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皇帝有猫
这个皇帝有猫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二十八章 水中之情

犹记当初,在这水中,

你淡淡一吻,却失了我心。

——《景懿皇后札记》

福喜公公抬眼望了望四周,发现并无异常,这才继续对阿眠说道。

“姑娘,可听老奴一言,在御前伺候虽有陛下的护佑,也断不可掉以轻心,在这高高的宫墙之内,明箭易防,暗箭难逃,还望姑娘能细细思量老奴的话。”

说罢福喜公公便离去了。

阿眠的心中有些不解,她这小脑袋瓜子可真真的想不出谁会害她,福喜公公可真是高估了她的智商,她苦恼的挠了挠头,不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若真有这么一天,那也到时候在说吧。

傍晚时分,周恒帝此刻命人去雪院叫了阿眠。

他总觉得阿眠不在身边很是不自在,便已馒头为理由将她找来。

“这周氏馒头与他的夫人,出去玩耍了一番,回来满身是灰尘,你来给他们洗洗。”

周恒帝又吩咐下人,拿来木桶和热水,硬是让阿眠待在这寝殿内给这两只猫洗澡。

“是,奴婢这就洗。”

阿眠无奈,不知这美人皇帝是何用意,难道是为了惩罚自己刚刚偷看他洗澡?

她将馒头与点心放进木桶之中,这两只小猫极其的乖巧,并不怕水,反而一脸享受着热水澡。

坐在案前的周恒帝洋装出一副正在认真看书的模样,实则却是在时不时地偷看阿眠。

阿眠将它们清洗干净之后,便用毛巾将它们擦干净。

馒头和点心似乎是因为身上还有未擦干的水渍,不太舒服,便想将自己身上的水甩干,使劲摇了摇头,这一摇头,将阿眠溅了一身的水,连她着脸上也不放过。

坐在一旁的周恒帝瞧了一眼,阿眠这副模样,突然笑出声来。

“陛下,您这是在笑话奴婢吗?”

阿眠气鼓鼓的,拿着一边的干毛巾擦着脸上的水渍。

“朕可没有笑你,朕是在这书上刚好看到好笑之处。”

周恒帝瞬间收敛了笑容,装作一本正经的模样,若无其事的说着。

“那陛下可给奴婢讲讲,这孙子兵法之中能令陛下哈哈大笑之处,是什么呢?阿眠也想听听。”

阿眠虽不会写字,可还是识字的,美人皇帝若想要骗她,可没那么容易。

周恒帝有种被揭穿了的尴尬,他咳嗽了两声,便放下了手中的书,站起身来,向阿眠走来。

“这书中的可笑之处,可是主人公也如阿眠这般变成了小花猫。”

周恒帝走进,盯着她的眼睛,带着一丝浅笑。

“就知道陛下总是喜欢拿奴婢当乐子。”

阿眠气呼呼的嘟着嘴,一副娇羞的模样惹的周恒帝心中痒痒的。

他一步一步的走进阿眠,将她逼到这木桶的边上。

阿眠看到这美人皇帝离自己如此近,他这双让阿眠神魂颠倒的双眸,让她一时陷入其中。

只听”扑通—”一声。

阿眠一下没有站稳,向着后面的木桶倒去。

周恒帝想要伸手去拉她,却没有想到,被惯性一下带入水中。

他压着阿眠落入水中,他的双唇也刚好压在了阿眠的唇上,瞬间水花四溅。

阿眠连忙将周恒帝推开,眼神中略带着慌张之色,生怕美人皇帝怪罪自己。

周恒帝浑身上下已被湿透,阿眠整个人已经浸泡在水中。

他刚想说些什么,眼神扫到阿眠已被浸湿透的身材,原本就薄薄的衣衫,此刻湿漉漉的紧紧贴在阿眠这娇美的身上,将她凹凸有致的身型展露无遗,身上的水珠顺着那纤细的脖颈向下缓缓的流淌着。

门外的侍卫听到寝殿的的动静,生怕进来刺客,立马打开门闯了进来。

“陛下,您无碍吧?”

周恒帝的呼吸一紧,眼神中带着一丝欲望之火,在看到有人闯了进来,这才收回目光。

将衣架上的龙袍扯了下来,披在身上阿眠的身上,他心底那霸道的占有欲侵入心头,自是不允许任何人看得到阿眠这般美丽的身姿。

“无碍,去交福喜来,给朕和阿眠那身干净的衣服,将这里处理干净。”

周恒帝搂着瑟瑟发抖的阿眠。

福喜听到传话,连忙拿来了舒适柔软的衣物吗,又命宫女和太监将这里打扫干净,便关上门出去了。

周恒帝直接脱掉身上湿漉漉的外衣,背对着阿眠,露出那伟岸的身材。

阿眠一惊,立即闭上了眼睛,如今看到了刚刚她想偷看的美人身材,却不敢看了。

脸红的跟个猴屁股似的,连忙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生怕再流鼻血。

等她再睁开眼睛之时,周恒帝已经换好衣服走来过来。

周恒帝却见阿眠依旧紧紧的裹着身上的龙袍不肯换衣服。

“怎么不换掉?”

“奴婢....奴婢....会换的。”

阿眠四处打量着这寝殿内,似乎无一处有地方可以遮挡着换衣服的地方。

周恒帝看着阿眠这副神情,随即便懂了她为何迟迟不换。

他走上前去,将垂落在床边的帘子拉开,望着迟疑不动的阿眠。

“阿眠,这是希望朕给你脱吗?”

阿眠一听这话,吓得连忙裹紧身上的袍子,拿着放在一旁的衣服跑进了这帘子之后。

这帘子微微透光,折射出阿眠换衣服的身影,周恒帝望着这身影,呼吸更加紧促,他立即别过眼去,不再看此处。

阿眠换好衣服,从帘子后面走了出来,周恒帝听到声响,这才转过身来。

一身淡蓝色的翠烟衫,腰间以云带约束,若影若现的散花水雾在这百褶上,身披着一层薄薄的烟纱,用簪子随意挽起的头发,虽带着水珠却又有些散乱,但却不失优雅的风味。

在周恒帝的眼中,阿眠这一颦一笑,即如如同画中仙子,又如那天池水中的睡莲一般,出淤泥而不染,让他再也移不开眼神。

阿眠拉着即地长裙,缓缓的向他走来,看着他有些呆滞的眼神,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不解的开口问道:“陛下,陛下?您这是怎么了?”

听到阿眠的声音,周恒帝这才回过神来。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