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死后勾搭上男神
如何在死后勾搭上男神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二章:体验复活

“我就知道。”茶爷道。

而林婉珲打断他的感叹,“但你做不到。”

“为什么?”

“因为我已经被烧成了灰。”林婉珲靠近他几步,一字一顿说道。

灰代表什么?就是连变成僵尸、吸血鬼的机会都没有。

“我可以让你回到过去。”

“哈哈哈……”林婉珲大笑三声后,正色告诉他。

“你以为我傻吗,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是酱紫讲的……”

“先让你体验一次,不用太感谢我。”

之后的几秒,她身处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里,林婉珲很想补充道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告诉大家,人在不良环境中时间就会过地慢一点,所以在这个前后左右上下的六个维度的苍白世界里,她发现自己能够思考的事情太多。

比如,家里人都没有发现,她最后的遗产已经被掉包了,可怕地正在对一个陌生的不知道什么东西的玩意痛哭流涕。

比如,面具男和眼镜兄弟究竟什么来历,为什么能看到鬼?

在她认知范围内,人和鬼生活在不同的维度,大家和谐、彼此毫无往来地快乐地生活着。

又比如,茶叶蛋为什么不经过她的允许,就刷地一下子,把她扔进了这里。

鬼,也是有鬼权的!

在她不停地碎碎念之后,又刷地一下子从苍茫的,哦,不苍白的世界中出来了。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冷风嗖嗖地刮着。

一切的一切都昭示着这是个不同寻常的日子。

高台上,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拿着酒瓶挥舞着。

突然,猝不及防地,她的身体朝着栏杆的方向倒去。

林婉珲立刻跑过去要拦住她。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她的神情惊慌失措,眼中充满了畏惧。

看着另一个自己,就这么没形象的从二十八层高的高楼上摔下去了。

如果让别人知道她当时是为了追一个大老鼠而掉下去会不会太丢人?

“死前都是这个狼狈样子,难怪没有男票,活该单身。”林婉珲默默吐槽。

突然听到身后一声尖叫,一个黑影子猛地扑过来,吓得她赶紧躲开了。

女孩脸色苍白,四肢僵硬,趴在楼顶上,不知道该怎么办,除了哭。

“如此不淡定,真是有失风范,难怪没有男票,和我一样单身。”

林婉珲嘴上吐槽,心里却有些过意不去。

想来是她这样的死法,吓到了好闺蜜安小石,她现在就跟丢了魂一样,联想到她在自己葬礼上失魂落魄的模样,一个可怕的想法出现在林婉珲的脑海里。

她,不会是吓傻了吧!

“回到过去的感觉,怎么样?”

茶爷的声音出现,却看不到人。

回想到自己掉下去时,看到的身影,之前林婉珲以为是自己掉下大楼那一刻,安小石扑过来想要抓住自己,现在才知道。

那个身影,是她自己。

“回来了又能怎么样,眼睁睁看着自己死一次。”林婉珲不在乎地说道。

心里鄙视他这种回到过去的说法。

什么回到过去,和让她自己回忆有啥区别,要是变成那时的自己,不再跳楼,那叫回到过去,现在这样叫回放!

“你现在只是体验,不是付费用户,所以只能回放。”

茶爷说着,林婉珲不禁“咦”了一声,在心里说道:“你怎么造我在想神马?”

“因为我需要保障客户的安全。”

“我去,你真知道我在想什么?”刚刚的那句,林婉珲只是在心里想了想,并没有说出口啊。

茶爷郑重地嗯了一声。

林婉珲佯装镇定地望着他,“窥探他人隐私是违法的。”

“哦,在付费者联盟里,我就是法律。”

……

真欠揍,不过,“国际付费者联盟,能详细解释一下吗?”

“简而言之就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让人幸福,只要给钱,我们可以帮任何人做到任何事。”

茶爷自信满满道。

“哦,刽子手机构。”林婉珲不以为意道,这样的组织不就是黑帮吗,不就是杀手吗,不就是见钱开眼,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做的恐怖组织吗?

“不,重点是幸福,不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比如你现在,可以重生,就是你最大的幸福。”

“说的好像你真的能让我重生一样。”林婉珲是热爱科学的五好青年,正统国家大学毕业,从来不相信鬼神之说,虽然她现在变成了鬼,有点颠覆从前的认知,但还是深信科学理论的。

“我的身体都被火化了,你说的重生不会是借尸还魂吧?”虽然不信,但林婉珲还是出于好奇地问了一下下。

“不,是回到过去,避免你坠楼事件的发生。”

林婉珲连连惊叹,真是个好主意,“那你让我回到过去吧,我一定不会去追大老鼠。”

茶爷凝眉望着林婉珲:“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姑娘。”

“怎么口是心非了?”林婉珲睁大双眼反问。

“心里明明不相信,嘴上却要,我该不该帮你。”

“我酱紫,总比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人好太多,对吧,你当然是应该帮我的。”

林婉珲是不信真能死而复生,可是都是鬼了,不妨碍试一试嘛,就算有什么不良后果,也不过是灰飞烟灭,大不了不做鬼了。

林婉珲和付费者联盟首脑茶爷达成协议,他帮她复活,她给他服役。

想起来就火冒三丈。

林婉珲看着眼镜男哥哥拿来的厚厚的一打合同,顿时眼花缭乱。

三厘米的一摞,是让她看到天荒地老吗。

不过!

她可是很有经济头脑的,虽然合同没看完,但是详细地问了,复活需要多少费用,毕竟她只是个吃土少女,死之前银行卡上只是两位数。

“大约是11250000000美金。”

林婉珲险些昏厥,突然想起自己是鬼,不会缺氧,于是拍着胸脯,顺着气,说出那句经典的话。

“你怎么不去抢。”

眼镜男哥哥十分绅士地合上合同,推推眼镜,斯文道。

“我们的每项服务都是按照任务完成的难度系数确定消费金额,您的这项任务,对于我们来说,需要消耗的人力物力太多,甚至会让我们付出远高于你所支付报酬的支出,这个报价是我们详细研究过后得出的数值,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乃是无价之宝,如果能让我死后重生,无论让我付出多大代价我都是愿意的,小姐难道您认为您的生命不值这个价吗?”

“你讲这么多话,不需要喝水吗?”林婉珲提议道。

“是的,谢谢。”眼镜男哥哥转身优雅地拿起一个精致的茶杯,轻啜了一小口。

斯文败类本尊了,林婉珲的脑海中不自觉的地冒出这几个字。

“您考虑地怎么样?”眼镜男哥哥放下茶杯,继续优雅地说。

“能打个折吗?”

“付费者联盟不讲价,消费者全凭自愿,您可以接受这个价格,也可以不接受。”

言外之意是,只能是这个价格,不满意就走人,不,走鬼。

“你们强行抢来我的骨灰盒,怎么说也不地道,难道不能因为你们的粗鲁行径去几个零吗?”

“虽然这件事情没有经过您的同意,但是我们的本意是希望您能来到此处,所以您才会有重生的机会不是吗?”

没想到眼镜男哥哥长得斯文,说话竟然这么溜!跟他谈条件,有种黔驴技穷的赶脚。

“可是我没有那么多钱。”只能使出杀手锏了。

要钱没有,要命也没有。

“您可以分期付款。”眼镜男哥哥低沉道,“零利息,最大的让步了。”

林婉珲送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分期我也没有啊。

如果有这么多钱,还会辛辛苦苦朝五晚九上班,以至于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木有,连男人的手都木有牵过就挂了吗!

思及此处,林婉珲突然有了要复活的决心。

“每个月交付多少?能五百吗,毕竟我现在工资不高。”

“五百的话,你打算还多久?”

林婉珲摸着鼻子讪讪道:“万一我中彩票,发达了呢,马上就还清了。”

眼镜男哥哥回过头,请示茶爷。

此时的茶爷看着林婉珲,一脸痛惜。

“好好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怎么说死就死了呢。”

听茶爷的意思,每个月五百不行,林婉珲咬牙道。

“一千,不能再多了!”

茶爷在他的皮椅上做好,靠地很舒服。

“其实,你可以卖身。”

林婉珲立刻双手抱胸,娇羞道:“你、你要轻一点,人家、人家第一次了啦。”

茶爷用手挡住脸,默默转过头。

站在一旁的眼镜男哥哥领会意图,走到林婉珲身边,用喜悦的眼神望着她,恭喜道。

“欢迎来到国际付费者联盟的大家庭,这里会让您体会到宾至如归的极致幸福,祝贺您成为付费者联盟的一员,很高兴与您共事。”

说完,伸出手,礼貌又绅士地与林婉珲握手。

林婉珲坚定地拒绝了,对茶爷道。

“你这是强行要我给你打工还不打算付劳务费的套路。”

“你可以拒绝。”茶爷悠然道,“但是你没有拒绝的理由。”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