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大犇和木言几
马大犇和木言几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二十章.茶杯游戏

武先生起身,打算给木言几多泡一杯茶。木言几问马大犇道:“你来了多久了,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很快他想到自己并没有给马大犇电话和地址,想要提前通知也是没办法。想必马大犇是在莫郎中那儿拿到了自己的地址。

木言几笑着说:“你去莫大傻子那儿的时候,他是不是又跟你说我说话不算话,没给他介绍寡妇对吧?”他看上去笑嘻嘻的,似乎早就知道了。

马大犇也笑着说:“可不是嘛,他还说你妄语,要下地狱呢!”木言几哈哈大笑,然后说道:“这家伙就喜欢掉书袋子,这辈子看过的书就只有医书和佛经了,别理他。对了,你今天专程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马大犇站起身来,摸出之前木言几借给自己的钱对他说:“上次问你借钱给医药费,今天特别来还给你,然后正式地跟你道谢。”木言几伸手接过钱来,然后笑着说:“这算什么事啊,你不说我都快忘了。跟你说过了,都是一场缘分,你注定那时候遇到那样的事,那样的事里突然有了我,仅此而已。”

木言几说得轻描淡写的,好像这一切根本就很寻常,虽然当时互不相识,但你帮帮我,我帮帮你,什么事都会很快过去的。木言几接着问道:“那你现在过得怎么样?那群家伙还有没有再找你的麻烦?”

马大犇说:“那倒是没有,不知道为什么,从那天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这群人,也没有听到什么消息。我也听了你的劝,回到学校准备考试,成绩还行,也算是对你有个交代了。”木言几说:“这叫什么话,对我有什么好交代的,你好好念书,将来做个对社会有用有贡献的人,对你自己有交代,对你爹妈有交代。”

也许是两个人岁数相差得比较多,所以木言几跟马大犇说话的时候,总是有总哥哥对弟弟说话的感觉。而马大犇也在两人的交谈当中,自动将自己放到了小孩子的角度上。只听木言几问马大犇道:“我们这里不好找吧,今天来的时候有没有被这场面给吓到?”

马大犇当然不会告诉他自己其实是被武先生突然出现在身后给吓到了,于是说道:“还好,我会问路。只是上楼的时候看到这些奇怪的东西,有点不适应罢了。”木言几说:“你指的是那些泥娃娃和红绳红线对吗?那些泥人都是我跟先生做的,我们每超度走一个亡人,每解决一桩鬼事,都会做这么一个泥人。为的是让那些没有形态的孤魂野鬼能够有个身子来修行。而这些红绳红线,我们称之为挂红。”

木言几接着说:“先生曾经跟我说,在另一个世界的那些物质眼里,我们的世界是混沌一片的,一切都是黑白的,而唯一能够区分的颜色,就是红色。这些红绳红线都是经过我和先生的制炼,就好像是警戒线,一方面要惕告那些已经在修行的亡魂,不要行差踏错,前功尽弃,一方面是给他们指路,告诉他们这个地方才是他们修成正果,顺利超度的地方。”

木言几说得一本正经,那样子在马大犇看起来,多少显得有些愚昧无知,但他的表情却在告诉马大犇,他是笃信的,甚至丝毫不曾怀疑。于是马大犇没有接话,而是继续问道:“这边上有间屋子,里边摆满了牌位,我就是在那里找你的名字的时候,遇到武先生的。”木言几哈哈大笑起来:“什么?你找我的名字?我活得好好的又没死,怎么会有我的牌位?”

马大犇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句蠢话,于是赶紧赔笑道歉:“对不起啊,我没想到那么多。”木言几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没事,那牌位上的,都是我们这个派系的老祖宗,都是师门前辈。我们出去办事如果遇到很困难的,就要在脑子里观想,祖宗们的法才会到我们身上来。”

此言一出,马大犇更是觉得荒唐。木言几的意思似乎是在说,一个人打不过另一个人,在心里冥想一下那些打得过他的人,由此来借取力量一般。这样的说法显然不和逻辑,而且毫无任何科学依据。马大犇仍然没有接话,只是微微一笑。

他这个笑容,却被正在喝茶的木言几看到了。于是木言几问道:“怎么,你不信啊?”马大犇没有回答,只是微笑。此刻他如果说信,那就是撒谎,如果说不信,又太不给木言几面子。木言几放下茶杯,盖上盖子,把杯子推倒了马大犇的跟前,然后说:“来,你用手抓只这个茶杯的把儿。”

茶杯只有一个把,也就说,马大犇伸出手指抓住之后,茶杯上就再没有别的地方可以抓住。马大犇一头雾水,不知道木言几要干什么,只是伸出手指用指节扣住了茶杯的把。木言几则在茶杯的另外一侧用一根食指轻轻顶住了茶杯的身子。

木言几问道:“现在如果是你,可以怎么让这个茶杯移动起来?”马大犇想了想,如今自己的手指抓住茶杯,只要朝着任何一个方向稍微用力,茶杯就会因此而移动。马大犇告诉了木言几自己的想法,木言几点头说不错,又问马大犇:“那你看我现在的样子,怎么让茶杯移动?”

木言几只有一根手指的指尖碰到茶杯,也就是说,他只能往前使力,往后是不可能的。木言几的问题听上去似乎没有什么难度,却然而让马大犇心里不解,这样的感觉就好像是有人问你一加一等于几,谁都知道答案是二,但对方如此煞有介事地问,反而会让你怀疑这个结果一样。

木言几说:“现在你看着这个杯子,让慢慢把它往后拉,我也往后拉,咱们看看是谁拉得过谁。”说完他笑了笑,一副胸有成竹之感。

于是马大犇开始手上缓缓使劲,他能够明显感觉到有一股推动的力量从茶杯上传来,似乎是木言几的手指开始往前顶着茶杯一样。就这样,茶杯朝着马大犇的方向滑动了大约一厘米后,竟然不动了。

马大犇正在惊奇为什么拉不动了,就在此刻,茶杯竟然开始缓缓朝着木言几的方向挪动,而木言几的手指并未改变方位,随着茶杯的滑动,看上去就好像是木言几的食指尖上有一股大于马大犇力量的吸引力一般,把茶杯吸着走了。

说来奇怪,马大犇越是想拉动茶杯,茶杯朝着木言几移动的速度就越快,这样的感觉非常玄妙,让马大犇非常吃惊。很快,马大犇又感到茶杯上传来一股抵触的力量,茶杯静止不动了,木言几也笑了笑,然后示意他松开手指。

马大犇呆在当场,半张着嘴巴,适才的一幕并不吓人,但是却让他万分不解。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