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妃娘娘要出嫁
淑妃娘娘要出嫁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三十九章、年满十三惊京华

郁书苒嫁入太子府的时候年仅十三岁。

红妆十里,凤冠霞帔,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大楚京都开年以来最瞩目的大事了。

郁府抬进太子府的嫁妆足足有三十二箱之多。

也是,郁家身为两朝元老,郁书苒又是郁老将军的嫡女,而她嫁的更是当今圣上最为宠爱的太子,自然是要风风光光的。

八抬大轿已经抬到了太子府的门口,可是鲜衣怒马新郎官呢?

虽然已经是寒冬腊月,可围观的百姓却是丝毫不见少,还纷纷伸长了脖子想看看这位太子殿下的模样,却是谁也没看见。

“殿下,太子妃已经到了门外了。”纪松微微伏了伏身,他今年刚刚过了二十五,一张白皙的脸上虽然没有生出胡须,却也没有宦官那种特有的阴柔,若是不说,没人能将他跟那娘里娘气的太监联系在一起。

面前的小人坐在大红色的喜床上,一张脸稚气未脱,眉眼间的阴鸷却是凝成了一团。那红黄相间的喜服前襟挂着一个巨大的红绸攒的喜花,比他的脑袋还要大,坠在这弱小的身子前面仿佛一个累赘。

“太子妃?未免太早了吧。”煜褀冷笑一声,从床上跳下来,他今年不过五岁,身高不过将将到纪松的腰间,可面上那冷冰冰的威压比起他的父皇却是只多不少。

纪松又伏了伏身,没有说话。

太子府是近日方才建成的,工匠们紧赶慢赶,竟也只花了不过四个月的时间便将一座赫赫扬扬的府邸落于了那离皇城最近的乾宁道东。

乾宁道,是正对皇城大门的一条主道,将府邸落于这里,还是圣上亲赐,可见当今陛下对这位太子殿下的重视。

然而太子尚未弱冠,按理说本不该此时开府建衙的,更用不着急着娶亲。可不知为何,陛下两道旨意连发,竟是直接建府赐婚,速度之快令人咋舌。且不说朝中百官哗然,便是连整个大楚也是无不震惊。

“快看!太子出来了!”

人群中不知有谁喊了这么一句,众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望向太子府的门口,然而却在望见煜褀的那一瞬间,都险些昏厥过去。

圣上的皇子中尚未有弱冠出来建府的,因而都养在皇宫中,寻常百姓无缘得见,更不知皇子们现下都年龄几何。

“这……就是太子殿下?”

分明就是个乳臭未干的孩童啊!

这么小的孩子,如何能够娶亲?圣上是疯了不成吗?

煜褀仿佛没有听见那些人群中叽叽喳喳的议论,缓步走向那顶对他来说无比高大的红顶软轿。

“琪儿,以后她就是你的妻子了。”低沉清晰的声音回荡在耳畔,却是不容置疑的命令。

妻子……是什么?携手共度余生的人吗?

煜褀缓缓伸出手,却在触碰到那大红的轿帘时不由一缩。仿佛要伸手去捉的不是那厚重喜庆的轿帘,而是一盆烧的炽热的火炭,几乎烫的他不由后退了两步。

“殿下。”一个小小的声音从身侧冒出来,仿佛有双手在他的手肘处拖了一把,

煜褀回过头,对上宋悦真那双灼灼闪光的眸子,那时她也不过才七岁,粉嘟嘟的小脸十分好看。

“多谢。”煜褀的脸有一瞬的泛红,随后一把掀开了轿帘。

郁书苒盖头下的脸有些微微发红,柔嫩的下唇几乎被咬出了月牙形的血印子。

这是女子一生中最为重要的时刻。

她轻轻递出手,一只小手探进了她的掌底,微微握住,微凉的触感从掌心传来,叫她原本紧张的心平静下了几分。

以后,这便是她的夫君了。

二人一大一小,一高一低,拉着红绸,并排走进了太子府,任凭围观的百姓议论纷纷。

“殿下。”那大红盖头下低低传来了一声,那声音极为好听,柔柔糯糯的任凭是谁听了身子骨都要软上几分,只是因为羞怯叫人有些听不清。

“……”煜褀眉心一跳,几乎是强忍着,才没有脱口而出那个‘滚字。

新婚燕尔,宾客具散时,正是春宵一刻值千金。

可是五岁的孩子,哪有什么春宵可度?

煜褀正正坐在床榻边上,手脚僵硬无处安放,心中只有一个问题,这盖头他是掀还是不掀?

然而正当他纠结不下时,身旁的人却是忽然一动,自行将盖头掀了下来。

“小夫君?”郁书苒眨了眨眼睛,仿佛故意调笑般,唇角勾起了一个极为好看的弧度。

的确是个美人,可惜他不喜欢。

强塞给他的东西,他都不喜欢。

“……放肆。”煜褀板着脸低低呵了句,可那稚气未脱的童音还带着些许奶气,叫人听起来没有威严畏惧,反而有些可爱。

他才五岁啊,这哪里是她的夫君,分明就是一个弟弟啊!

只是这个弟弟,却是当今高贵的太子殿下。

郁书苒强忍住想要伸手掐他脸的冲动,双手奉上了一枚同心结,这是大楚的习俗,成婚当日妻子要奉给丈夫一枚同心结,寓意百年好合,同心同情。

“殿下若是介意的话,可以唤我一声阿苒,若是不介意的话——也可以唤我一声阿苒姐姐。”

“做梦!”煜褀一手夺过那枚针脚细腻的同心结,仿佛气极般的丢在地上踩了踩,随后又拂袖而去。

如果说于煜褀而言,娶了郁书苒是娶了个助力,那么对郁书苒来说,嫁给煜褀便是多了个弟弟。

生病要守着,睡觉要哄着。

可不就是个弟弟吗?

然而这一切直至崇安元年,煜褀七岁,皇帝驾崩,一切似乎都变得有些不同了。

人人都道太子殿下天资过人,聪颖非常,五岁便能在外开府建衙,实乃天佑大楚。煜褀也在他母妃庆妃和郁家的扶持下登上了皇位。

庆妃被封庆元太后。

可是他那唯一的太子妃——也就是郁家的嫡女却不肯受封后位。

不肯受封后位也就算了,居然还自请休书一封。

不肯做皇后,还想被休?

这件事情传到郁家,郁老将军郁和衷勃然大怒,当即冲到了宫中将郁书苒大骂一顿,甚至都要动用鞭法,所幸煜褀赶到的及时,这才阻止了这一场闹剧。

自此,郁书苒受封贵妃,大楚皇宫后位空悬。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