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宫
春宫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12章:就从现在开始想

殷如墨被孙昭的这一番话弄得心里七上八下的,她同夏皎不过是做给世人看的,他们两个互相利用罢了。

现在两个人连朋友都算不上。

只是皇帝这话都说出来了,如果不回应一下,就显得不大恭敬。

她咳了一声,轻声道:“陛下的好意,臣明白了。”

孙昭笑了:“夫妻之间,本就是相互扶持,你总归是要……同他同心同德的。”

殷如墨默然。

后来又见了孙澈,孙澈听说了殷光君竟然不肯出钱养兵,一点都不奇怪。

“如今四海归心,养兵并没有什么好处。我早就说过,不能给贵戚土地……孙昭这个逆子就是不听!”孙澈气急败坏的说。

殷如墨也没有想到他突然又扯到了孙昭身上去了,只好默默立在一旁不说话。

孙澈平时很温和,一说起孙昭就爆炸。

孙澈叹了口气:“你回去想个法子,这钱,不能你来借,得要皇后过来,我若是借给你,就变成了我在支持你养兵,到时候朝廷里那班大臣免不了找你的麻烦……”

他好歹知道孙昭的品性,孙昭倒是不会找她的麻烦,大臣们就说不好。

那群大臣们没事就闲得慌,撺掇天家子孙互相夺权,好从中谋利。要不就天天没事阴谋论,这点伎俩,殷如墨不知道,孙澈是什么都清楚了。

殷如墨点了头,郑重谢了孙澈。

孙澈笑了:“你谢我做什么?这天下还不是我们孙家的天下?是孙昭脑子转不过来,不肯削爵夺地,才弄得这步田地……”

殷如墨想起当日他们父子争权的缘由,也就不说了,她没什么立场说话,如今孙澈肯当着她的面说这个,也是没把她当外人,只是她到底是殷家的人……

回到家的时候夜都已经很深了,夏皎就抱臂靠在长廊的柱子上,闭着眼睛养神。

月光和灯火的光一通打在他的身上,整个人显得长身玉立,要不是脸上带着个面具有些煞风景,倒真有些让人移不开眼。

“你回来了?”夏皎朝着殷如墨闷闷的道。

小红一看气氛,赶紧溜了。

殷如墨咳了一声:“你在等我?”

夏皎转身大步进了花厅,也不说话,只默默摆茶。

殷如墨便随了他进去坐下。

夏皎道:“你借到钱了?”

殷如墨点头:“嗯。”

夏皎又道:“跟太上皇借的?”

殷如墨又点头:“是。”

夏皎微微有些失落,良久,他又说:“太上皇的钱,你不能用,他如今的身份尴尬,你用他的钱,以后便不好说了。”

“太上皇压根对当皇帝没什么兴趣,他不会……”殷如墨赶紧辩解说。

“他会不会是一回事,有心人会不会利用他,又是一回事。”夏皎淡淡说,“你最好,想个法子……”

殷如墨听出他声音里的焦虑,微微一笑道:“这个,太上皇已经替我想到了办法,皇后会替我出面,到时候,我这个人情是从皇后那里来的,太上皇的人情,是卖给皇后的,也就是卖给了朝廷。”

想到这里,她忽而又笑了起来:“不愧是做过皇帝的人,想的,确实比我长远一些。”

夏皎淡淡道:“你是个将军,自然想不到这一层,若是人人都能想到,岂不是人人都要做皇帝了?”

殷如墨道:“那也不定,人人都能想到,这世上的人心思也就一样了,那时候,仗都不用打了,大家都安居乐业了。”

说道这里,她忽然又起了心思:“你为什么不肯入仕,一定要从商呢,你的才学……”

“我只是个粗鄙的商人,没有什么才学。”夏皎说。

殷如墨道:“你若真是粗鄙,怎么会想到这一层?”

夏皎:“……”

他有些疲惫的站起身:“我累了……”

殷如墨忽然想到什么,一把抓住了夏皎的袖子。

夏皎回头看她。

殷如墨道:“今天在长了宫门口,我遇到了陛下,他也是去见太上皇。”

“呵……”夏皎有些嘲讽的笑了一声,“他一定又没有见到。”

“你说对了……”殷如墨翻了个白眼,“太上皇的确不想见到陛下,陛下只好在门口站了一下午,真是……”

“怎么?你瞧着心酸?”夏皎嘲讽道。

殷如墨道:“陛下说,他同你是朋友,你既然这么有才学,怎么就不能替你的朋友出个主意?”

夏皎道:“什么朋友,我只是个小小的商人,能同皇帝陛下做什么朋友,只不过是他不嫌弃我浅薄,才这么说的,我又怎么插手皇帝的家事呢?”

“这不是家事,也是国事!”殷如墨道,“皇帝来历不正,不仅影响了他们父子的关系,更影响了政令的通行……”

夏皎忽然来了兴趣,又坐了下来:“你倒是很懂这些,你来说说,我能有什么办法?”

“我瞧着你就像是有办法的样子。”殷如墨道。

夏皎道:“我若是告诉了你,能有什么好处?”

殷如墨眨了眨眼睛:“我……我能给你什么好处,我的东西,你都看不上……”

夏皎道:“你若是能答应我,以后,你若是走仕途,不要把殷家挂在口边,我可不想,日后你建功立业,功劳都是殷家的。”

“这个……”殷如墨看了看夏皎,“我倒是想呢,可是我终究是女子,不能继承殷家的爵位,我做事,自然还是会挂在殷家的门上。”

夏皎冷笑道:“那你弟弟可真会捡便宜。”

“谁叫你不走仕途的……”殷如墨笑了,“你若是走仕途,我就是你的夫人,我成也好,败也好,都是你夏家的人。如今你不肯走仕途,那我就只能是殷光君的姐姐。”

“你也可以是你自己。”夏皎看着她,“你可以不作为谁的夫人,谁的姐姐,只做你自己,只为你自己而活,为了你的荣耀而战斗,为了你的理想而厮杀。”

殷如墨愣愣的看着他。

夏皎叹了口气:“孙澈一生一无是处,但是却费心培养了你,你若是能打着他的旗号做事,也不是不可以。”

殷如墨一时间呆住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还可以这样。”

“那你就从现在开始想。”夏皎说。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