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幸福么,我姓周
你幸福么,我姓周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二百一十一章 无关爱情

言默的话已经说得不能够更加诚恳了,也所以,周归舟和蒙殊都没有什么理由不去答应下来。

今天他们带着小花过来,本意是为了给小花做手术,结果最终离开的时候,却抱着小花——再加上一堆最近要喂给小花吃的药品。

按照言默的话来讲,由于三个月的时间紧迫,所以必须要保证从小花身上所采集到的样本都只能够是强烈具有地球物种的特点的。

这样的采集方式不会十分温和,但是既然事情就是这样,也只能够采取这样的方式。

周归舟还是不放心,在离开之前和言默反复确认了许多次,最终才被蒙殊拽着离开。

但也实在不怪周归舟这么不放心,周归舟对于小花来说,就像是母亲对于孩子一样,面对着这样一个被自己亲手带回来,又跟着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地方的生命,周归舟又怎么可能不在乎。

白冷先在今天周归舟和蒙殊走了以后就十分焦急的等在门口儿。

它没有在房间之中待着,而是在院子里不断的打着转儿。

没有人要比它更加担心了。

看到周归舟和蒙殊推门进来,而周归舟怀里躺着正在昏昏睡去的小花的时候,白冷先几乎觉得自己整个儿都窒息了一样。

它先是朝后退了半步,旋即才凑过去,猛地窜过去,直到感受到了小花一如既往的呼吸之后才稍稍冷静了一些。

它直接开口朝着周归舟和蒙殊问道,“小花怎么了?”

“它没事儿。”周归舟抱着小花走进房间,旋即将小花放在为它准备好的小垫子上。他的动作十分轻柔,好像是生怕惊扰了小花一样。

白冷先飞快的凑过去。

周归舟给小花顺了顺毛儿,旋即也在白冷先身上摸了两下。

“小花没事儿,只是言医生和我们说,小花对于卡尔拉而言属于彻头彻尾的外星物种,这个样本十分罕见。所以,他想要对于小花进行一定程度的研究。”

白冷先听到“研究”这个词,十分敏锐的看向周归舟。

即使它平时没有什么机会接触,但是也知道,并不是所有的“研究”都具有保护生命个体的意义的。

如果……如果有人要将小花解剖……

白冷先觉得那画面实在是太美它根本不敢想。

然而周归舟只是温和的笑了笑,“放心,我不会让不好的事情发生的。”

“我已经和言医生说过了,要在保护小花的前提下进行研究,而且采集样本的时间并不长,只有三个月。何况,小白你想想,如果言医生能够更加了解属于小花这个物种,那么就在手术过程之中能够更加精准的进行操作。”

周归舟的弯了弯眼睛,朝着白冷先笑了一下。

这也是他和蒙殊的考量之一。

作为蒙殊这个地位,他当然可以直接朝着言默施压,使得言默不提出任何研究条件就为小花进行手术。

可是这个手术毕竟只是有理论样本,实际操作如何,也是一种开了先河的体验。

如果言默能够更了解小花一分,那么可能手术成功的几率就会更加多上一分。

蒙殊这时候也已经锁了门走进来,看着蹲在地下的一人一狗,正在温和的说话交谈,不由得觉得虽说外边儿看起来腥风血雨暗潮汹涌,但是实际上,生活依旧十分美好。

这是一种十分难得的,属于蒙殊的畅快体验。

……

在小花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以后,周归舟和蒙殊反而陷入了十分难得的清闲。

——现在外边儿是各种各样的不平静,可是周归舟和蒙殊只要闭门不出,安静的等待时机就可以了。

等到舆论发酵到顶峰,所有的卡尔拉王城子民开始同仇敌忾,由子民的力量,使得蒙殊回到自己原本就应该拥有的位置上。

这是蒙殊自小就受到的教育与理念。

暴力与强迫,又或者是心机深沉亦或是阴谋诡计,都只是下下之策,唯一最能够使得所有人都信服的方式,就是成为一个能够使得所有人信服的人。

所谓,“仁者”。

……

何白看起来每天依旧是闲散在家里不做什么正经事儿,实际上却始终在暗地里替蒙殊操作着这件事情的走向,一旦事情开始因为“那些人”的干涉有所偏差,他就会插手进去,让这件事重新回到正轨。

由于第一团长的名头在,所以何白的动作很快,就连蒙殊为了应对突发事件所以做好的一些准备都没有用上。

对于何白的这个举动,蒙殊始终心生感激,同时也认为这是何白与自己那么多年发小的交情所导致的。

然而周归舟冷不丁的便会朝着蒙殊泼上一盆冷水,“发小的交情?你见过哪个发小跟着你的事儿就像是个老妈子一样?事无巨细,恨不得都替你亲力亲为。”

蒙殊也忍不住反驳,“何白打小就是这个性格的人,他看起来玩世不恭的样子,实际上整个人不能够更加细心。你如果不信,我可以把以前的事儿给你讲讲。”

对此,周归舟往往是直接白蒙殊一眼,旋即整个儿人便背过去,索性不和蒙殊说话。

这样的事儿一次两次下来,蒙殊尚且能够觉得是因为周归舟喜欢他所以对于这样的事情格外惦记。可是次数多了以后,即便他对于周归舟时候的脾气实在是好极了,也往往有一种吃不消的感觉。

——这并不是因为他厌倦或者是干脆不喜欢周归舟了,只是因为,这件事情他根本没有去做,也没有去考虑。

甚至在这个时候,对于周归舟这样仿佛带着一点儿压迫力的喜欢,他开始有些怀念起了何白对他的那样润物细无声一般的好。

何白从小就是个十分让他省心的人。

从以前一起打架的时候,两个人始终在一起吵闹,一起和人干仗。

而到了最后,也往往是何白替他想好周全的理由。他对于何白,始终是真心相待的。

这无关于爱情,只是一种相熟了多年的默契与习惯。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