王衍压低了声音,凑得更近了,悄声说了两个字“不举”。

看王敦还是一脸莫名地呆在那里,王衍又掩口,一字一字地清楚仔细地轻声说道“我不阳举”。

王敦忽地身子一直,唰地一下脸红到了耳根。

王衍看他的样子,心想应该是明白了……

“侄儿……侄儿从未看过此种病症,不知……不知该如何下药!还是请二伯到外面另请高明吧。”王敦再次躬身施礼道,他把腰弯得更低了。

王衍重重拍了他一下肩膀,大声说道,“都说是隐疾了,能够与外人道吗……”

随即接着又笑道:“你是你父亲的高徒,我相信你。你好好查查各路医书,给我寻个好方子。”

……

随后接连数日,王敦都闭门博览群书,细心钻研。就算是早上为王循针灸完双腿后,也是匆匆就离开。

王循看出异常,问他“你这几日究竟在忙些个什么……”

“二伯有疾,我医学造诣浅薄,不知该如何施治。这几日都在寻访各种医书,细心钻研,看该如何施治用药。”王敦恭敬地答到。

“他能有什么病!不过是被一身肥肉给累的……吃太多给撑的……”王循毫不客气地揶揄道。

这些个日子,王衍时不时就来王敦处看看,看他闭门谢客,确实在埋头钻研着,也就放心离去,耐心等着。

……

“都说王老爷被他儿子的一干债主们,轮番上门讨债,都被气得卧榻好些日子了。年纪又这么大了,怕是要不成啦……”

这样的传言在整个建邺城里流传着,就算是在整个王府上下,大家也都说得有鼻子有的。因为确实王敦日日都要到王循的屋里施针,给药……又因为确实府内上上下下好些个日子都没见着王循出来走动了。

王旭的那些债主们,这些日子也都暂时消停了。因为谁都不愿意当这个逼死王府老爷的罪人。

……

在听到这样的传闻后,王旭在第一时间就飞奔回了家,噼里啪啦连冲带撞地推开王老爷的房门后,看见王敦正坐在床边的小凳上给王老爷的腿脚施针,再走近看看,发现王老爷正端坐在床上,手里还握着本书,正怡然自得地在看书。

王旭长舒一口气,“好嘛,我还以为您要死呢了。这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畜生。你就巴不得我早点死喽!就再没有人管你在外面做的那些腌臜事儿……”说着,王老爷将手中的书卷向王旭砸去。

“我这还以为您病了……您这么大的力气,中气十足,感情身体好得很……”王旭一个闪身,躲开了朝自己飞来的书卷。

“你就巴不得我早点死,我这样让你失望啦?……”王老爷纵身而起,左瞧瞧,右看看,瞟眼看到闲置在一角的拄拐,赤脚走过去抄起来就要打人……

王旭一看这架势,麻溜地就往外跑,边跑还边回头说,“看见您身体那么好,无需拄拐,都能下地走路了,我就放心了,放心啦,我走咯……

还有,记得,外头欠着的钱要还上……”

“你给我回来……回来……”任王老爷再怎么呼唤,却见那王旭已霎时间跑得没了踪影。只留下王老爷,站在门口被气得直跺脚。

“快将你大伯扶回来……别再受凉咯……”王衍在一侧喊道。

王敦将王循再次扶上了床,王循顺势躺下,他这一刻只觉得脑仁疼。

“我说大哥呀,平日里怪旭儿不回来,盼他回来……等他回来咯,说不上两句话,你又把他打跑咯……唉……”王衍在一侧唉声叹气地道。

听到,王衍这么一说,王循顿时觉得自己的脑仁更疼了,闭目叹息,不停地用手捶着自己的额头。

……

转眼已是盛夏,日头毒辣。

所有的花草都被晒得蔫蔫的,垂着枝叶。王府里上上下下的人也都精神萎靡……

院里很少有人出来走动,都在各自的屋里歇凉,冲着瞌睡,仆人各自做着手上的活儿也是无精打采的,不时打着哈欠。

只有院子里的知了可劲儿地叫着,一声比一声尖锐,一声比一声刺耳,啄人神经……

还有一个英姿飒朗,精神头十足的人就是王衍。他走到王敦的屋里,看见屋里只有王敦一人坐在书案旁杵着腮帮子打瞌睡。

王衍心情好极了,还蹑手蹑脚地走过去,逗趣地吓了王敦一跳。

“我说大侄子,你上次给我配的药,效果不错,就是……”王衍又是凑到王敦耳朵根子旁,一阵咕哝。

“二伯,我觉得应该可以了,不必再服药……况且‘多’则伤身……

还有,导哥成天在我面前念叨,说您抓这一副药的钱,抵得上平常人家一个月的用度……我看还是就此停了吧。”

王衍一瞪眼,把那脸上两道缝儿似的眼睛,一下子瞪成了两颗黑豆,“小王八羔子,还反了他不成。不用管他,他那儿我自会去说道。

你这只需给我开方子,还需要再调整,调整。这药效需要更强,药力要更持久……”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王府里有了第二则谣言,说二老爷王衍,近日活出了第二春,他那屋里夜夜笙歌,似乎又要纳妾了……

这建邺城的市井里也多了一条传闻,说是某个达官贵人,好几次把城里最大的那家花楼给包了,说是为了遮人耳目,就怕透露金主真实身份。听里面的姑娘说,金主阔气,一晚上悦女无数,一高兴就撒钱,姑娘们都拼了劲儿地往跟前儿凑呢……

……

王敦把新开好的方子送来给王导,王导不理他,低头继续看着账簿。

“喏,这是二老爷的方子。”王敦看王导一脸不高兴,把药方直接伸了过去,放到桌上,王导面前。

“这二老爷刚走,刚才还数落了我一阵。我现在是不是该谢谢你呀?”王导不带好气地说。

“别那么小家子气,王大管家。我为二老爷开药除疾,遂成心愿;王大管家为府里的用度开支殚精竭虑,操持节省。你我各尽其职,都是应该的……”

王敦边说着,边用两个指尖儿重重地敲了敲摆在桌子上的药方。

王导似乎明白了什么,也不怒了。

王敦接着又从袖口里掏出另一张药方递给王导,“再在上面的方子里加上这两味药。记住,要找不同的人采买,你亲自熬煮。”

王导接过第二个药方,直接塞到了自己袖口里问“这是什么?”

王敦讳莫如深地笑着说“此药之精髓,烈火烹油之物……”

王导拿起桌上的第一个药方,仔细收好,也笑了。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