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境四方
国境四方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十二章:扶世剑法

出了后厨,一阵深夜的凉意袭来,顾翎身上的衣裳本就不厚,寒风全灌进体内,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大厨敲了敲叠锦的房门,得到应允后推门而进,屋内的暖气让手脚僵冷的顾翎缓了回来。

公羽正拿着一件羊绒披风将坐着的叠锦裹好。

大厨将片儿川轻置桌上,从顾翎手中接过食盒,将里头的酥饼拿出,肉味的香气混着芝麻灌进顾翎鼻腔。

忍不住香味的倾袭,顾翎打了一个喷嚏,让众人的注意力全挤到了他身上;大厨眉头紧蹙,连忙看向公羽和叠进,察看脸色。

“我…”我发誓,打喷嚏不是我忍得住的。

顾翎深觉尴尬,抬眼看向公羽和叠锦,幸运的是公羽只皱了下眉头,并没有神色异样。

他用筷子夹起一块切碎的酥饼,递到叠锦口中,又用汤匙摇了一口片儿川的汤,吹了吹气递过去,从头到尾,叠锦都没动过手,被完整无缝地暖在羊绒里。

宠溺的气氛溢满房间,让顾翎这个涉世不深,未谙情事的男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爱意。

顾翎看不懂眼前的情形,只觉胸口心跳比平时更快,脸上有一丝热晕。

直到躺回床上,他仍旧在思考,南国的男人与男人之间,都这么照顾彼此的吗?

吃饱喝足,顾翎睡了一个满足的短觉;翌日清晨,他刚刚醒来,翎七已经候在屋里,确切地说是站在他的床边,眼睛直勾勾地俯视着睡觉的他,差点把他被吓死。

“翎七。”顾翎连忙下床穿衣穿鞋。

“公羽命我带你练剑,以后在卯时前你要准备好。”

“好。”

顾翎正在整理衣裳,翎七催促道:“行了,很好了,不用整理。”

“我再洗把脸。”

刚刚将水拨上脸,还没来得及擦净,翎七直接上前拎过顾翎的衣领出门,差点把人绊一跤。

——这人莫不是急性子?顾翎心想,不然这么风风火火的,连衣裳都不让人整!上赶着不是买卖啊。

翎七将顾翎带到七贤府后山的一座竹林,鸟鸣清脆,在清晨带给人一丝愉悦的心情。

一阵微风起,竹林敲起一段自然音乐,清韵之音。

翎七抽剑,随手就近割下一根细竹,削弱竹尖,扔给顾翎。

“可曾习武?”

顾翎摇头,“未曾。”

“那先看着。”

陡然之间,翎七已经腾飞,横扫一片竹叶,剑如一条穿梭丛林敏捷的快蛇,嘶嘶破风,行走四身;须臾又如飞羽,轻盈点剑;忽而又似有电闪雷鸣,风雨欲来,竹叶纷崩。

翎七挽个剑花,自空中收剑而落,动作一气呵成。

顾翎看得目瞪口呆。

“刚刚的剑法叫‘扶世’,是公羽所创。抽带提格、击刺点崩、搅压劈截洗,”翎七一一示范,“平衡还是翻转等你学会了这些技法自然就会了,你试试。”

顾翎只记得三分,提起竹子甩出第一个不太标准的动作,翎七上前替他摆了摆,一个一个技法教过去。

“扶世剑法讲求利用自然,风云三征,便可征服万物。”翎七提剑示范,“风为翎,收拢清风,借风之力;云为羽,轻踏淡云,以云为步;雨水雪,自然万物为气,不动为守,动则如千军,气吞山河。”

翎七一剑带过,瞬时腾起片片落叶向前方扫去,一叶即断一根细竹,扰得一群飞鸟惊叫四散。

“可记得?”翎七收剑,问。

顾翎看得傻眼,除了被夜阑刺了一刀,他何曾见过真正的剑客。

灵台寺中的武僧,耍的都是棍子和拳头;而佛图和方丈大师与普通僧人不同,他们身上自带佛法,从不习武,却可以灵力自保并抵挡世间千灾万难,他从未知道剑法竟是如此轻快敏捷、潇洒飘逸。

“学会了吗?”翎七再次询问。

顾翎摇头,“只看明白一点,一点点。”

“我再给你示范一遍。”

……

“记得了吗?”

顾翎点头,又摇头,这纠结的来回急得翎七直挠自己的后脑勺,不知如何是好。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物极必反,顾翎现在的脑子,招数没记全,还恰似一锅糊了的白粥,粘了锅底,一股焦味。

“祖宗,你自己先练练,我歇会儿。”不是身疲,而是心累,翎七就没见过这么木讷愚笨的人!

翎七仰头喝水,在一旁喊着剑法招式:“风为翎,收拢清风,借风之力;云为羽,轻踏淡云……诶,不对,是这样。”

看到顾翎手法不对,他又赶紧过去指导,学没学会是其次,这是要把临安公羽的剑法另辟蹊径啊,还是一条无人问津的路径。

顾翎摆着招式偏头问:“你们八个人都学扶世剑法吗?”

翎七道:“没,就你跟我学扶世,其他人都有自己的剑术。”

“那——”顾翎试探问,“有没有简单一点的,我学最简单的就行了。”

“嗯…老三的穿云剑法最简单。”

“那要不我就学穿云剑吧?”

翎七使劲摇头,解释道:“穿云踏月摘星指天,听风拢雪折花扶世……八剑中,扶世的剑术最复杂,但只要记住了招数,使用起来便是最简单,它依靠的全是外界的力量,不需要使用者有多厉害,适合没有内力或者无法御剑的人。而穿云剑术最简单,但是使用起来最难。”

“为何?”

“因为它只有一招。”

“一招?”

“一招致命。”

“……”

顾翎心道,那得多高深莫测的一招,想想还是算了,按照自己的资质,能把扶世练好就不错了。

他从清晨练至晌午,已经精疲力尽,口干舌燥;手臂昨儿刚受过伤,虽然愈合神速,但还是使不上力气,最后一个收势一不注意,竹剑一不小心就飞出手中。

虽无多少力,却因剑法之奇妙,借风直入前方多米。

顾翎立在原地傻眼,竹剑细尖的一头笔直地穿过空气,眼看要刺入来访者眉心,可来人仍旧泰然淡定地往前走,脚步生风,卷起四周的落叶,飞散于空;他的双目直视前方,眼皮缓缓而垂,视眼前的危险根本不是危险,自顾自地一手提着饭盒,一手以剑诀的手势夹住飞落下来的竹叶,一叶障开。

竹剑被竹叶劈开成两半,左右插进草地。

作者有话说 :公羽对六爷真的很好,小顾同学应该羡慕了~吧~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