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太白录
王者太白录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六十七章 安排妥当

守约早就料到摩罗科不会轻易就范,这不是才刚开口,就立刻跳脚拒绝了么?不过,事关生死,是绝不会让你任意妄为的。

“王子,你也先别着急拒绝,恕我直言,如果你坚持带着这些东西上路,我们别说是突围,那就是直接送死,尤其是你那辆马车,谁一看就知道是大人物坐在其中,还不是要拼命攻杀?到时候我们陷入苦战,哪还有功夫来救王子?”守约直截了当道。

“大不了马车不要就是,那些财物可都是我这两年积攒起来,我要是丢了,岂不是白费功夫?”摩罗科此刻酒醒了大半,郑重其事道。

“马车不能要,财物珍宝也不能要,这是累赘,是无法跟上队伍速度的,最终结果也只是便宜了魔种部族而已。”守约摇摇头道。

“那也不行,这是我的东西!”摩罗科坚持道。

守约看了一眼摩罗科,然后又是举起酒杯道:“王子莫要激动,我们再饮一杯,消消气。”

摩罗科烦闷地将酒杯里的酒水一饮而尽,然后继续开口道:“你还得明白一件事,这些东西是陛下赐予本王子的,代表着你们大唐圣意,若是丢弃,那就是我对陛下权威的蔑视,你们也是难逃干系的!”

“王子说的有理,陛下赐予的财物,的确不能草率,故而,我有一策既可带着财物,又可不拖累队伍,所谓一举两得。”守约卖着关子道。

“你且说说看。”摩罗科好奇地看着守约道。

“这些财物如今聚集起来的确数量庞大,得几辆马车押运,但是如果我们把它们分散开来,岂不是就轻松了?”守约轻笑道。

“分散开?什么意思?”摩罗科仍是不解。

“我们队伍,骑军加上王子的随从,怎么说也有六百人左右,将这些财物珠宝分发给每一个人,不就可以了?”守约回答道。

“……好你个百里守约,你分明是贪图我的财产啊!我的钱凭什么分给你们的骑兵?”摩罗科大怒,拍案而起,引得守在营帐外的士兵转头注视进来。

“王子,你误会了,在下不是要贪图你的财产,更不是要你分发给我的手下,而是将这些东西寄存在他们身上,到时候我们列一个名单,谁拿了什么,记得清清楚楚,等突出重围了,再交还便是。”守约连忙解释道。

“他们要是不交呢?”摩罗科质问道。

“谁敢不交一律军法处置!”守约保证道。

“就算你这么说,我还是不放心,你们这些边鄙之人,这辈子都没看过这么多宝物,一旦到手,起了贪念,什么事情做不出来?”摩罗科虽然荒唐无下限,但是在守财一事上,却比大多数人都要谨慎,丝毫不肯松口。

守约并没有在意摩罗科的口无遮拦,他早已习惯,此刻他只想着如何说服天竺王子而已,所以摇摇头道:“名单可以一式两份,我二人各执一份,一一对清,他们若是不交,你找我即可!”

“找你?区区两千石的校尉。”摩罗科这话说出口,若是让那些以两千石为终身奋斗目标的人听到,定然要被气死,感叹一声朱门酒肉臭,杜子美诚不欺我。

“还请王子仔细斟酌,不分发出去,最后终究是会被魔种抢走或是遗失,若是分发出去,对于每个人而言,不会在乎随身多了一点点东西,仍是轻装上阵,势必能够成功突围,宝物也能得以保存,一边是必失,一边是即便有些许损失,也能拿回七八成,这样的选择,王子还需要犹豫?”守约继续劝道。

“好吧,你说的的确在理,即便是有所损失,那也比全丢了的好。”摩罗科终于松口,经过守约这一通分析,就算是个傻子也该知道怎么做选择,何况摩罗科只是没下限,而不傻。

“那么,此事已经解决,就要谈第三件事了。”守约再度举杯。

摩罗科仍是因为要把自己的财宝分出去感到郁闷,见到守约继续劝酒,自然又是一饮而尽,不耐烦地问道:“还有什么事?”

“那就是王子身边的那些妻妾女子。”守约放下酒杯,面色如常道。

“你要把她们也丢掉?”摩罗科忍无可忍,分去宝物也罢,如今连自己的妻妾都要沦为被处理的对象,他怎能不怒?

“这自然不可能,毕竟都是人命,而且王子如此疼爱,我的意思是,我们轻装突围,不必要的东西都得丢弃,也就自然不能带上马车,即便不是如王子那样的大型马车,也不能带,那同样会拖累行军速度。”守约解释道。

“她们都是女人,也没人会骑马。”摩罗科眉头紧蹙道。

“所以,我分派十几名骑兵专门带她们逃离,这样岂不是妥了?”守约笑道。

“那怎么行?她们是我的妻妾,岂能被其他男子触碰沾染?”摩罗科更是怒道。

“难道王子要一个人带着她们一起送死?”守约冷哼道。

“可……”摩罗科一时语塞,就算他自己会骑马,也不可能一个人带着十几名女子。

“其实与宝物一样,要么弃之荒野沦为魔种玩物,要么虽有触碰却能逃出生天。”守约简短干脆道。

“我的侍从也有马,让他们可否?”摩罗科询问道。

“不可。”

“为何?”

守约知道摩罗科会如此询问,那便是已经基本同意,他伸出两根手指,解释道:“骑兵战马健壮,王子侍从之马无法相比,乘坐二人恐会体力不支,交换马匹也不可能,骑兵战马都是一对一骑养,非武力惊人者无法控制,此为其一。”

摩罗科虽然听得有些茫然,但总觉得守约说的非常有道理,守约收回一根手指,继续道:“其二,虽然男女授受不亲,但是生死时刻应当不拘小节,况且,骑兵着铁甲,根本算不得身体相触,反而是王子的侍从皆为便服,那才是前胸贴后胸,娇柔满胸膛了,王子再想想,这种时候,万一两者之间产生什么非分之想,我的骑兵乃是大唐军队,就算有所想法,也从此天高地远,无法再见,而王子的侍从呢?那可是要随王子回国的,低头不见抬头可见,王子应该不希望到最后,连生出来的孩子都不知是谁为父吧?”

听到此话,摩罗科顿时心头一凉,他怎么没想到这个事情,他只觉得男女授受不亲,自己的妻妾不容他人染指,但却并没有考虑到后续,万一真的给自己带了个绿帽子,岂不是要被天竺国人耻笑?要知道,在大户人家,宫廷门闱之中,仆妾私通的事情太多,从天竺国到大唐都是如此,他平时看到当然是讥笑嘲讽,但是轮到自己,他岂能答应?

见摩罗科仍在犹豫,守约干脆便道:“王子再想想,此次本来最主要的目的不是引出红王吗?此刻也不瞒王子,在下的弟弟玄策是亲眼见过红王本尊的,可以用惊为天人来形容她的绝色之姿,有此美人,还想什么其他妻妾?”

摩罗科不由一愣,旋即拍案道:“百里大人说的不错,只要能引出红王,有什么舍不得的?”

其实能够引出红王,和这些女子又有何干,只不过此刻摩罗科被守约接连重炮,早就轰得有些不知所措,守约又灌了他那么多酒,他早就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

见到摩罗科已经被彻底说服,守约当即再度举杯,笑道:“既然如此,为王子与红王美事,干了这杯!”

摩罗科大笑一声,大口喝起来,看着摩罗科痛快地畅饮,守约嘴角也是带过一抹笑意,其实那些女子本与守约无关,只不过这些日子与摩罗科这一行人接触之后,让他发现,这个天竺王子不仅荒唐可笑,好色无度,更是有施虐之癖。

那些女子说是妻妾,但在摩罗科身旁如同坐牢,不轻易抛头露面也罢,偶尔间被守约等人撞见,竟是发现其伤痕累累,一问才知是摩罗科所为,所有妻妾都逃不过他的虐待,据说是能让他更有快感,如此行径着实触怒了脾性温和的百里守约。

要知道,他和玄策一样,都是深受大姐教育,男人不得欺负女孩子的真言,所以此事他无法忍受,想起先前摩罗科还企图抢夺魔种部族的女子,又垂涎木兰与红王,他便下定决心,要将这些女子全部救出,届时冲破重围,让这些骑兵直接将女子带离,直奔长城,摩罗科那里,便说这些人失陷中魔种阵中即可,难不成这个只知玩乐的天竺王子会带人杀回去抢人不成?

想到这里,守约心情便逐渐好起来,一切事情已经安排妥当,接下来,就只需要静待明日休整完毕,选定方向,突袭魔种部族,杀出重围。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