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综艺编剧
金牌综艺编剧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十二章 错误示范

孙雨舸笔记:本章所做的一连串错误示范,未成年人不要轻易模仿,如有需要请在成年人的监督下进行,而成年人需在金钱的监督下进行。

电话很快接通了,吴焕那边还没走出学校礼堂,人有点多,背景比较嘈杂“怎么想起来跟我打电话了?等一下这边有点听不太清楚,让我先戴上耳机。”

“好了。”镜头里的人已经走出了大楼。

赵知意有些歉疚“我刚刚上网搜了下你舅。然后不小心看到了些……八卦。”

吴焕听她说出“八卦”二字之后稍舒了口气。跟他舅有关又跟他有关的八卦不外乎那几件。反正只要不是他另一副样子的照片或视频被她看到就好。刚才赵知意这一本正经要说事的样子,是真的吓到了他。

于是他又露出笑容,一副好奇的样子“什么八卦?”

他刚刚那一闪而过的担忧和这后续的放心,落在赵知意眼里那就是强颜欢笑。

她语气轻轻“我听说,你弟吴忆树当了海螺总裁……”

“哦,这个呀。”吴焕很快接话“我想创业。”顿了顿又笑着问她“你支持我吗?”

“当然支持了!”吴焕表现得很轻松不以为意,并且指出了自己要走的方向,赵知意便放下了心,支持他的选择“随时为你跳槽!”

“那我可记住了。”吴焕一脸认真“回去要给你签个协议,以防你反悔。”

“行。”赵知意把手机放到了茶几上的“皇帝亲亲之宝”手机支架里,腾出双手抽了两张A4纸,飞快的在底部签了字“回头给你寄过去,想打什么协议随便打。”

“这么认真?”

“嗯,我说话一直很认真。”

吴焕在一处树下的长椅坐下,恰巧一片落叶落到手腕上,被他抬起另一只手轻轻挥到了旁边。

散场后有说有笑走出礼堂的人,有恰往这一处晃悠的,远远的望见吴焕,纷纷“wow”了一声。

那是她们的吴同学吗?

“吴会笑?不可思议。”

“他看起来很温柔。”

“那一定是一个假的吴。”

“这件西装果然很适合他。”

“好看极了。”

将自己签出去的赵知意扣上笔盖“如果需要违约金,你来付。但貌似我也没什么约可以违。”

赵知意有些困了,掩面打了个哈欠。

吴焕连忙催她睡觉“你赶紧睡吧,别跟我聊天了,我什么事都没有。”

“嗯,好吧。”她点了下头,跟吴焕挥手再见。

心里莫名甜甜的,要携手一起创业了吗?共创美好明天的感觉,很奇妙。

封灵市的夜晚车流依旧,对比白天只不过是少了一部分。

写字楼里永远有不熄的灯火,那高高耸立的电视大楼,一座,一座,都还在工作着。

“台长,您喝杯咖啡吧。”

海螺电视台,吴忆树点头谢过助理端过来的咖啡“你早点下班吧,不必等我。”

“嗯。”助理点头出去了。

封灵电视台。

“这个就是ex280吧?”孙雨舸一手着赵知意给她列的清单,一边在器材存放室挨个对应。箱子上贴着标,应该没错了

“FS7……FS7在哪?”她再次站起来寻找FS7的箱子。可是……找到了之后呢?

“我……自己装?我……能自己装吗?”她想起白天去旁听时老师简简单单就装好了机器“应该也不是很难……装吧!”

将清单装回口袋,力大无穷孙雨舸就把FS7的箱子拎到了中央的空地上。

“大的应该不容易弄坏。”在孙雨舸的记忆力,大的东西一般都耐打耐摔,她力气大,平时最怕碰些娇贵的东西了,怕自己一不小心给折了。

两分钟过去了……

“这锁怎么开的?”孙雨舸蹲在器材箱面前一脸愁容地盯着金属扣。

五分钟过去了……

孙雨舸站在器材箱前长呼了一口气,非常不甘心。

八分钟过去了……

孙雨舸关上器材室地门一脸不悦地走了。末了,走了几步反应过来自己走反了,又一叹气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器材室里,那个被她搬出来地器材箱,已经又被放回了原处。

监控室的两个值班人员刚刚组团围观了孙雨舸在器材室的行为,笑成了一团。

“哈哈哈哈……我以为她会气的把箱子砸了哈哈哈哈”

“她连箱子都没打开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掂箱子是真厉害,佩服佩服!厉害厉害!”

“诶?她怎么又会来了?”

说完两个人又凑到了一起,聚精会神地看着画面里重新回到器材室门口的孙雨舸。

她仿佛重新调整了心情,开了门,拿出单子,再次找了起来。

“5D……3?”挑眉。

孙雨舸看着眼前一排裸机“这个挺简单的,不就是个相机吗?”

一眼找到了on-off键,调过去。

“嗯?”不亮“哦!”一定是没电池了,三两下孙雨舸就找到了装电池的地方,打开果然是空的。

有了些许成就感的孙雨舸长舒了一口轻松气,弹了下自己浅黄色的刘海。

电池很容易找,旁边就是。

“怎么还是黑的?”她把相机翻过去,恍然大悟,原来还有镜头盖没取。

当她把镜头盖也取下时……

emm……这好像跟她见到的镜头不一样,没办法拧。这是要装镜头?

她扫了一圈,最后看到了下面一层的镜头。

她随便选了个短一些的,拆了盖,往机器上对。

对了好几次也没对好。她终于想起来去网上搜。

“红点?”对准红点?

两分钟后……还是一片黑。

翻过相机,孙雨舸嫌弃道“怎么还有个盖。”随手取下。

“哇~”孙雨舸看着画面里的器材室,忍不住小声感叹。太不容易了,终于有画面了。

会装了机器,孙雨舸准备下次再学其他东西,因为她感觉还都挺难的。

拿着相机对着器材室晃了一圈之后,她就开始拆机器。

“咚!……”

孙雨舸手里拿着镜头,呆滞的望向脚下,相机……拆“掉”了。

监控室的两位也跟着一咯噔,迅速回头看向对方,然后再回头看屏幕。

缓慢捡起屏朝下坠落的机器,孙雨舸听到了自己咽口水的声音。

屏……碎了!从边缘磕了两大条斜线贯穿全屏。

心痛站起来的她突然想起了这里的监控。

于是,监控里,监控外的人,互相看着,都不敢动了。

任时间匆匆流去,我只看着你。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