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飞花
一剑飞花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十二章 失身

云怜菡动也不动。

刘三怀又用手推了推云怜菡。

云怜菡仍然动也不动,好像早已睡着了。

刘三怀叹了口气,正准备转身去收拾不料时,眼睛灵机一动,就看见了云怜菡那粉红的脸颊,桃花般美丽的脸颊,思绪一动,脑子里就闪现出一个猥琐而可怕的念想,眼里带着豺狼般凶残贪婪的笑意,想了一想,又伸手推了推云怜菡。

云怜菡仍然动也不动。

刘三怀狠狠一咬牙,咽了口口水,舔着发干的嘴唇,思想斗争了片刻,终于没能忍住,下定了决心,暗自得意:“想不到老天爷对我刘三怀真是太好了,居然毫无缘由就给我送来这么一个漂亮迷人的尤物,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话音刚落,迫不及待地抱起云怜菡,快步向里屋走去,动作非常快,却又显得异常慌乱。

白雪雪白,红衣鲜红。

夜色已来临。

小院子里寂静无声。

房间里正面的那一张桌子上,除了摆着那两根燃烧完一大半的红烛以外,此时又多了一坛女儿红。

结婚用的女儿红。

但此时此刻,它却只能用来麻醉龙少阳。

龙少阳端坐在右边的椅子上,手里端着一个碗,白色的大碗,碗里盛满了酒,表情复杂,苦笑道:“老天爷啊老天爷,你真是一个无情残忍的豺狼啊,天底下有那么多的男人,你为什么偏偏要对我龙少阳这般无情呢?如果你不是豺狼的话,那你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的来伤害我龙少阳呢?如果你不是豺狼的话,那你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的来折磨我龙少阳呢?如果你不是豺狼的话,那你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让我龙少阳生不如死呢?”

他脖子一仰,碗中的美酒就一饮而尽。

喝酒纵然能让人减轻心中的痛苦,但酒醒以后呢?

难道龙少阳心中就不再有痛苦了吗?

痛苦。

万分的痛苦。

喝酒不是唯一排除心中痛苦的方法,但却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

一个人若想心中没有痛苦,恐怕唯一的方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解脱。

这个解脱就是指死。

死纵然非常有效,但人们却不愿意去死,纵然是生不如死,他们也想好好的活着。

不想死,但又想不痛苦,唯一的方法或许就是喝酒,喝的烂醉如泥。

龙少阳又给自己倒满了酒,目光呆滞,脸色如灰,呆呆凝视着手中的酒碗,思绪一动,又一次想起了冷紫寒那刀子一般锋利的话语,喃喃自语道:“既然我冷紫寒不能做你龙少阳的妻子,那我也绝对不会做你的妹妹。”顿了一顿,又想起了云怜菡的那一句话,喃喃自语道:“既然做不成少阳哥哥的妻子,那我云怜菡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脖子一仰,他又将碗中的美酒一饮而尽。

一碗一碗,一连喝下了十四碗。

但他还没有醉。

龙少阳又倒满了一碗酒,也就是第十五碗酒。

酒在烛光下发光。

龙少阳缓缓站起来,缓缓走到院子里。

院子里死寂无声,就好像是一座死气沉沉的白色坟墓。

漫天大雪,飞舞而下。

龙少阳四处扫视了几眼,喃喃道:“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一遍一遍。

他连续吟唱了三遍。

龙少阳眼里噙着泪水,一屁股坐在雪地里,仰头望着黑色的苍穹,沉默了半响,苦笑道:“紫寒,你知道吗?其实……其实我们根本就不是什么亲……亲兄妹,其实我们根本就不是……不是什么亲……亲兄妹,我们……”话未说话,眼泪就如断线的珠子,一颗接一颗落了下来。

泪珠滴落在雪地上。

化成了一个小圆点。

天已大亮。

雪已停了。

阳光照满了大地,发出耀眼的光芒。

云怜菡缓缓睁开了双眼,挡了挡刺眼的太阳,稍微缓了缓,却见自己躺在一张硬邦邦的床上,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见自己的外衣已被脱去了,而且扔在地上,顿时心里大骇,脸色变得惨白如纸,呆呆瘫坐在地上,眼泪夺眶而出,脑海里闪过几丝可怕的念想。

自己躺在床上,衣服却被仍在地上。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意味着什么?

云怜菡不是呆子,不想也能明白发生了什么。

然而,正当云怜菡瘫坐在地上,嘶声痛哭的时候,门“吱”一声被推开了,紧接着就走进来卖布的刘三怀。只见他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手里端着些吃的,得意洋洋地笑了笑:“你醒了?”

云怜菡盯着刘三怀,眼里好像已有火在燃烧,厉声道:“你这个无耻的东西,居然敢毁我云怜菡的清白,我要了你的狗命。”话音刚落,身子顺势而起,也顾不上自己只穿着贴身内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刘三怀的喉咙抓去。

刘三怀心中大骇,惊出满身冷汗,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还没来得做任何的反应,喉咙就被云怜菡右手抓住,胸口也多了一把小剑。

一刀锋利而要命的小剑。

云怜菡脸色铁青,眼里透着凶残冷光,狠狠一咬牙,恨恨道:“天下的男人都一样,都是一些趁人之危、猪狗不如的东西,你去死吧。”右手用力,刘三怀的喉咙就多了五道爪痕,鲜血已流出。

刘三怀眼球突出,早已是面无人色,胆战心惊地盯着云怜菡,手指颤颤抖抖地指着云怜菡,吃吃道:“你……你……你……”话还没有说完,喉咙里就“咯吱”地作响几声,紧接着身体就倒了下去。

云怜菡盯着刘三怀的尸体,不知为何,突然仰天狂笑了起来,笑了数声,戛然而止,眼里透着凶残的冷光,咬牙切齿道:“我云怜菡在此发誓,从今往后,只要是碰过我云怜菡的人,我一定要他死,我一定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