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逢乱世幸遇你
恨逢乱世幸遇你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三十八章 流言杀人

“我又不曾说错,那日两位大人在阁中所做之事,可是有趣的很,既然敢做了,还敢怕人说了不成?”

苏翼虎这般嘀咕着,又瞧着李容生面色骤然一变,恐他又生气起来,只得闭了嘴,只一心扑在他身上,仔细地照顾着。

本以为堵住了苏翼虎的嘴,便可免去这流言蜚语的纷扰,谁曾想,即使那李容生急忙捂住了苏翼虎的嘴,那句话也早已被有心之人听了去,他们都忘了,当日在流光阁的,不止苏翼虎一人,只不过那些将士瞧见的不及他多罢了,可也正是因此,更是给人留了遐想空间。

要说这流言蜚语在军营之中流传起来,最高兴的人是谁?那定是莫宁,他本就看萧思涯不爽,见有人嘴大管不住,将这些话也放了出来,更是乐得合不拢嘴,可要说最愁的人是谁,定也能算他一份,若是此事仅仅牵扯了萧思涯一人也罢,要命的是将凌霄志也牵了进来,那传闻之中将他说的,着实是不堪。

手下刚入帐内,一只酒杯便在他脚边碎裂,他忙弯着身子上去,作揖行礼道:“大人,您,您这是怎么了?那书生如今被传作了妲己之流,名声臭到了极致,您不该是高兴的么?怎的……”

“妲己飞燕之流之所以能祸国殃民,不还是因她们服侍之人是帝辛刘骜这样的人么?将军可是那种人?”

莫宁见那手下愚钝,不由得又砸了一个酒杯,愈想愈觉得窝火,拿起那酒壶对着口便朝着喉中猛灌,许久,方才将那酒壶放下,长叹一口气,道:“将军此生做的最错的,便是带了那书生进军营,否则,哪来这么多的事情?”

“大人,那如今,又该怎么做?”

“尽力去将流言控制住!纵使止不住也只叫说那书生不对!说是他趁着酒醉勾引了将军!”

莫宁说罢,那人领命便要下去,却又被他叫住,只见他低笑一声,心生毒计,凑到那人耳畔低声耳语几句。

“大人此计实在是高明!”

那人离去之后不久,流言竟向一边儿倾倒过去,都说是那萧思涯趁着醉酒,勾引了凌霄志,凌霄志无奈,故而将他处处保护着,这几日用药吊着身子,也不过是因那日伤着了根本,这苏怜心也不过是他们二人为了封口而带回来的,也恰好可替萧思涯调养身子。

古语有云,人言可畏,萧思涯这些日子本就被那凌乱繁琐的账目所累,一时间又生了如此流言,就是他拿着那些账本无意走过,也有人在背后戳他脊梁骨,几乎将他说的不成人样,与昔日飞燕合德,今日武后杨妃之流可堪比拟,强撑了不过数日,终究还是病倒了。

因这流言属实言过其实,传入凌霄志耳中已是污秽不堪,令他听之勃然大怒,下了命令要将散布流言之人揪出,一来二去,果真是查到了那日陪着去流光阁的几人身上。

“到底是谁!将那日之事添油加醋!”

凌霄志猛一拍桌,震得桌上茶盏也腾空片刻,可见其力度之大,眼神扫过面前那几人,却见众人皆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独那苏翼虎不同,面无表情目不斜视。

“翼虎,你且说,当日你究竟瞧见些什么?”

“当日?当日属下看到的可比他们多多了,属下可只字未提。”

苏翼虎此言,听起来是模棱两可,可事实上,却几乎是默认了那日他瞧见了更多,在场余下几人闻言,不由得暗自偷笑。

“好,好,都好。”

凌霄志闻言,怒极反笑,命了手下将这众人拖下去杖责,却拉着苏翼虎,叫他单独在帐内候着。

至正午时分,监视完手下责罚那余下将士后,凌霄志方才回了帐内,瞧着苏翼虎仍岿然屹立,不动如山,似是坚信他眼中所见,口中所说,耳中所闻。

“翼虎,当日我领你与容生来营内,你可知是为什么?”

“知道,为留一个心腹,除莫宁之外的心腹。”

闻得苏翼虎如此作答,凌霄志不由得摇了摇头,转身背过手去,瞧着躺在榻上,仍出着虚汗昏迷着的萧思涯,不由得叹了一声,道:“当日,是萧思涯要我留下你们二人,说你们二人有资质,若只留在那乡野之处,便是浪费了,故而要我提携着你们,所以那日我带了你,而不带莫宁,亦是如此。”

“只可惜那日将军叫我瞧了这些事去,我这人又管不住嘴,说了出去。”

“不,并非如此,我从不后悔叫你看过任何,也不曾后悔做过任何决定,当日我便想与你解释,只是无奈答应了某些人,如今我才晓得,不告诉你才是错的,那日我与萧思涯并未做过任何不齿之事,一切皆是苏怜心的安排。”

凌霄志见他固执模样,想着仅凭这只言片语,只怕他也不会相信,索性将那日所见所闻尽数告知,苏翼虎闻得来龙去脉,这才信了几分,仔细想着苏怜心往日作为,这才察觉到不对。

“大人,此番……是属下对您不住!请大人责罚!”

见他懊悔不已,凌霄志也无意叫他受罚,只是搀着他起身,摇了摇头,道:“无妨,此事且当做一个教训,这些话我只能对你一人说,你不许同旁人说,此事你且说是谣传,说那日我们只是醉酒烂醉便是,余下的,便交给我。”

交代完这些,凌霄志便放苏翼虎离了帐子,走向床榻边去,仔细瞧着榻上之人,轻轻抚摸他的额头,低声道:“书生,就当休息几日,这些日子,你也够累了。”

彼时,那身披花色羽毛的小鸟儿飞落在苏怜心肩上,在她耳畔低声啁啾,许久,见她面色陡然转变,冷哼一声,道:“当真如此?哼,真是厉害,答应了的事也不兑现,啧啧,凌将军,真是厉害。”

她眼珠子一转,随手取了几株药材丢进捣药的钵中,用力碾碎,至与余下药草融合。

“这回,我可不会手软了。”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