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彼淇奥
有彼淇奥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十章 借一还十

但是……会是什么事?让尹义璠在情热时冷静下来,果断选择离开?又让他受困在这座牢笼里,半步也不能出去?

和他有关吗?

少年在陆思维注视下,缓步退回门内。

陆思维松了口气,转身欲走,却被喊住。

“陆先生。”少年放轻了声音,“陪我坐坐吧。”

陆思维略带诧异地回眸,少年眉眼低垂,隔着雨幕,唯见他身后醺黄灯光,映照出一个单薄轮廓。除此之外,什么也看不清楚。

正因为看不清,陆思维无法判断少年这句话的含义。

脑子里甚至涌起某些不太好的画面来。

直到韩淇奥说:“我手腕好像脱臼了。”

陆思维松了口气,突然为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猜想感到赧然。比起璠爷历任情人,眼前的孩子算是纯的如一张白纸,他竟也会想歪,真是罪过。

近前,少年朝他摊开手,他便瞧见那素白腕上,赫然是一道捆绑过的印子。

少年的左手不大自然,恐怕就是捆绑中不甚脱位的。

一切了然于心,他没那么不识趣地开口问起是什么造成——还能是什么?这段痕迹不轻不重,印子带了十足情致,肯定不是真心要将人控制住,除了某些特别的情趣,不做他想。

陆思维收了伞,有些小心地踩进去,说道:“你坐一坐,我去拿药箱,回来帮你复位。”

不多时,他便拿了绷带回来。

少年的腕很细,握在手里,仿佛一用力就能拧断。

这念头也只敢在陆思维脑子里走一个过场,韩淇奥此人,尹义璠自己能伤,若是旁人伤了,后果还真的很难说。

咔嚓几声,关节复位。他固定了,细细缠上绷带,不经意抬眼,见韩淇奥正在看着自己,竟是耳后一热,手上顿住,片刻才问:“我脸上有东西吗?”

韩淇奥摇摇头。

“只是好奇。”少年淡淡道,“陆先生一表人才,不循正道,为什么要给尹家做事?”

陆思维一笑,摇了摇头。

“你是不知道,我的命是尹家救的。”

他在绷带上打了个结,拿剪刀剪了,才抬头朝他一笑:“这故事说起来就长了,你要听吗?”

韩淇奥点点头,倒是真有点好奇。在他心里,这几个纵横黑白两道的世家,是做不出什么人事的。但陆思维说起尹家,竟然带着感激之色。

陆思维偏头回忆了一会儿,才慢慢开口。

“那时候我才七八岁,我也不知道我爸妈是谁,总之有记忆的时候,就在深水埗训街。和那些流浪汉没什么两样,饥一顿饱一顿的。后来呢,有年长的告诉我,可以捡纸皮赚钱,我就学着他们,拎一个蛇皮袋,每天趁沿街的店铺关门了,由深水埗走到油尖旺,再走回来。运气好的时候,能捡满一袋子,就卖给回收处。”

陆思维说到这,自嘲一笑:“你虽住在深水埗那种地方,但与我们这些天生的穷人到底还是不同,你可能没过过这种日子。”

韩淇奥无法否认。他生来便是韩君莫和曾平阳的长子,颇算是衔着金汤匙出世。离家前,从未想过吃一口饭是那么难的事情。

陆思维接着道:“但是呢,你不知道,捡纸皮也有个坏处,就是会有人来抢。训街的人多如牛毛,露天席地的人,抢一个孩子是半点愧疚都没有的。我就被抢过好几次。后来有一次,我被打得半死,扔到大街正中。”

青年不由自主叹了口气。

“那时候入了夜,人来车往,却都绕着我走。有人要打电话报警,又被拦下了,怕惹麻烦。那种地方嘛,每天都有训街的人臭气熏天死在路边,等巡逻的差佬经过,抬走便算。我当时觉得,可能我也会被那么当做死人抬走了。”

“后来前头又有一辆车开过来,经过我,竟然停下来,然后有人下来,查看我的伤口。我脑袋上流的血糊住了眼睛,看不清那人是谁,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曲斌曲先生,是璠爷让他下车来看看我死没死,没死的话就带回去救一救。后来我就一直留在尹家,他们设了一个飞翼基金,供养了许多无家可归的野孩子,大了呢,愿意留下做事,就留下,不愿意的,就照常进社会工作,当个普通人。”

韩淇奥微微讶然。

陆思维显然看出他的疑惑,也笑了一声。

“我后来一直奇怪,他当时为什么要让曲斌停车呢?有一天我就真问他了,那时候我十六七岁,璠爷也比我大不了几岁。他也不说漂亮话,说,像我们这种没命活下去的野孩子,最好收买人心,你救他一回,相当于入手他整个人生,到时候差遣起来,比那些半道入股的放心些。”

陆思维无奈地摇摇头:“你看,他们尹家人,连做慈善都是先想着回报率如何,不肯吃一点亏。”

“所以我从那时候就知道,想在璠爷身上占一点便宜,是难如登天。他给你一分,是为了讨回来十分,绝不心慈手软。”陆思维说着,摊摊手,“你看,我这不就成了为尹家卖命的吗?”

尹义璠给一分,是为了讨回来十分。

那他呢?

韩淇奥若有所思,尹义璠从他身上讨回来的足够吗?

恐怕不够。

这么一想,他居然有点相信尹义璠那句非常荒唐的“我很喜欢你”了。

陆思维站起身道:“时候不早了,小心手,起码要固定两天,这期间洗澡最好不要拆开,万一惯性脱位,以后就麻烦了。”

韩淇奥说:“谢谢。”见他要走,又追了两步,问道:“我有件事想问。”

陆思维刚拿起伞,闻言莫名有些紧张。

“什么事?”

“尹先生今晚出门,是为了什么事?”

陆思维举起伞的手微微一顿,望着韩淇奥,才要开口说没什么,又被少年打断了。

“我知道一定与我有关。”他笃定地道,“否则,我实在想不出他为什么要把我关在家里。”

陆思维脸上的表情,已经暴露出一个事实:韩淇奥说中了。

两人站在门口,无言对峙。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