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太白录
王者太白录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三十二章 营救

涂山白与李白已经将小己平时可能去的地方都查找一遍,但是一无所获,涂山白一贯云淡风轻此刻也变得焦急起来。

“你再想想看,会不会是青丘之中还有其他你不知道的地方?”李白询问道。

“这青丘不过区区三百里,一草一木我都清清楚楚,不可能还有这样的地方。”涂山白眉头紧蹙道。

“白狐,可能……我是说可能,先前崔乾佑刚来青丘,小己便消失不见,会不会是被他们抓走了?”李白小心地询问道。

涂山白一咬牙,他不是没想过这个可能性,但是对方乃是魔种大将,若是没有证据就去质疑,难免不会令其怀恨在心,到时候涂山白自己被魔种内部通缉事小,连累青丘百姓才是最让他害怕的。

别看涂山白是一国之主,又是魔种第一剑客,其受到的约束可能比李白这个被世人所妒羡的天之骄子都要多,他云淡风轻,只追求修为,不参与人魔之争,何尝不是为了尽可能地避开这些约束呢?

“先前此人已经出言不逊,被你一剑斩去坐骑更是颜面尽失,哪怕是为了报复,他也极有可能会做出此事,我看我们还是不要犹豫,与其继续浪费时间,不如前往一探。”李白继续道。

涂山白只觉李白所言有理,只要不惊动崔乾佑,悄然探查,也总比在此束手无策的强,若小己当真是被抓去,他们至少能够想办法营救。

下定决心,涂山白不再犹豫,一把抓住李白的胳膊,脚下轻踏,便纵身向青丘国外掠去,虽然先前已经耗费一些时间,但是应该还能够赶上。

涂山白终究是魔种的一员,实在无法相信崔乾佑宁愿折去青丘一国与他涂山白的助力,也要去抓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丫头。

但是李白不同,他提出这样的怀疑,着实是因为在凡间见多了这种欺男霸女的行为,很多时候,恶人作恶根本不需要理由,他见过因为蹭脏了衣物而将人系在马后拖死的恶霸,也见过一言不合就杀人全家的凶贼,更别说那史朝礼将天水镇民斩尽杀绝,扒皮凉尸之举,所以李白的满腔侠义从不会熄灭,因为这世上的恶行不会终结,十年避世,让自己步入散仙境又如何?还不是依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辜者惨死。

两人的速度终究是慢了一步,他们并没有算到,为了迅速离开青丘,崔乾佑快马加鞭,在涂山白二人还在青丘搜寻时,他便已经离开青丘国境。

涂山白伸出纤长的手指,抵在国境边缘的一株古树上,感受着来自古树的信息,片刻之后,他方才咬牙道:“崔乾佑已经离去,我们晚了一步。”

“小己呢?可有她的痕迹?”李白询问道。

涂山白紧紧握着拳头道:“不知道,人数太多,便是古树也无法追踪到痕迹。”

“既然如此,我们追出去吧。”李白催促道。

“只能如此,走。”涂山白点头,再度拉起李白,向着凡尘而去。

出了青丘,涂山白倒是并没有走什么冤枉路,身为魔种,寻味追踪还是最基本的,两人几乎没有耗费多少力气,便找到了崔乾佑的部队。

不过两人依然是比崔乾佑满了一步,这个崔乾佑简直是做贼心虚一般,居然一刻都不停留,全程疾驰奔回了自己的军营。

等涂山白与李白到时,从远处山头望去,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其中一匹马的马背上被绑着的狐狸少女,此刻涂山白才真的确定,崔乾佑真的胆大妄为到如此地步,竟敢公然在青丘国内绑人。

“安禄山荒淫暴虐,若是交到他受伤,小己必定生不如死。”李白愤恨道。

隐约带着雷鸣的长剑倏忽间出现在涂山白手中,修长的手指长着锋利的锐爪,紧紧握住剑柄,似乎下一刻,他就要伴随着雷霆般的剑势冲下山崖。

一旁的李白却及时按住了他的胳膊,在涂山白满是怒意的眼神中,李白无奈地解释道:“这下面的军营少说也有近万魔种,这崔乾佑更是安禄山手下大将,你再厉害,能有这千军万马厉害?”

涂山白没好气道:“你也有资格说这话?”

李白自然知道涂山白质问的是先前自己一人冲史朝礼军阵之事,但是彼时不同此时,不论是紧迫程度还是两人的境况都不大相同,但是李白却知道,如果涂山白此刻冲下去,结果不会比自己好到哪里去。

“我们应该从长计议,不可盲目冲下去。”李白劝解道。

“你自己冲的时候怎么没有考虑一下?我且问你,若是再来一次,你还会冲那五万人骑军吗?”涂山白眉头紧蹙,质问道。

“冲,自然还是要冲。”李白这番回答倒是没有丝毫犹豫,即便给他再选一次,他还是要冲阵,还是要杀史朝礼。

“那就闭上嘴,你能做得,我却做不得?”

“不是做不做得,而是情况不同,虽然安禄山荒淫暴虐,但是毕竟此刻小己还未落入安禄山之手,但是你此刻冲下去,容易陷落重围,不仅救不了小己,还会把自己搭上。”李白解释道。

“即便没有落到安禄山手里,那崔乾佑又是什么好货色?若晚一步,小己危矣。”涂山白却道。

“你说的的确有道理,原本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想起你先前对于崔乾佑是否会抓小己之事的犹豫和怀疑,你有那么多顾虑,若当真此刻冲下去,你们青丘可就真的与魔种决裂了。”李白道。

“大不了青丘就此助唐,灭了那安禄山老贼。”涂山白的怒火其实早已积压已久,他平日里云淡风轻,其实只是压抑着怒意,他为了青丘百姓不愿意得罪安禄山,可是安禄山还他的却是如此恶劣行径,他自然忍无可忍,更别说小己是百年来一直陪伴着自己,是比那些早已故去的亲友还要亲近的家人,辱他斥他都好说,但是抓走小己,却绝对不可原谅。

“那你可有想过,青丘百姓与魔种大军之中的青丘子弟该如何自处?我倒是也乐意见到青丘与安禄山决裂,可是从青丘子弟加入魔种大军的那一刻,这件事便已经不可能了。”李白无奈道。

涂山白怒视着李白道:“那你说怎么办?”

“晚上,我们等到晚上再去探营,以你的实力,隐匿踪迹应该不难吧?”李白问道。

“魔种不同于你们人族,普通的隐匿行为根本瞒不过一些岗哨的眼睛。”涂山白深知魔种的实力,担忧道。

“那……我还有个办法,既然隐匿不了你,那么如果只有我去呢?”李白思索片刻道。

“你虽然恢复了七八成,但是一来散仙体已破,二来魔种军营可不是人族军营,不是你现在的凡人之躯可以随意出入的。”涂山白却摇摇头道。

“我的意思是,你我二人的长相本就是同一个人,只不过就是毛发衣物的区别,你不会对我说,凭你的实力,连伪装化形都做不到吧?”李白却反问道。

涂山白注视着李白,不由深吸一口气,似乎觉得李白的计划确实可行,一个本事不俗的人族冲进魔种大营捣乱,也并不是不能接受。

夕阳西下,崔乾佑应是觉得进了大营,便可高枕无忧,即便是涂山白来此,也奈他不得,除非涂山白要公然和整个魔种族群割裂,否则,这娇媚的狐狸少女便再也逃脱不得,只能沦为安禄山的玩物。

崔乾佑注视着被关在笼子里的狐狸少女,着实被这少女身上若有若无的魅术吓一跳,不得不说,这少女姿色比以往见过的任何魔种少女都要娇俏几分,若是意志不坚定者,真会被她所迷惑。

不过他崔乾佑却能够让自己冷静下来,他不是没想过先尝尝这狐狸少女的温柔乡,但是理智让他放弃了这个打算,安禄山的暴虐不只是对敌人,对魔种也是如此,否则不可能以铁腕手段整合了整个魔种族群,如果让安禄山知道自己在他之前先尝过少女的滋味,铁定难逃一死,哪怕他是魔种大将,所有的一切都必须由安禄山第一个享用,用完之后再赏给部下,这是地位的问题,而不是简单的功劳赏赐。

但崔乾佑不知道的,是此刻的军营之外,已经有两个人匍匐暗处,随时准备将少女救走。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