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与麻烦的她们
他与麻烦的她们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三十四章 缺德带冒烟

罗丹旭一瘸一拐的回到自己的家里,看见茶几上放着的那个空的啤酒罐,气愤的她冲过去抓起就狠狠的摔在了地板上,抬起脚就要去将酒罐踩扁时。

想到程勇刚才脱掉自己袜子,还捏了自己的脚后,罗丹旭放弃了踩扁酒罐的念头。而是转身直接走向了卫生间的方向,没一会儿卫生间里面便传来了淋浴水声。

第二天一早,定了闹钟的程勇准时起床早饭,但他昨晚给起名的酸豆角却没有出现。七点过点程勇与李美美两人吃过了早饭,刘思慧才伸着懒腰走出了房间。

见到焕然一新的房间,亮的如同镜子一样的地板,刘思慧心里这个美啊。走了两步本想去卫生间的,忽然抽动鼻子闻了两下空气中散发的香味。

“咕噜噜~”

刘思慧的肚子被这香味引诱的叫了几声,于是她顺着香味来到了饭厅,见到李美美正在帮程勇收拾桌子,而程勇则系着围裙站在厨房了里刷碗。

“别收拾啊!我还没吃呢!等等,我马上就来,马上就好!”刘思慧焦急的喊了一声,随后转身就向卫生间里跑。

李美美见到刘思慧的样子,笑着转身看向了程勇,见程勇点点头后,她才又把已经端起的盘子放了下去,这时程勇抽出纸巾擦擦手,将围裙解开放到一边说道。

“吃完让她自己刷碗,我先去一下卫生间。”

说完程勇转身离开,等他来到他自己专用的卫生间时,见到里面干净整洁的样子与浴柜上上整齐的摆设,他又想到今早发现这里与厨房的变化时的感受。

脑海里居然第一次浮现出了另外一个女人的面容,可见罗丹旭对他的影响之深,已经超乎了他自己的想想,但一想到罗丹旭今早没有出现,程勇又莞尔的笑了笑。

处理好个人的事情,又逼着刘思慧将碗筷刷好,程勇本想让刘思慧留在家里陪李美美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刘思慧却说什么都不在家里,非要和程勇一起去店里。

无奈程勇只好与李美美约好他中午回来做饭,晚上也会早点的回来。之后与刘思慧一同下楼离开,不过今天程勇依然没有开车,并且还是穿着那身褶皱的运动服。

刘思慧依然是休闲打扮,上身一件粉色套头连帽卫衣,下身一条白色的小脚裤,脚上一双黄粉相间的运动鞋,戴着鸭舌帽与墨镜青春靓丽的同时又很有明星范。

只是见到程勇依然不开车,刘思慧尤其怄气的撅起小嘴跟在后边走着,等走出小区后忍不住的蹦到程勇的前面问道:“喂,我说你这样有车不开还买车干什么啊?”

“谁规定有车就必须要开?油价那么贵,你给我报销加油钱吗?”程勇双手插在运动服的口袋里,瞥了刘思慧一眼说道。

闻言刘思慧被干败的露出一脸的无奈说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古时候有一个财主,爱财如命。去寺里烧香看见庙门上刷的金粉,他都要抠了带走,平时到连个门把手都舍不得装,开门的时候不得不用手去抠门缝。”

刘思慧说完,哼一声先一步向前走去。程勇跟在后面,一时没有明白刘思慧给他讲这个故事的用意是什么,一直到上了地铁也没有想通,但又不好意思去问刘思慧。

出了地铁站,两人又奔着公交车走去,这期间刘思慧一直都撅着嘴,并且始终与程勇保持这一段距离,就好像两人从来都不认识那样。

走在前面的刘思慧率先的来到公交站点,见正好有一辆车便紧走了两步,上车投币时发现司机正在车头前面与一位老太太说些什么,而车里的人也纷纷在议论着那个老太太。

“这老家伙添什么乱啊,不就是没有坐吗,坐下一帮车不就完事了,真是磕了!”

“哎,现在的年轻人了,素质就是底下,给那老太太让个座大伙不就都走了,何必被她拦住不让发车呢。”

“呦呵,老爷子,您素质高尚,您怎么不给大妈让个座啊?年轻人就该死了呗,非得年轻人让坐?”

“你个小兔崽子!你怎么说话呢!我说的有错吗!”

“就您这个还有脸张口闭口的说素质?怎么年轻人坐车不花钱卖票吗?还是年轻人不交税了?让坐是情谊,不让是本分!”

车里一站着老头,与一坐着青年吵吵起来,让站在前面的刘思慧听明白了车外是怎么一回事儿,于是她再次扭头想车头前面看去,刚好留意到一只脚已经踏上了车的程勇又下车向一旁走去。

见状刘思慧轻哼了,盯着程勇的背影在心里想道,切走就走,正好姐还不想与你这个又抠门,又邋遢的家伙一起坐车呢,等姐赚到钱了就自己买一辆车开,到时候气死你!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可是当看见离开后刘思慧还是好奇的一直盯着他看,见到他走到不远处的一家乐哈哈超市里面,在柜台前站了一会儿不知道买了什么又反身回来了。

刘思慧撇撇嘴,心里又哼了一声,本以为程勇是破零钱的她刚要向里面走两步离他远一点的。谁料程勇却并没有上车,而是走到了车头前看起热闹。

见状刘思慧也就没有动,探着头也向外看去,但因为她站在车里站的高。正好可以看见车外的全部,所以她刚好看见程勇从裤兜里拿出一张叠起来的一百块。

正当刘思慧为此感到好奇的时候,只见程勇偷偷的将钱丢到了拦车的老太太身后,然后指着老太太的身后说道:“阿姨,您看是不是您掉的钱,不是我就上车问问别人去。”

原本油盐不进正在跟司机师傅吼的老太太一听程勇的话,瞬间回身看去,见到脚下有钱二话不说就捡起来揣入口袋说道:“哎呀是我的,真是谢谢你啊孩子!”

程勇摇摇头示意不用谢说道:“没事,不过您站在这太危险了,看您带着钱是不是要买东西啊,赶紧去吧,钱那号别在丢了。”

“哎,对呀,我要去大菜市呢,亏了你了孩子,我得走了。”老太太将手里的包卷了卷攥在手上,瞪了司机师傅一眼转身快步的离去。

司机师傅见状嘀咕的骂了一句什么,转身拍拍程勇的肩膀说道:“上车小伙子,不用你投币了,今后只要是你坐到我的车一概不用投币!”

说着司机师傅嘴里依然不住的嘀咕着什么先一步上了车,随后程勇跟着也上了车。但这个时候车里的刘思慧却不淡定了,心里对程勇的举动十分的不平衡。

等程勇上车后也忘了离他远一点了,而是咬着唇角盯着他在心中暗想道,好啊你个臭要饭的!让你开车你说油贵,现在你给人家一百块钱够加多少油,少受多少罪!

公交车发动后,程勇瞥了一眼身边的刘思慧,透过她脸上的墨镜依稀的瞧见她在瞪着自己。程勇扭过头转身站到了刘思慧的背面。

刚好就是先前吵架的那个青年的身边,谁料这个时候刘思慧居然不躲着他了,反倒是跟着他一同站了过来,然后继续的瞪着他。

不一会儿,公交车到了前面一站停了下来,一位大肚子的孕妇在一位中年妇女的搀扶下上了车,与站在后门附近老头争吵的青年起身给孕妇让坐说道。

“大姐你到这里坐吧,我还有两站到地方了。”

“哎呀,谢谢啊,真是谢……”

孕妇见到有人给她让坐,脸上洋溢出温暖的笑容,还伸手从自己手里拎着的口袋里掏出两个桔子想要递给那个青年,谁成想她的话还没说完呢。

站在后门处的那个老头,嗖一下就跑了过来,瞬间就坐在了青年的位置。这突然的状况让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但很快车里人反应过来后便开始谴责老头。

“哎我说你个老家伙!还要不要点脸了?这就是你说的素质?”让坐的青年看着闭上眼的老头气的骂了起来。

一旁的孕妇见状尴尬的笑了笑,将手里的桔子塞给青年说道:“没事,没事,让大爷坐吧,我站一会儿,来吃桔子。”

然而面对声讨,老头却一直闭着眼,你们爱说什么说什么。这下就连刘思慧都看不过去了,刚要加入声讨的时候,程勇伸手入裤兜再次故技重施。

掏出一张折叠的一百块丢到后门的附近,然后拍拍闭目养神的老头肩膀说道:“大叔,您看是不是您的钱掉了?“

一听说钱掉了老头立刻睁开了眼睛看向程勇,然后顺着程勇的手指向后门看去,见到车上真有一百块钱,急急忙忙的起身向后门跑去。

“是是是,是我的!”

老头喊着一起身,程勇用胳膊碰了刘思慧一下,随即递给她一个眼神。刘思慧见了瞬间的反应过了,转过身一把拉住孕妇的手说道:“来过来坐吧,小心点。”

这时候老头已经将地上的钱捡起来了,见到座位被孕妇占了也没说什么。反倒是低头将手里捡起的钱打开捋顺一下想要揣兜,可这一捋顺可好。

发现手里的钱上印着天地酆都银行,这把老头气的一把将钱丢在地上骂道:“这是那个缺德带冒烟的!把纸钱扔在了地上啊!”

“哈哈哈哈!”

一听说是纸钱,全车都爆笑起来,所有人都有意无意的看向了此时面无表情的程勇。但是谁也不说这纸钱就是程勇扔在地上的,最后老头整整骂了一站地,车一停就灰溜溜的下了车。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