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鬼
见鬼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十二章 人面疮

我一想到昨天跟葛七的紧密拥抱,心里打了个寒颤,趁着跟爷爷准备东西的时候悄咪咪问爷爷自己会不会有事。

“哪来那么容易就传染的,要真这样容易,邪门歪道不得乱了人间纲常,最近你这边咋样。”

爷爷问我,我就把我这边的事情说了一遍,爷爷知道我竟然主动的跟刘婷沟通后停下手中的活计,问我最近有没有感觉骨头酸痛,觉得自己是不是容易冷,我点头,这几天被鬼的冷气嗖嗖吓得,不冷才怪,爷爷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玉蝉放在我手里,我握在手心,感觉浑身都暖暖的,爷爷让我经常带着它,和玉佛一样不要弄丢。

“爷爷,你有这样的好东西应该早给你孙子一份啊。”

“你懂什么,这种玉蝉是逝者含在嘴里的陪葬品,保证它们尸身不腐的,一般人用了要折寿。”

我吓得赶紧想把东西给爷爷,爷爷瞪了我一眼,我怂的收回手,爷爷继续给我解释。

“你不一样,你是特殊的命格,等这边的事情了了,我就告诉你一些事情,你既然已经跟那边的扯上关系,有的事情就该告诉你了。”

我把玉蝉放在口袋里,脑袋发散下思维,爷爷我感觉是会些阴阳术之类,难不成我爷爷是某个非常牛皮的人物,看见他孙子遇难了,终于要把家里的技能传给我了?然后我就牛皮的干出一番大事业,最后变成个和爷爷一样的牛人。

“亮子,乌冬草给我,亮子??亮子!你小子发什么楞!”

爷爷叫我一遍我没听到,还沉浸在自己瞎想的思绪里,爷爷想也不想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在我脑勺上,我回过神摸了摸脑勺。

“爷爷你要啥,你再说一遍。”

我嘿嘿一笑,爷爷将刚才说的话说了一遍,我转头在爷爷乱七八糟的东西里翻一翻,把东西递了过去,爷爷没好气的用竹刀把乌冬草切碎后捣成渣渣,我就在旁边打下手。

“你小子成天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每次看到你都被你气死,真的是,我怎么没个乖巧的孙女,只有你这么个皮猴子。”

爷爷叨叨的念起来,我不敢插话,不然要被爷爷说死,我看着爷爷拿了好多东西加入药罐子里去,有的我认识,比如“黄连、艾草”之类,还有的形状各异我见都没见过,爷爷把所有东西捣好后,说道。

“去抓两只地母进来,记得,抓背阳处的,越背阳的地方越好。”

“啥是地母啊?”

我问爷爷,地母是啥玩意儿我不知道,爷爷无奈的捂住脑门。

“你个没文化的,就是西瓜虫,快点去捉。”

一说西瓜虫我立即明白了,转身要走呗爷爷拦住了,爷爷递给我一个瓷瓶让我用这个去抓。

“记住,不要用你的手去碰地母,不能让它沾染到任何一点人气。”

我明白过来,找处地方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地母装进去,我看到爷爷把地母倒进去捣碎后又加了不知道是鸡血还是狗血的东西,随后就把罐子塞我手里,我看眼罐子里,糊的都可以打上马赛克这种东西,里面竟然还有东西再动,我头皮一麻立即不再看。

“嗯,时间差不多了,把这个涂在手上。”

爷爷看一眼时间,看了看外面毒的日头,被晒了一上午的父子两萎靡着,身上的人面疮则是精神奕奕,看着人则是奇了,爷爷拿出了一个水囊。

“把这个涂在双手上,仔细点。”

从水囊里面倒出来的东西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我憋着气擦到手上。

“爷爷,这是什么东西?我能不能不涂。”

“不能,虚什么,这是月水而已,不是什么别的。”

爷爷不紧不慢的把东西浇我手上,我问爷爷月水是什么,爷爷撇了我一眼。

“你真想知道?”

从爷爷眼里我看到不怀好意,我硬着头皮点点头。

“就是月经啊,多读书。”

月经!?我问候你所有的亲人啊臭老头!!我整个人特别崩溃,一想到女孩子的那个在我手上,我没有心猿意马,只有恶心的想吐感觉,果然就不应该问,叫我嘴贱。

爷爷脸笑的像个盛开的菊花,我特别想一拳打过去,这老头子笑的太猥琐了。

“怕什么,你爷爷我待会儿也要用童子尿的。”

爷爷一句话让我心里平衡下来,我勉强的接受了这个现实,心里泪汪汪的,兄弟我为了救你把这件事忍了,你要是不请我吃顿好的,我能把你吊起来捶,不过话又说回来,童子尿这个东西挺好找的,但是月水这不能随便就有,所以爷爷这猥琐老头是从哪儿弄来的?

“这个,小雨丫头不是来月水了么,我问她要的。”

我去,爷爷什么时候走刘小雨的联系方式了,我想着就不自觉问出来了,爷爷哼了一声。

“就是哪次,谁像你连个电话号码都没有,难怪找不到女朋友。”

“我有的。”我弱弱的朝爷爷抗议道。

“奶奶知道这件事不?”

看着爷爷嘚瑟的样子,我使出必杀招,爷爷果然一下子气势矮了下去。

“你奶奶她当然知道,没事少在你奶奶面前告状,不然我给你小鞋子穿。”

爷爷气势不足的说道,末尾还加上了一句威胁。

我学着爷爷刚刚样子哼了一声,爷爷瞪了我一眼,做完一切事情后,正事来了。

爷爷给我递了段类似甘草的东西让我在掌心揉碎用手抹在两个人身上,我吸了吸气一咬牙摸了上去,小家伙是最严重的,首先要治的就是小家伙。

我手刚一碰到人面疮,我就感觉手被咬了一下,吓得我赶紧缩回手。

“爷爷,它会咬人。”

“都长出脸了会咬人不是很正常么,继续,没事,我在旁边。”

听爷爷的话我继续抹,一块一块腐肉疙瘩摸过去,中间是强忍着恶心,抹完所有的地方,爷爷让我去抹葛七,葛七闭了闭眼让我随意,我把东西抹上去,两个人像是从血水里面捞出来的,恐怖诡异。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