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遗珠不了情
沧海遗珠不了情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二百九十一章 护母心切的机灵宝贝

柒洛倒是比曳池王跟王后还操心王隽苓的婚事,如今,甚至都祈祷他身边能有个妾室也好。但凡有一点话语权的女子,不用王妃和侧妃,都会分散他的注意力。

他整日被自己后院的女子缠着,还有朝中繁重的国事要处理,也就无暇挖空心思的捉弄她了。

已经同王隽苓连续七天同桌用膳了,每每在饭桌上被不断用美食诱惑她,以冷言冷语嘲讽她取乐的小冤家王隽苓,柒洛早已到了容忍的底线。

说是用膳,其实一直都是老样子,她这是被罚,依旧日日只能看,最后等王隽苓跟小慕洛用完膳,才能回自己房间用膳。

连续七日如此,就连小慕洛看着自己的母亲总是被王爷罚,挨饿看着自己用膳,都不忍心,没了食欲了,忍不住向王隽苓哀求。

可是,王隽苓就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硬是要罚够三十天。除非柒洛自己求他,可是,柒洛的性子,宁可饿着也不会求王隽苓的。

而这事的起因正是小慕洛无心的抱怨,没想到,到头来竟然是害了自己的母亲。小慕洛后悔不已,对王隽苓不再像以往那般随意任性。

她第一次知道,面前这个大哥哥一般的男子,看似对她总是宠溺关爱,说话时也是和颜悦色,温柔可亲的模样,他的笑容对她从不吝啬,

可经过母亲的事,才知道,他并非是好惹的,如果惹怒了他,后果不堪设想。倒是王隽苓不太适应如此的小慕洛了。

他更希望小慕洛可以对他像以前那般随性,他喜欢被他宠爱的有些骄纵的小慕洛,而不喜欢过于明理懂事,紧守规矩的小慕洛。

“小慕洛,怎么不吃了?这几日你的胃口似乎越来越不好了?可是饭菜不可口,不然,我让她们再给你取些冰果,酸梅汤来?”

依旧是完善时刻,敛菊斋正厅,依旧是王隽苓、雪柒洛、小慕洛三人在餐桌前,小慕洛坐在两人中间,两人用膳,一人干看着。

雪柒洛依旧面无表情,默默无语的僵坐着,等他们用完膳,才能回去。王隽苓吃了一半,觉得今日的小慕洛异常安静,有些反常。

瞥了一眼看似神色如常,却眉头微皱的雪柒洛,知道她一定是老毛病又犯了,胃部不舒服了。

心想她还真是实诚,自己一时气极令她不许晚膳前偷吃垫肚子,一定要空腹前来。她还真听自己的,当真是连垫底的都没有,饿坏了,他可不负责。

又看了一眼将筷子放下,垂着小脑袋,双眼无神的小慕洛,见她情绪低落,心中不忍,忍不住关切道。

“不用了,谢谢王爷,洛儿不想吃了,那......就让洛儿跟阿娘回去吧。”小慕洛一听王隽苓竟然主动询问自己,顿时眼睛亮了,像是就在等他的话一般,赶忙回应道。

只是,她的滴溜溜转动的黝黑如葡萄般的大眼睛,却昭示着她的言不由衷。柒洛一听,会心的笑了,还是自己的闺女疼自己,怪不得人人都说女儿是娘的小棉袄呢!

就连王隽苓听了她的话错愕片刻,疑惑地打量她时,无意间瞥见她冲着柒洛挤眉弄眼拼命暗示的样子,才瞬间明了,心中暗乐,这小丫头倒是个鬼主意多的。

她这是摆明了宁可自己饿着,也看不得自己的母亲挨饿,硬要一起回去用膳。只要她早点离开,柒洛就可以早点回去用膳,不用饿到他们吃完为止,这小娃娃倒真是个鬼机灵。

“呵呵,哦?你就这麽着急回去,可本王可还没吃完呢!小慕洛,现在不吃,一会儿饿了,可没吃的咯。”

有趣,可他王隽苓并非喜欢成人之美的人。越是如此,他越不舍得就这样遂了他们的意,反而来了兴趣,想要捉弄她们母女俩一番。

“这......阿娘她......”果然,这个小人儿没料到自己竟然会如此说话,惊呆的望着王隽苓,眨巴着迷茫的水晶版无辜又纯真的大眼睛,不知所措的继续笨拙的辩解道。

“洛儿,你快吃吧,不用管阿娘!趁热吃,你小,不能饿着!”柒洛连忙制止了小慕洛的话,温言劝她快点用膳。暗示她不要再提此事,怕她惹恼了孩子心性的王隽苓。

见王隽苓这幅德行,柒洛知道他定然是看出了小慕洛的意图,故意刁难,罢了,他就是这副臭德行,自己也不同他计较了。

“呵呵,你们还真是血肉至亲啊!要不要我找画师给你们画一幅母慈子孝劝膳图?哈哈哈......有趣。没想到你雪柒洛还能教导出这般重情义的小娃娃,真是讽刺啊!哈哈,可惜了!”

本来想要离间她们母子取乐,谁知道,这小娃娃竟然吃了自己的美食,享受着自己为她专门打造的小菜园和小泥塘,鱼池,竟然还不向着自己,总是向着自己的亲娘,敢情自己全白忙活儿!

虽然是人之常情,可王隽苓就是如此偏执的吃味起来,连带着只有将怨愤不满都发泄在柒洛这个母亲身上了。

“王爷此话,柒洛不知何故,怎么就可惜了?难道柒洛哪里惹到王爷了?柒洛在王爷心中是品行不端之人吗?臣妇就不能有这样的小娃吗?你们曳池的贵客就是这般不堪之人吗?”

你敬我一寸,我敬你一尺,既然你如此践踏我的尊严,那也就不要怪我毫不留情面了!柒洛的底线被王隽苓触及,不再隐忍,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如刀剑般锋利的反驳就已经连连刺向王隽苓了。

此话驳的绝妙,言外之意就是王隽苓如此辱骂自己父王母后的贵客,实则是在打他们的脸。三言两语就将王隽苓堵的心口郁结,脸如猪肝色般难堪,又无从反驳。

本就饿得肠胃不适,面色越来越难堪的柒洛,此时真的无意再同王隽苓打口水官司,知道他这是准备故意挑事了,起初不想理会他,将脸侧向一旁,只想躲过去算了。

谁知,他竟然不打算放过柒洛,越说越过分,言辞过激,嘲讽的意味直截了当,这次连掩饰都没有了,竟然如此直白,就差直接指着柒洛的鼻子破口大骂了。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