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聊斋不正经
我家聊斋不正经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十九章 上山偶遇

聂政没追上,只能回来看慕园。

过了好一会儿,慕园悠悠醒转,睁开眼看见一个男人蹲在地上不错眼珠的盯着他,不由吓了一跳。

结结巴巴问,“你,你是谁?”

聂政眯起眼,“你又是谁?”

“我是慕园。”

慕园摸摸脖子,觉得很疼,伸出手去,上面似乎有凝固的血,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好像被人打过一样,脸上也是火辣辣的疼。

聂政忽的笑起来,“原来你就是慕园啊?为了和路璐摆脱婚约,出钱让练儿把你们分开,还拿到分手费的慕园啊?”

一想到这件事,他就火冒三丈,分手费让这王八蛋拿到了,却让他惹上了一个大麻烦,现在路璐那女人甩都甩不掉了。

你说这笔账他不找他算,找谁算?

慕园不明就里,点点头道:“是啊,是我做的。”

聂政捏紧手里的拳头,阴笑道:“是吗?那就请你尝尝竹片炒肉的味道吧。”

他从身上拿出那尺把长的尺子,对着慕园身上就抽了过去,把他打得嗷嗷直叫,满地打滚。

王六郎走出几步,忽然道:“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白秋练故作不知,“什么声音?我没听到。”

听到了她也装听不到,打个人而已,他们城隍也管得着吗?

王六郎叹口气,“那个聂政不是一般人,你不要跟他走得太近了。”

白秋练道:“他不是一般人,你觉得他是什么人?”

王六郎摇头,“我不知道,不过能感觉到他身上的能量不一般,似乎身上还有一种古墓里的味道。不同于平常的腐臭味儿,却是一种特殊的奇香。”

白秋练吸吸鼻子,“我怎么不知道?”

“一般常人当然闻不到。”也只有他们这种常年和死亡打交道,游走在阴阳两世边缘的特殊人才能够嗅到吧。

白秋练当然知道聂政不是一般人,他的武功高不可测,剑术出神入化,那一日虽然没有出剑,但剑气却堪比一代宗师了。这样的人,自然不可能是一般人,不过对于他的身份究竟是谁,她也不想知道,总归和她无关就是了。

#

第二天王六郎就开着他那辆老爷车,带着白秋练出城了。

白秋练穿着一身运动服,脚上穿着爬山鞋,头发用皮筋扎在发顶,整个人看着很是紧陈利落。

他们今天要在山上露宿,总要带些帐篷和必用的东西,所以收拾了很大的两个包。

王六郎这家伙别的本事不大,做家务却是一流的,尤其是收拾东西和做饭,简直是一绝。这两个大包几乎都是他收拾的。

他们要去的地方是风景区,附近有一个水库,晚上在水库边上搭一个帐篷,吃吃烧烤,喝喝啤酒,约上三五个好友一起聊天欢笑,倒是件很不错的事。所以平时一到周末,就有很多私家车开到这里来。

车在山下停下来,他们刚下车,就见一辆7座的SUV开了过来,从上面跳下来五个年轻人,三男两女,一路欢笑着就要往山上走。

王六郎皱皱眉,这山上有鬼怪出没,他们这样上山是很危险的。

他走过去,问道:“你们这是要上山吗?”

一个穿着蓝色休闲服的年轻人笑道:“是啊,今天晚上有流星雨,我们几个人上山去看流星雨的。”

他说着瞧一眼王六郎和白秋练,“你们也是看流星雨的吗?”

王六郎道:“是啊,我们也是看流星雨的,不如一起吧。前些天山上有过泥石流,并不安全,人多也好有个照应。”

“好啊,那就一起吧。”那个年轻人一看就是性格开朗的,招呼着他们一起往山上走。

他们几人大包小包的似乎带了不少,还有烧烤架子之类的东西,啤酒也带了两箱,看来晚上打算在山上聚餐的。

王六郎还很客气的帮着拿了一两件,白秋练素来不爱管闲事,只管自己背着包在前面走。

她对山上的路不怎么熟悉,倒是另一个穿着红色运动服的男人说他来过几次,很热情的在前面带路。

他们一共三男两女,另外几个人应该都是一对的,就他一个是单一独个,所以对白秋练表现的很是照顾。

白秋练自来就被男人献殷勤惯了,也不怎么打理他,随他跟自己介绍他们这些人的身份和此行目的。

他说他们几个都是大学同学,毕业之后都分在同一个城市工作,几个人平日里关系都不错,就约了个周末出来一起玩。那两个男的是他一个宿舍的舍友,一个叫白元明,一个叫杜海,那两个女的叫陈莉莉和郭梅。陈莉莉是白元明的女朋友,郭梅是杜海的女朋友。

最后他还自嘲道:“也只有我,大把年纪了还没交过女朋友。”

白秋练扫他一眼,年轻人长得还不错,看着白白净净的,也不像是他所说的没有人缘的样子。

她问道:“那你叫什么?”

那人眨眨眼,“小生王云鹤,不知小姐贵姓芳名?”

白秋练直接道:“我叫白秋练。”

“白小姐好。”他笑得一脸灿烂,“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漂亮的姑娘,还真是人如其名。”

两人在这儿说着话,后面的杜海对王六郎道:“唉,那个是你女朋友吗?你可小心点啊,王云鹤是泡妞高手,可别让他把你女朋友给拐走了。”

王六郎笑笑,“那不是我女朋友。”

杜海道:“那不管怎样你还是提醒你朋友小心点吧,王云鹤是个花心大萝卜,他玩过的女人无数,经常没几天就换女朋友,惹得女人为他痛哭流涕,自杀的都有。”

王六郎嘴里说着“知道了”,心里却道,白秋练那个千年妖怪,就没见她对哪个男人动过心,还不定谁最后玩了谁呢。

他们一路往山上走,王云鹤一直在她耳边嗡嗡说着话,好像只不知厌烦的苍蝇似的。

白秋练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听到感兴趣的地方也会问上一两句。每回她一开口,王云鹤都显得很高兴。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