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音绕余梁
清音绕余梁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二章 无奈

“对不起,卿小姐。由于在约定的时间内我们这边并没有收到您的个人简历和学校档案,按照公司规定已经视为您主动放弃签约。您的签约资格已经顺延给此次比赛第二名的选手。您可以等本公司招聘时前来应聘,或者参加本公司下一次‘造星计划’直接签约,无论如何,我们都期待能和您进一步合作!”

盛和娱乐不愧为国际知名娱乐公司,就连S省分公司接线员都拥有甜美亲到无懈可击的礼貌态度。但是盛和娱乐的普通约和“造星计划”冠军约完全不同,前者桎梏很多,曝光度不足;后者则已经有了一定曝光度会成为公司着重包装的对象。再加上盛和娱乐这两年几乎没有对外招聘演员、歌手的先例,要等一个不确定的机会还不如等两年后的下一次“造星”。

怎么会这样?

卿音手里拿着曲艺团资料的档案袋,失魂落魄地回到寝室。寝室里,她的东西很少,所以也没怎么收拾。另外五人的私人物品有的已经搬空,有的还剩下几样不好带走的,显得凌乱又空旷。

怎么会这样?

这四年来,卿音一直在为这次“造星计划”做准备,大二时候本来她有机会参加。可那时候曾晴柔和她都分析过,如果参加的话大概连市一级都冲不出去。她不愿意将就,所以又沉下心来等了两年。

怎么会这样?

她明明已经将个人简介和档案材料发给了盛和娱乐的邮箱,对方怎么说没收到过呢?她明明从未向什么曲艺团递交资料,怎么会被录取呢?曾晴柔说的柳师兄她知道,之前曾经来系里大教室讲过关于传统曲艺继承和发扬方面讲话,但那时候她正忙着准备“造星计划”最后那场决赛的发言稿,连对方说了什么都不清楚。

邮件!

卿音丢下档案袋,扑向了寝室窗边的集体电脑。飞快登录邮箱,翻阅了已发送邮件。

电脑显示,她在五月四日那天一共发送了两封邮件,时间相差二十分钟。

发送时间稍微早一些的正是她保存联系人为“盛和娱乐人事部”的邮件,只是点开之后就看到了一条“成功撤回”的小提示,撤回和之前的发送相隔十八分钟,盛和娱乐是个大公司,十八分钟时间没看到她的邮件很正常。她和对方都用的QQ邮箱,在没阅读之前都是可以一键撤回的。

另外一个收件人邮箱很陌生,显示“发送成功”,打开一看,正是她的个人简介和蓉音关乎于毕业去向的个人档案。正文中还打着一行醒目的大字“我愿为曲艺奉献一生”。奉献一生啊!对从小就热爱的歌唱事业她自己都不曾说过这句话。

蓉音为了照顾一些家境贫寒的学子,每间寝室都配备了一台公用电脑。她们寝室一共六个人,只有两人没买笔记本电脑,但是除了她的另外一个姑娘大四时候交了个富二代男友,基本住在外面,大半年都没回过寝室。

五月四日“青年节”那天,学校有个庆典,她作为大四学姐,又刚宣布获得造星计划S省地区冠军,庆典上不仅有她的个人节目,还有几个学妹的节目要她帮忙做准备。所以她只在寝室待了不到五分钟,当时对方要得急,她又赶时间,从接到电话到档案室拷贝电子档案,再回寝室发送邮件,忙乱中她都没留意寝室还有没有别人。

而且,当天演出的大礼堂离学生公寓不算远,因着临近毕业,这一层毕业生的寝室还作为演员化妆、休息的地方,进进出出的人也不少。

怪谁?最该怪的不是这个“恶作剧”或是“耍阴谋”的人,而是该怪她自己做事不严谨。也不知是退出浏览器后忘了抹去上网痕迹,还是当时就忘记退出浏览器了。

差不多半个月过去,想要查出来是谁动过寝室电脑很难!真的很难!

但是,再难她也要查!大学四年,她自认行得正坐得直,虽然没和谁多交好,但绝对没和谁多交恶,居然有人这么害她!

只是,卿音去宿管那看了才知道摄像头安装在各个楼道口,她们宿舍在靠中间的位置,正好是个监控死角。而且三天前的监控现在根本就调不出来,得写了情况报告往上交,得到批复了才行。

宿管阿姨倒是很热心地留下了卿音的联系电话,答应上面批复下来就通知她;可接下来的话就让卿音的心情跌到了更低。

“这边大四的宿舍会在明天毕业典礼后上锁,要是还有东西没整理的一定抓紧!”

盛和娱乐旗下艺人都会分配专门的宿舍,卿音的东西倒是早就整理得差不多了,只等对方通知就搬过去,可现在?

不得已,卿音只得回宿舍拿了包出校门。

蓉音坐落在蓉城西三环边上,随便找一家中介便能问到如今的房价。租金一个月五百到五千不等,关键是地段和房屋环境差别实在太大,中介看了她的样子直接告诉她几百块租金的房子要么是合租、要么是四环外的城郊结合部,要想在三环内租一个达到她要求的房子一个月没两千是拿不下来的,而且租房的规矩押一付三。

想了想自己银行卡余额,卿音苦笑着出了中介所,找了家星巴克,要了一杯最便宜的咖啡。她坐在落地窗前,看外面灯火亮起,五光十色、光怪陆离,心底升起浓浓的无力感。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