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京谜案录
上京谜案录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二百一十八章 缘由

即便是看着自己的女儿被绑架,李老爷还是无动于衷,他看着凶手转移了目标,立马松了一口气,但由于他是绑着的,所以暂时也跑不掉。

他四处看了看,似乎在想办法逃脱。

凶手可不是吃素的人,他立马飞到了李老爷的身上,狠狠的踹了一脚:“想什么呢?你认为你有可能逃出去吗?”

李老爷立马认怂:“没有,我哪敢啊?”

说话的这一会,他也没有看李环秋一眼。

但在秦朗的认知里,一个父亲在这个时候肯定会救女儿的。

在这个世道,难道所有人都想着自己如何苟活吗?

顾行歌走上前一步:“我不知道您到底是什么人,但我猜您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您的武功在下自愧不如,但是现在揪着一个姑娘不放,实在是不像大侠风格。”

“大侠?”他轻笑道:“我什么时候这样自称过,说实话,今天在你们面前出现也是我故意的,不然你们认为,能抓得住我?”

虽然听起来有些夸大其词和傲慢,但他们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对的,如果不是他自己出现,顾行歌和秦朗根本抓不住他。

那他为什么会选择出现呢?

像是看出了他们眼中的疑惑,凶手直接回答:“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我知道你们二人的身份,在下自然是惹不起的,所以我今天出现根本就没打算回去!”

听完他的话,秦朗和顾行歌都震惊了,到底是出了什么样的事情值得他抛下性命?

他虽然一直劫持着李环秋,却没有一点想要伤害她的意思,反而一直对李老爷拳脚相向。

难道和他们猜测的一样?

他其实一点都不坏。

秦朗走上前去:“在下秦朗,身份现在不方便明说,但前辈之前已经了解了,事已至此,前辈不防把身份也说出来吧?”

他始终带着一个面具,黑色的只能露出眼睛。

他沉默了一会,也许是因为这是最后一次行动,所以心情和之前不一样,他竟然听进去了秦朗的话,慢慢的把面具拿了下来。

看到了他的面容之后,秦朗惊讶了几秒。

他的年纪并不大,只比顾行歌大了几岁的样子,但是武功怎么会强到如此地步?

秦朗更惊讶的是他脸上的一道长疤,那道疤很骇人,从额头一直延伸到嘴角。

他早就已经习惯了别人惊吓的表情,小从到大不知道因为这个刀疤受到过多少白眼。

他冷笑了一声:“很吓人吧?我叫苏文君,和我的样子很不符合吧?”

说完话他不自觉的低下了头,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没有办法正视自己。

“很疼吧。”

一句话打破了这片沉寂。

这句话是李环秋说出来的,说出来之后她自己也有些惊讶,虽然不知道刀疤是怎么来的,但是她觉得碰到了同病相怜的人。

苏文君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眼,眼神凶狠的又问:“你说什么?”

李环秋害怕的不敢说话,但是迫于压力只好又重复了一遍:“很疼吧。”

没想到他并没有生气,反而正面回答了李环秋的问题:“怎么可能不疼?有时候疼得不是伤口,疼的是心。”

他坐在地上,拿起了一壶酒猛地喝了一些,然后自言自语:“我爸是个酒鬼,每天回家就知道打我娘和我,有一次他差点要拿刀杀了我娘,我气不过,就和他打了起来,可我那时候才12岁,根本没有力气还手。”

他们一边听着,一边想着当时的画面,一个瘦弱的男孩,挡在母亲面前。

“他拿着一把尖刀,目标根本就不是我,我怎么可能让他杀了我娘,就硬生生的挡了过去,刀子就在我的脸上划了一刀。”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眼睛瞪的很大:“当时血流了很多,我满脸都是血,他害怕极了,街坊邻居都看到了,我娘赶紧带我去找大夫,好在没有致命,可是我爹也消停了一段时间,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他的语气突然变的冰冷:“后来他又开始打我娘,有一天他不知道说了什么,我娘跳河自杀了,而且什么都没有告诉我,我有点恨她,可是想想,她解脱了,我也开心了,后来我把我爹给杀了。”

虽然有些不太应该,但他们觉得他没杀错人,他的确是该死。

相比之下,李环秋幸运那么一点。

而且他们并没有见过李环秋的母亲,也许早就已经不在人世了。

秦朗突然拉了拉顾行歌的衣袖,递了个眼神。

从他小时候的经历就能看出来,他为什么会杀人了。

因为自己的相同遭遇,所以才会痛下杀手。

苏文君把那壶酒喝了个一干二净,突然问李环秋:“现在轮到你了,怎么样?你想要你爹死吗?”

问向李环秋的时候,李环秋并没有立马回答,她犹豫了。

说到底,她还是不恨父亲,不然这个时候肯定会脱口而出。

在她印象里,父亲的确没有对自己好过,但终究是父亲,她可做不到那么狠心。

李环秋还没有回答可把李老爷急坏了,他挣扎着大声说道:“女儿啊!爹爹平时对你是不好!但我保证!这次之后我肯定会对你好的!我再也不打你了!你一定要把爹爹救出来啊!”

秦朗低声说了一句:“真想把他的嘴给缝起来!”

顾行歌默默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冷静。

李环秋用力的点了点头,声音清亮:“爹爹,我不会让你死的!”

这个回答可让苏文君气坏了,他蹲在李环秋的面前恶狠狠的逼问:“为什么?他对你这么不好,天天殴打你!这样的人就该死!这个时候你为什么还要心软?”

李环秋想了一会,也没有想出个答案,最后只好笑了笑说:“就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我面前死掉。”

李老爷自己都震惊了,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悔改。

顾行歌受了点伤,但是秦朗是好好的,他们两个人对付苏文君还是打的过,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苏文君突然站了起来,看了看李老爷,又看了看身后的李环秋,冷冰冰的说:“好,可以,既然你不想你的父亲死!那你就得代替他,你没有意见吧?”

“不行!”秦朗直接喊了出来,苏文君瞥了他一眼,隔空打了一掌,速度很快,秦朗没有完全避开,硬生生的接了那一掌,直接吐了一小口血。

他吐血,顾行歌立马就要杀过去,被秦朗给拦了下来,秦朗默摇了摇头。

秦朗自己都惊到了,他的武功自己心里还是有数的,但没想到苏文君的内力竟然已经强到了这种地步。

苏文君淡淡的说了一句:“这些恩怨迟早都要解决的,解决了我自然也会了结的,希望二位不要插手。”

顾行歌走近了秦朗低声说:“我觉得他现在还没有杀心,等等找时机我们一起抓住他!”

秦朗点了点头,没再阻止,他在等着时机。

苏文君坐在椅子上,打量着李环秋,又重复了一遍:“怎么样?你愿意替你父亲死吗?”

秦朗看着她摇了摇头。

李环秋又想起来当时的问题,你想活下去吗?

直到此刻,李环秋才发现,自己真的很想活下去,命没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但她却回答:“我愿意!你放了爹爹吧!”

苏文君还没有说话,被绑着的李老爷却出声了,他们以为他会说出什么肺腑之言,谁知道他这个时候了还是想着自己。

他立马说:“那你赶快放了我!我女儿都说了!你不是说只要死一个人就好了吗?”

秦朗恨不得现在就去取他的狗命。

李环秋瘫坐在地上,眼泪流了下来。

这句话,真的诛心。

苏文君当作没有听到这句话,他问李环秋:“现在改变主意了吗?”

李环秋还是摇摇头,但她多说了一句:“我可以死,但在我死之前能给我点时间吗?我想再问一些问题,这些问题从出生为止一直困扰我。”

苏文君猜的出来是什么,他不以为然的说:“当然可以,你问吧,我也很想知道答案。”

苏文君放了她,自然是相信她不会逃跑的。

她走近了父亲,问出了自己想问的话:“父亲,我也快要死了,这个时候您就别再装了,您到底为什么对我这么坏?”

他有些不知所措,想了半天还是没有回答,但是一想,不回答死的可能就是自己,他咬了咬牙说了出来。

他说:“你根本就不是我的亲生女儿,把你养着我就是为了报复你,报复你娘,就这么简单。”

果然,和李环秋猜的差不多。

不然,怎么会有亲生父亲对女儿这样的?

这样一来就说的通了,这些年对自己的坏原来是真的有理由的。

秦朗插话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报复?”

他看起来有些羞愧,苏文君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认怂道:“她给我带绿帽子!之前还一直瞒着我!我已经算有良心了!不是我的孩子我还喂到了这么大!”

李环秋失魂落魄的问:“我娘呢?”

他答:“早就死了。”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